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10日 来稿)
    
    陈风强因土地房屋案上访维权20年,多次被刑拘和非法关押,还曾3次被判刑。
    
    2016年8月10日,陈凤强从广东怀集监狱出狱,这是他第三次因上访坐牢。家属和朋友前往迎接。在此之前,珠海司法局曾到监狱找领导,要求他在刑满后返回珠海,遭陈风强拒绝。
    
    因2014年9月在珠海看守所遭6名警察扭压在地致颈椎受伤,陈风强只得异地诊断就医。
    这次坐牢从2013年开始。当年8月10日,陈风强被珠海警方以涉嫌遗弃罪刑拘。2014年5月7日,珠海金湾区法院开庭审理。2015年3月31日被判刑3年,上诉维持原判。
    
陈凤强悲鸣:公检法就是共产党的一条狗,枉法判我遗弃罪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陈风强说:在一党专政的社会,只要政法委下令,中国的公检法就是共党的一条狗,不,一条疯狗。
    
    “清朝末年四人冤案,尽管在封建吏治也是案惊朝野,千百年广为流传,家喻户晓。而如今所谓太平盛世,珠海市金湾区政法委领导的公检法酿造现代版的千古奇冤,使我千万元资产付之一炬,不仅如此,还被构陷3次冤判入狱,这是什么社会?”陈凤强说。
    
    陈风强告诉媒体:遗弃罪是珠海市金湾区政法委捏造陷害假事实,以三灶镇政府多次打联系陈风强,让其将三名子女接回抚养,但陈一直不接电话。但在庭审质证时,陈风强质问三名证人:你们谁打过我的电话?拨打什么号码?但都说没有打过陈风强电话,也不知道陈的电的电号码。但三灶镇党委委员何伟明,推说是金湾区政法委副书记陆国防打的电话,可是陆国防的笔录证言,是通知三灶镇综治大队打电,而综治大队根本没人打电话给陈风强,又何来拒接电话呢?辩护律师刘晓原,向法院申请,要求防国防出庭对质,但遗弃罪开了5次庭,证人陆国防始终不敢出庭对质。
    
    就这样,在没有人打电话的情况下,又何来遗弃呢?但是,在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法律,合议庭不敢判,最终由审判委员会判决陈风强遗弃罪名成立,真是荒唐?把法律当儿戏,中国公民没有人权,真是悲哀!
    
陈凤强的故事很长很久,沉冤难雪

    
    陈凤强于1989年借款投资100万,购买了位于珠海市三灶管理区的金海岸在建住宅楼,至今13年未交付使用。2003年,他已经购买的房屋(土地),被珠海市金湾区政府再次卖给了珠海市亿邦制药有限公司办厂。陈凤强不仅没有拿到自己的住房(土地),政府也没有给他分文补偿。
    
    根据陈凤强自己介绍:他是伤残军人,在依法维权的过程中,80岁老母亲被也被对方打伤,数次进京,向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反映,均无济于事。
    
    上个世界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珠海西部开发,并成立三灶管理区(珠海政府派出机构,钟华生任区委书记兼区长;以下简称政府),以“借水还油”承诺,对外发行几万地股,涉及几万老百姓。陈风强,就是投资人之一。
    
    政府承诺“借水还油”成空头支票
    
    陈风强,现年57岁,祖籍广东,1984年伤残退伍。
    
    1989年,珠海三灶管理区为了筹集资金进行开发,以兴建居民新村集资地的名义向社会转让土地,并承诺:“今日借君一杯水,明天还你一桶油。”包括西藏除外的所有国内地区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台湾、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均有民众参与投资,人数达到数万人,总金额超过50亿人民币(也有受害人网上发布信息称为十几亿人民币),陈风强即是其中一位投资者。
    
    当时,陈风强自筹资金近两百万元购买了十一股金海岸居民新村地股,政府与投资者签订了合作开发协议,将投资者已取得的土地交由政府统一开发,投资者将获得原土地上的部分房产。
    
    1993年10月份,陈风强与珠海市三灶区城建指挥部签订协议,约定共同发开建设金海花园南园774、775号地,协议约定陈风强将两块已报建地块交给珠海市三灶区城建指挥部负责开发建设,签订协议后16个月内,陈风强在原地号取得部分铺位面积和住房面积。按照金海岸城区规划要求,金海花园临街建筑一律为八层以上。
    
    协议约定期限内政府违约,没有动工建设。
    
    转让手续抵偿债务 政府将土地改做他用
    
    1998年,陈风强将两股报建地股及相关合作协议权益作为抵偿陈凤明(陈风强胞兄)的借款转给陈凤明,并于1998年3月13日到三灶区建委办理转让过户手续。经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上述两股地的所有人为陈凤明。
    
    陈风强把地股和协议书权益转让给陈凤明后,2000年11月29日,海华小学扩建运动场,需征用陈凤明所承接的774、775号土地。12月18日,陈凤明因期盼已久的合作房产未拿到手,现地块又被征用,不给施工人员进场施工,竭尽其力保护地块,其年迈的母亲和岳母也在现场。
    
    2000年12月5日,三灶区土地规划办公室以书面形式通知陈凤明,对其所有地块进行调整。但由于调整后陈凤明的地块不是并列临街,而是只有一块临街,前后排列,加上合作协议未能兑现和补偿,因此,陈凤明坚决不接受。
    
    2001年6月,香洲区法院(2001)珠香经字第372号民事判决书就陈风强与金海岸金湾居委会经济纠纷案判处陈风强败诉,在申请执行过程中,误将陈凤明所有的土地当做其弟陈风强财产进行查封,使本来就复杂的矛盾更加复杂化,从此,陈凤明持续了三年多的投诉和上访,据陈凤明本人称,他曾两次上北京,六次到广州,到市、区两级次数无法统计。
    
    2004年4月26日,经过金湾区人民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决定,1、调整临街两块用地给陈凤明,区国土局负责办理手续;2、陈凤明因调地需增加缴交的4万元市政配套费,予以减免。
      
    楼房建好后城管找上门
    
    2004年6月28日开始,陈凤明按照与当地政府转让土地签订的“至少建八层”协议要求,在珠海三灶金海岸建设了一栋8层半的楼房,不料随即却被城管告之只允许其建3层楼,超标部分要强拆。尽管早在2006年8月,珠海市中院已经二审判决市规划局撤销原规划许可,但在该判决出来4个月前,市城管已经把“被超标”的五层楼给强拆了。为索赔这5层楼,当事人开始了新一轮的官司,走上漫漫维权路。
    
     “我太不服气了,整条街都建8层,跟政府签转让签协议时也要求我们至少建8层,怎么规划局突然就缩水成了3层?过了11年,土地应该越来越珍贵,怎么还倒退了?”陈凤明表示,他随后到规划局了解情况,对方却告知,是他自己申报时只要求建3层楼的,“我建房屋申报时明明填写的是8层,怎么到了规划局却成了3层,并导致城管要来强拆我的房子?”
    
    一头雾水的陈凤明随后分别将规划局和城管告上了法庭,并由此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漫漫维权路。而官司也几经波折,起初在金湾法院判决时败诉被驳回。尽管2006年,珠海中院二审判其胜诉,但为时已晚,因为早到4个月前,城管已依据规划局的许可证先行将其楼房强拆了。
      
    城管局胜诉强拆符合法律规定
    
    2008年3月和8月,珠海中院分别审理了陈凤明状告城管局和规划局的官司。法院判决城管局胜诉,理由是珠海市城管局是根据规划局作出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来作出处罚决定的。因此责令其限期拆除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1个月后,在陈凤明与规划局的官司还未有定论前,城管便依据这份判决实施了强拆。这令陈凤明至今耿耿于怀,并成为他持续维权的主要动因。他说,规划局关于其只能建3层楼的行政作为是否合法,是本案的关键,如果没有这个许可证,就不会有后来的纠纷和强拆,但就该规划许可是否违法还未有最终定论前,城管就强拆了自己的房子,在他看来,是打个时间差,让强拆变成既定事实。
    
    陈凤明说,当法院判城管胜诉的二审判决出来前,他曾提出过申请,希望规划局的案子出结果后再审城管的案子,因为如果二审判定规划局败诉,那么城管据此进行强拆就将没有法律依据,但令他感到可惜的是,自己的申请并未得到批准。
    
    规划局败诉规划许可证有瑕疵
    
    珠海市中院在二审中明确表示,陈凤明本人出示的建筑规划审批表复印件,与规划局出示的审批表,填写的时间和字迹都截然不同。规划局出示的审批表上,既无陈凤明本人的签名,也无设计单位情况以及单位盖章,因此规划局无法证明自己提供的审批表是陈凤明本人提交的。此外,规划局作出只允许建3层的规定,也没有证据表明曾向陈凤明送达过,而且陈凤明提交给规划局的施工图上,在容积率、楼层、建筑面积这3项数据上,均被用手写方式改动过,不排除规划局自行填写的可能,规划局原来作出的规划许可证存在瑕疵。
    
    2006年8月,法院据此判定,撤销规划局作出的只允许陈凤明建3层楼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该案一二审受理费用由珠海市规划局承担。判决书同时建议,陈凤明重新提出申请,由规划局根据相关法
     陈凤强医院验伤诊断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释放证明书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判决书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陈凤强和“六四天网”黄琦在一起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珠海冤民陈凤强:20年上访3次判刑,沉冤难雪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9804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凤强给珠海金湾区委书记颁发“死不要脸证”遭报复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 隐士诗人
  •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 何以为师?何以为戒?——中日关系一瞥
  •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 人道中国十周年纪录短片
  •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 博客最新文章:
  • 藏人主张【海峽兩岸關係真相】
  • BURMA-缅甸风云读“此昂山非彼昂山”有感
  • 走向大自然我在LAMAR的那些日子(三)徐进事情
  • 东海一枭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 谢选骏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 廖祖笙廖祖笙:请示修缮布置司令部旧址
  • 谢选骏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 吴倩你们的耶稣:当你们剔除真理,或篡改它,它不再是真理。
  • 吕千荣的博客作品諷時政京強撤思想藝術展剩「半條被子」藝術家:間接宣
  • 藏人主张班农东京演讲警告: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十分危险
  • 谢选骏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 刘国凯女装修工--工地札记之六
  • 独往独来郭文贵12-12直播文字版17-12-12
  • 谢选骏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32-1: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1
  • 东海一枭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 槟郎人间森林诗人游
    论坛最新文章:
  • 日中韩首脑会谈难定 文在寅或单独访日
  • 国民党副主席曾永权拟赴陆筹备国共论坛被总统府驳回
  • 毛时代回潮? 中共中宣部掀文艺界当“红色轻骑兵”热
  • 中国战机首穿对马海峡训练遭日韩拦截干扰
  • 反对阵营抗议声中 赫尔南德兹正式连任洪都拉斯总统
  • 川普稅改 中国有两大应对手段 行政干预加垄断
  • 班农再在东京发表中国威胁论
  • 港高校两学生拒绝国歌起立被逐出毕业礼十多人离场支持
  • 揭当局违法收“暖气接口费”惹祸 山西维权人士被捕
  • 中国“尖实力”无孔不入经济学人呼吁西方团结抵抗
  • 再有两台湾学者被拒入境:香港正被阻断外部连结
  • 美国五角大楼首度承认曾花费重金调查UFO秘密项目
  • 2018法国小姐出炉
  • 举办奢华生日派对遭舆论批评 马克龙自辩
  • 班农东京演讲警告: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十分危险
  • 汉堡极限运动员万里长跑跑完古丝绸之路
  • 奥地利右翼联合政府声称不会公投脱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