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编者:11月11日,19岁高中女生许艳花,在杭州街头竖起一块牌子,写着20万出卖处女身,救白血病哥哥的文字。一时引起社会关注。
    
    今天,博讯记者联系许艳花,得知她在使用“轻松筹”的众筹方式,为哥哥徐艳红的换髓手术筹集资金。许艳花表示,当地和杭州政府都没有伸出援手,只有网友在不断捐款。但是手术需要20万元,6天过去了,目前仅仅筹集到36000多元,相距甚远。
    
     许艳花和重病的哥哥徐艳红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有能力愿意帮助的朋友,可以照一下方式联系许艳花本人,进行救助。博讯编辑代许艳花感谢大家。

    
    如果您愿意帮助我的哥哥许彦红,可以将您的善款汇到我哥哥的工商银行浙江杭州乔司支行:
    6212261202036530898 (户名:许彦红)
    我哥哥许彦红的手机、微信、支付宝:18258460902
    我的手机、微信、支付宝:15824401838 许艳花
    家庭地址: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官寨乡秧革村本寨
    治疗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血液科
    
     徐艳红为救哥哥,不惜20万元买处女之身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徐艳红和哥哥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11月11日,徐艳红在杭州街头树牌卖身,后被警察带走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徐艳花发起的“轻松筹”页面截图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少女杭州卖身救哥哥:众筹6天仅得3万多,差得远   

许艳花为哥哥徐艳红发起的“轻松筹”情况——
    
轻松筹:杭州19岁少女花光积蓄只为救白血病哥哥!

    
    已筹6天
    目标金额:200000 元
    已筹金额:36439元
    人次:1141次
    
项目详情

    
    各位好心人:
    您好!
    
    我就是最近几天在杭州地铁口的街头举牌“20万元卖身救哥哥”的当事人。我叫许艳花,今年19岁,或许你们会觉得我很傻、很天真、很幼稚,其实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想这么做。虽然现在有媒体报道我“卖身”事情,但是真正愿意帮助我哥哥的人,少之又少!这也是我发起轻松筹的原因。
    
    我是云南文山州丘北县一名在读的高三学生。我是上周日跟学校老师请假来杭州帮我23岁的哥哥许彦红求助的。我哥哥3年前不幸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为了给哥哥骨髓移植手术,家里花光了所有积蓄,并借债十几万元。
    幸好我与哥哥骨髓配对成功,哥哥做了骨髓移植手术,但不幸出现严重排异反应,整个人变得瘦骨嶙峋、膀胱炎、骨质疏松、全身皮肤过敏等病症接踵而来,不断折磨着他。因此,他甚至无法顺畅说话,只要多说几句,便会口干舌燥,必须吞咽唾沫才能继续开口。
    
    主治医生王医生说,我哥哥全身黑斑,指甲脱落,流不出眼泪和鼻涕,吃饭时嘴巴发干,还引发了膀胱炎、肝炎,这些都是排异反应,现在在做抗宿主排异的治疗,费用高昂。因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和借债十几万元,我们现在家里实在拿不出钱给哥哥治疗了······
    
    哥哥没钱治病,即将要面临停药出院。为了给哥哥筹钱,上个月28日,我从学校逃课出来在云南丘北县城南门十字路口附近,脖子上挂着一串红辣椒,以一个辣椒一毛钱的价格为哥哥筹钱,还弄了一块写有求助信息和哥哥银行卡号的纸牌。但是捐款的人寥寥无几,甚至当地媒体图文报道我卖辣椒救哥哥的事迹后,也把我那张写有哥哥银行卡号的照片打了马赛克。
    
    卖辣椒筹钱失败后,我并没有放弃继续为哥哥筹钱治病。我请假来到杭州,最开始我找了一套汉服去地铁派发传单,但是发了一天只获得一百元的捐款。我觉得这根本救不了我哥哥。后来想以20万元卖处女之身救哥哥来筹钱,如果有好心人救我哥哥,我愿意嫁给他。我担心别人不相信,所以去了浙江省人民医院妇科做了检查,然后把病历本带在身上。但没想到,我在杭州西湖文化广场地铁站B出口附近举牌和派发求助信没多久,巡逻民警就把我带到派出所。
    
    这次来杭州,我只向学校请了4天假,也没说自己出远门。路费是我在老家旅馆打工赚的,总共1000多元,路费已花去500元左右。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哥哥想办法筹钱治疗。今天老师打电话给我了,让我回学校参加高考模拟考试。我不知道回去之后,哥哥该怎么办?现在治疗费还没着落。
    
    说实话,我上周日来杭州到现在,出去派发过传单为哥哥筹钱,只获得过一百元捐助。尽管现在杭州有媒体报道我“20万元卖处女身救哥哥”的事迹,但遭遇的情况跟在云南老家卖辣椒一样,媒体依然把带有我个人联系方式的照片打了马赛克,也没有在报纸上公布我哥哥的银行卡号。
    
    媒体的报道,其实并没有给我哥哥带来太大的帮助,捐款者寥寥无几。甚至有一家公益机构答应帮我哥哥发起募捐,但最终也无故取消。到现在我和哥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什么。如果要说有错,可能错就错在我哥哥不应该生这病。得了这个,我们全家人也不想。现在筹不到治疗费,我不怨任何人,我会继续想办法为哥哥筹钱治病,一个办法不行再想第二个,第二个不行再想第三个······ 一直到为我哥哥筹到救命钱为止!我就这么一个亲哥哥,我不想失去他。
    
    如果您愿意帮助我的哥哥许彦红,可以将您的善款汇到我哥哥的工商银行浙江杭州乔司支行:
    6212261202036530898 (户名:许彦红)
    我哥哥的手机、微信、支付宝:18258460902 许彦红
    我的手机、微信、支付宝:15824401838 许艳花
    家庭地址:云南省文山州丘北县官寨乡秧革村本寨
    治疗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血液科
    
    家庭成员:
    
    奶奶:马秀英,79岁,文盲;
    父亲:许忠华,46岁,小学文化,在云南老家种地;
    母亲:顾维珍,45岁,文盲,照顾我哥哥;
    哥哥:许彦红,23岁,患白血病,目前在浙江省人民医院治疗;
    我 :许艳花,19岁,高三在读;
    妹妹:许艳琴,5岁,幼儿园;
    妹妹:许艳玲,2岁,在云南老家。
    
    善款用途:
    
    现在浙江省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给我哥哥许彦红制定的白血病骨髓移植手术后续治疗方案是输间充质治疗,全自费,不能报销!所以这次轻松筹所募捐到的善款,全部用于我哥哥输间充质治疗。
    
    项目发起人:许艳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47317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什么是假新闻
  • 严家祺:人生九论
  • 网路99.9%自媒体9大“自现象”
  •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 和平民主100问序言
  •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 四派勘误
  •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 博客最新文章: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22-2:伪史堂皇设迷雾,异常之处真相出
  • 陈泱潮面对崛起之战,中国外交格局急需调整
  • 郑恩宠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 东海一枭正确对待劣质人
  • 生命禅院人生是一场幻象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 藏人主张《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 生命禅院三十、灵性人生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 牧草地謝松齡:廉價的恩典與基督徒的自由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 点滴人生香港日記(107)
  •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 郑恩宠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赤裸人生身正不怕影子歪
  • 拈花时评拈花时评原创--改良派与武力派
    论坛最新文章:
  • 剑桥「亚洲研究」也遭中国施压下架敏感文章
  • 日本惊呼中国红色经济登陆东瀛
  • 回声报:欧洲有理由面对中国自我保护
  • 加拿大最新一波的海地难民潮
  • 富翁特朗普总统卫队居然有发不出工资窘境
  • 评论指红色通缉令沦为当权者打击异己帮凶
  • 明镜指习近平大权在握地位直逼毛泽东
  • 平壤宣称将对韩美军演予以报复和惩罚
  • 万达放弃收购伦敦市价值5.1亿欧元地产
  • 日本防卫省决定提出史上最高防卫预算
  • 法德意共促欧盟阻外资收购欧盟企业疑剑指中国
  • 美俄签证战:莫斯科反增发美国人俄签
  • 叙利亚拉卡市至少42人在空袭中丧生
  • 特朗普的阿富汗新战略:不撤军与印结盟
  • 广州诗人浪子吴明良因刘晓波诗作遭拘禁
  • 毒鸡蛋灾情蔓延欧亚台湾也沦陷
  • 两名中国人在日本遭离奇砍杀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