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揭秘:访民闯乌镇互联网大会,一座空城,全是警察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原题:朱金安/乌镇空城迎互联网大会,我被关“狼窝”与狼共舞
    
     上海访民朱金安,拄着拐杖
    揭秘:访民闯乌镇互联网大会,一座空城,全是警察


    
    2016年11月 16日~18日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中国乌镇召开,按现今政府的做法,此时的乌镇肯定与G20时的杭州一样,非但漂亮洁净、安全环保,还会有最高层的中央领导莅临。出于既能到乌镇观光、又能将我们多年上访要求解决社会保障不公问题非但无果、还因要求领导接待而反遭违法拘留、关黑监狱等严重侵害人身权的情况,书面直接交达中央领导或者秘书处,或许能够遇到敢于曝光的媒体,将我们的苦难向社会和上层公布,以促使问题的解决。为此,我与同为上海浦东新区的失地农民蔡龙其,不顾都已七旬之驱,满怀祈望的踏上了乌镇之路。然进乌镇及其后发生的一系列严重侵害公民人身权事件,却令我和蔡龙其悲愤难抑。
    
    2016年11月15日上午9点半,我和蔡龙其二人通过羊肠小道进入桐乡乌镇,因为起得早,没来得及吃早饭,就想到乌镇镇上买点心,既充饥又尝异地风味。
    
    谁知,乌镇竟已是一座空镇。饭店点心店全部关门,宾馆招待所全部打烊,往常理应游人如织、熙攘的人群不见了,鳞次栉比的街头小摊也不见了,街上除装扮一新的少数清道夫,见不到老百姓。只见武警巡逻、警察布防,便衣密探到处都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给我感觉是笼罩在一片恐怖的紧张气氛中。
    
    约10点半,我们二人在太师桥下被警察扣住,盘查和登记身份证及有关上访材料,休息一会即被送上警车来到乌镇客运站,那里停着一辆全新的56座大巴,我们二人被交给上海警方。此时已近14时多了,我们肚子咕咕叫,我们说“谢谢警察能否帮我们买二客饭?”但警察无奈地说:“今天全关门了,到哪里买?”他们自己也带的是干点心,矿泉水。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吃。总算汽车上了路,偌大的车辆就带着我们二人和四个警察一路来到金山区漕廊路7199号,
    
    在这里,看到许多上海维权者,丁菊英大姐听说我们连续二顿没吃了,动员大家把所有食品都奉献给我们二人,这才解决了我们狼狈的饥饿相。访民都是一家人,有难之时大家帮,虽然吃的是干点心矿泉水,但比吃鸿运楼的大餐还有滋味。
    
    16:30时许,我们的小妹马亚莲她们也从嘉兴那边火车站被截了回来,大家在一起畅谈。希望国际互联网大会能做好网络互联,希望国际互联网大会开的成功。马亚莲是一位饱受苦难的维权者,房屋遭强拆、上访被关押,还多次劳教,身体被折磨得满身伤痛、行走不便,满含血泪,但她是个坚强的人,我们是好朋友!
    
    之后,各区政府分别来带人,丁菊英大姐走了,马亚莲小妹走了,不认识的大哥大姐都走了。到22时多,大厅里就剩下我和蔡龙其,出出进进的几十个警察,特勤,特保。我们二人都隶属上海浦东新区曹路镇,也是打压维权者的重灾区之一。
    
    浦东曹路镇距金山区漕廊路约1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三点半就到了,但时过7个小时区里都不来带走我们。直到22时左右,来了一辆牌照为“鄂B01-107”中型面包车,下来8位我们都不认识的精壮小伙子大叫“朱金安出来”,我明白都是“黑监狱”的看守,但没法自己出去的我,只得拿了身份证跟上车。
    
    上车还未坐下来就命令我坐到最后一排。随后一个穿花格子线衣的头目说“老爷子配合一下,把头套带上。”我说:“我是不会带的,你们这是绑架,带黑头套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我宁死不带。”他一边说;“好了,不带就不带。”吩咐开车,又上来二人硬要我带黑头套,我说:“要我死便当,黑头套是不带的”他们硬要带,我被逼只得冲着车玻璃撞头,头上顿时起了个大包,我当即头昏眼花。这时那个头目马上令五、六个人:“揿住他双手、双脚、头也摁住。”
    
    年轻时,我曾练过身手,尽管我已七旬,但如果一对一,这些小伙未必是我对手。但今天冲上来七、八个精壮小伙,我显然抵挡不住。约10多分钟我即被制住戴上黑头套,我双手被二人死死地摁住,二脚也被牢牢地钉在地上,堵我头部和胸口的那个人也丝毫不放松,我是一身臭汗,这些小伙也气喘吁吁,我看他们一个不注意就扯下了黑头套,这样戴上扯下,连续了好几次,就这样一路送到了设于郊区崇明长兴岛先进村双逸居旅馆的黑监狱”。
    
    房里除了六尺大床,只有简陋的卫生设备,连电视机也没有。我多次提出说要晚饭,他们都不理。饿极的我说“今天你们不给吃饭,明天我声明绝食了”。
    
    第二天(16日),我正式绝食。那个头目才急了,大爷长大爷短的,买来了面包、香蕉、苹果,要吃什么随我点,我坚拒不理,连续二天不进米食。他们怕出事,叫来一个崇明的女医生,在她再三劝说下,身体已极度虚弱的我,考虑到还要留下命去状告这些恶人,才于18日开始喝些稀粥。但19日中午结束黑监狱软禁时,害怕暴露黑监狱位置的他们,又奉命强行给我戴黑头套,体力还很微弱我拚尽力气一次次扯,他们则一次次戴,直到送回曹路镇。
    
    之后我得知,此次曹路镇有约八位维权者被戴着黑头套送崇明长兴岛先进村双逸旅馆黑监狱。看来,曹路镇镇政府官员面对状告他们违法的我们,真是惊慌到穷途末路、狗急跳墙的地步了。
    
    黑监狱是独裁专制的产物,在民主国家,这是不可想象的。
    
    公检法目前的状态就是公安局犯规、检察院包庇、法院枉法。“黑监狱、黑头套、黑恶团伙”为维稳填补了空白,这比公安维稳更合算。现在枉法判决比例居高不下,如此一来,公安局避开了违规,检察院可以置身事外,法院不再有立案、枉判的烦恼。黑恶维稳没有证据,公检法司就都能藉口不介入。出了大事有黑保安顶着,真是绝妙的一招“恶”棋啊。
    
    由目前官方黑恶维稳思路不改且无法无天的局势看,黑头套泛滥、黑监狱盛行、黑恶团伙肆虐的场面必定还将继续下去。但我们正告曹路镇镇政府,即便遭受如此摧残,我们必定抗争到底,决不屈服。“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我们有决心,我们有信心迎接明天的胜利,迎接黑恶维稳末日的到来。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民在这里就是老百姓,君在这里是党和政府领导,当官的把如何保障民生吹得天花乱坠,但就是不做实事。当官的不关心老百姓的根本利益,老百姓为什么要关心你党和政府的什么形象呢?外国人都说中国人是如何幸福,官员都是“人民公仆”,但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官员都是两面人,说尽天下好话做尽天下坏事,是我们国家当代官员的拿手戏。当官的骗老百姓,老百姓也学会骗当官的,民心变化如此之快,国家危险,离开亡党亡国不远了。
    
    这就是共产党执政下的独裁政府,朗朗乾坤下谎称是依法治国、从严治党,实际上说一套做一套,到处都有见不得人的勾当。否则为什么要带黑头套?因为他们明知在犯法,害怕曝光,害怕担责,妄图逃避法律的惩处,一个好好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被糟蹋得演变成一个法西斯专政的国家,这真是一党独裁,一党专政的悲剧啊!
    
    因为15日晚上那场惊心动魄的搏斗,16、17号二天的绝食,我身体垮下来了,有点低热度,且因绝食又患了厌食症,目前正在就医。我将秉持毅力争取早日恢复健康,我还会继续进京告御状,决不让恶官高枕无忧,上海无日月,神州有青天。我就不信13亿人中没一个清官,如果这样那这个国家还成何体统?真的离亡党亡国不远了。
    
    朱金安(手机13818475430) 2016年11月2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8802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乌镇开会谈全球担当人权组织吁抵制老大哥 (图)
·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第一天 巨头们都谈了什么 (图)
·到乌镇头件事 马云买小吃 丁磊找厕所 (图)
·浙江乌镇150工人讨薪遭200警镇压8人被抓捕 (图)
·无锡维权公民欢迎游乌镇世联会被拘留勇士许海凤出狱
·乌镇会议重兵保安有内幕:地方官勾结IS预谋暗杀 (图)
·乌镇送返上海关押 部分访民断食
·浙北大堵:乌镇互联网大会安保让民众措手不及 (图)
·独家:乌镇世界网络大会 "小米加步枪"保习近平安全
·习近平在乌镇体验一把平衡车 确定没踩坏? (图)
·互联网大会惠及乌镇民众 网管暂且偃旗息鼓
·中国互联网大会 乌镇全封锁民众戏称“铁丝网大会” (图)
·沈阳郭宏侠、浙江陈汝妹到乌镇参加互联网峰会被抓
·乌镇互联网大会:网络自由vs网络主权
·习近平乌镇演讲再引用《易经》中的八个字 近三个月引用了三次 (图)
·网民吐槽乌镇世界互联网峰会——"二货,闲得蛋疼" (图)
·大咖们到乌镇后都去哪儿? (图)
·习近平亲赴乌镇 传递出3大信号 (图)
·乌镇互联网大会 安保比大阅兵还严 (图)
·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即 乌镇为习近平全员"备战" (图)
·綦彦臣:「饭醉」之后的乌镇饭局——浅论网络镇压成本问题 (图)
·乌镇一桐乡、日游/丁德元
·刘水:乌镇互联网大会掩盖网络封锁
·午墨:别了,乌镇
·叶知秋:铁丝网大会:评世界互联网乌镇峰会
·许乃来:秀美乌镇因你变得污秽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