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上访少将:基本证明假的,任副师长时才21岁
请看博讯热点:深度报道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编者:一段时间以来,一位自称上访少将的广州伤残军人张永强(张卫东),颇为吸引各方关注,他的故事得到了很多媒体报道。今天,博讯记者电话采访,并且核实了张永强所提供的一些材料和叙述,发现很多疑点,前后难以吻合,自相矛盾之处很多。在此,博讯记者罗列如下矛盾之处,大家做个判断。
    
     张永强提供的文件材料和他的简历:
    广州上访少将:基本证明假的,任副师长时才21岁


    广州上访少将:基本证明假的,任副师长时才21岁


    
    1、从他出具的简历看,1979年1月-1979年2月25日,仅仅一个多月时间,他由自己叙述的排长,升任代理副师长。
    
    2、升任代理副师长时才刚满21岁几个月,这在中共建国后军队中是不可能的。
    
    3、张永强自称1987年任123是副师长、师长,经查1987年-1990年41军123师长是欧金谷,不是张卫东。这段时间刘粤军是123师参谋长、副师长,张永强表示不了解此点。
    
    1992年,李作成调任123师师长,1994年李作成升任41军副军长,刘粤军升任123师师长。对此,张永强均不知情。
    
    4、查阅中共少将名录,并无叫张卫东或张永强的人。张永强简历称2004年6月19日被授予少将军衔,经查,2004年6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授予15人上将军衔,12人中将军衔,并未在同日授少将军衔。2004年7月授予308人少将军衔,其中广州军区15人,但并无张卫东或张永强的名字。
    
    5、1987年左右,41集团军军长张德芳、政委王静波,作为41集团军下属123师副师长、师长,张永强表示不认识此二人。
    
    6、张永强讲当时的41集团军军长叫陈志军,查41集团军历任军长并无此人,中共军长名单里也无此人。张并说这个陈志军是现任火箭军司令员,但是现任火箭军司令是魏凤和,前任是靖志远。而且魏凤和、靖志远均出身二炮,并无在陆军中担任军官经历。
    
    后又讲他的军长叫张国初,经查,此人曾担任41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向来是政工干部,从未担任过军长。
    
    7、不能出具军官证、少将授衔证书,以及其他身份证件,仅仅能够出具一张残疾军人证书。
    
    综上所述,经参考张永强本人提供残疾军人证,可以判断他参过军,很可能参加对越战争,但是不可能担任代理副师长,以及123师师长,少将。
    
     张永强的伤残军人证书
    广州上访少将:基本证明假的,任副师长时才21岁


    广州上访少将:基本证明假的,任副师长时才21岁


     张永强旧军装照
    广州上访少将:基本证明假的,任副师长时才21岁


     张永强身着少将军装照
    广州上访少将:基本证明假的,任副师长时才21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340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China’stophumanrightslawyerinexiletospeakatSaintMicha
  •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
  •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 通缉令下的写作
  •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 博客最新文章:
  • 中国控诉反共救国报105期:中共挖墓人—杜阳明
  • 宋时雨自由三部曲(三)
  • 万古视频【视频】人人都爱自拍,直播自媒體時代到來
  • 金剑平荒谬的辩证法之二:对立统一规律是逻辑陷阱
  • 宋时雨自由三部曲(二)
  • 维权广场郭文贵首场全球发布会直播在即催生中国反对党破茧而出
  • 李芳敏144000歷代志上1:8含的兒子是古實、埃及、弗和迦南。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东方安澜再说郭文贵
  • 谢选骏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 东海一枭圣贤与盗贼(微集)
  • 谢选骏财新网真的很蠢
  • 逸风我們是否應該為王芳和周小平禱告?
  • 曾节明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 生命禅院寻求生命的最佳支点--《智慧篇》六十六
  • 谢选骏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 郑恩宠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论坛最新文章:
  • 中资背景投资商收购英国芯片开发企业
  • 隆胸又隆鼻 中国女性蜂拥投进美容驻颜术里
  • “刷脸”应用日益广泛 风险有几何?
  • 美商务部长到访北京为特朗普访华铺路
  • 巴黎回顾杰出歌剧女王玛丽亚·卡拉斯
  • 费加罗报:默克尔苦涩的胜利
  • 习近平为什么不来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
  • 阿尔斯通与西门子为何合并
  • 川居民抗议区域调整 被指是恐怖行为要处理
  • 德《世界报》:联盟党刺激了选项党的发展
  • 速度快002自制航母已开始装配雷达系统
  • 携朝核危机凝聚优势 为内政安倍解散议会
  • 默克尔党一清早开会 如何谈判联合执政挑战多
  • 法国:本届内阁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
  • 中国或在2021年前对台湾动武?
  • 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周一举行独立公投
  • 陆央视自揭人民一举一动尽“中国天眼”下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