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赵广军:一个东北汉子的七年血泪上访路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1月02日 综合报道)
    
编者:许多人称赞辽宁籍维权人士赵广军是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其实他自己的背后故事也是血泪斑斑。他被原单位——辽河石油运输公司,抛弃已达16年,而为维权上访已经7年。7年,完全将一个平和的东北汉子的生活打碎,现在,赵广军依旧期望能将这破碎一地生活后重新收拾起来,过上安稳美满的小日子。为了这一小老百姓的普通愿望,赵广军还在北京上访,还和北京的访民大军生活在一起,同呼吸,共命运。

    
     老访民赵广军
    赵广军:一个东北汉子的七年血泪上访路
    
多年的艰难上访经历,使赵广军由一个单纯为自己个人维权的人,变成了一个和大家一起维权,以及帮助他人维权的热心人。

    
    近年来,他带头发起和参与过许多维权行动,如与其他上访维权人士一起公开呼吁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维权人士;要求官员公示财产;打横幅支持“打虎英雄浦志强”;到中纪委门前抗议其不作为;要求全国人大废止陷访民于水火的《信访条例》;到外交部递交申请书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的撰写;状告国务院新闻办和外交部相关部门行政不作为。
    
    赵广军为人谦和,待人热诚,访民们的大事小事永远都排在他个人的事情之前。鲁迅曾说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饰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赵广军先生正是这样一位来自草根阶层,埋头苦干、拼命硬干、努力实干的人权捍卫者和“中国的脊梁”式的人物。
    
     赵广军在看守所从容淡定
    

    

    2014年9月2日,辽宁籍维权人士赵广军欲参加“河北访民巩进军杀截访黑保安案”的庭审时,在河北省深州市被警方拘押。警方提供的拘押理由竟然是因为赵广军失联而成为网上追逃人员。两天后的9月4日,赵广军被押解回辽宁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9月13日被执行逮捕,15日案件移送到检察院,18日被检方起诉,并准备于9月29日上午九点在盘锦市兴隆台区法院刑事庭开庭。在赵广军委托律师的抗议及质疑下,改为10月22日上午开庭。庭审过程中,赵广军的辩护律师刘书庆、常玮平质疑法官为何在开庭前不向律师送达起诉书,最终法庭不得不再次延迟庭审时间,改在11月4日再次开庭审理。
    
    针对赵广军所谓的“涉嫌寻衅滋事”一案,刘书庆律师披露:“赵广军案——有司谋盘煞费苦心、盘锦速度无与伦比。2014年9月1以赵广军失联为由发布通缉令,2日就在深州围观巩进军案现场成功抓捕。提前一天发通缉令,耐人寻味。2日抓,为何5日才刑拘?13日逮捕,最迟15日就移送检察院,18日就已经起诉了。堪称神速。”

赵广军的漫长上访、迫害史

    
    赵广军是何许人也?为何仅仅因为一次单纯的关注围观他人的庭审自己反而要被如此神速地送上法庭?赵广军曾是一名有着优秀射击技术的退伍军人,曾是爱母亲守孝义的儿子,曾是辽宁省盘锦市辽河石油运输公司(现中石油长城钻探)七分公司一名普通的职工,因为揭露单位的腐败,因为母亲病重请假回家探母,而被单位除名。自此,赵广军成为一名上访维权人士,一个公民行动的积极参与人,一位在专制制度下不懈抗争的人权捍卫者。
    赵广军:一个东北汉子的七年血泪上访路
    
    赵广军于1990年从部队复员后,被分配到辽宁省盘锦市辽河石油运输公司(现中石油长城钻探)七分公司。作为一名汽车运输驾驶员,自1998年起单位实行绩效工资,出车有工资,不出车就没有工资。2000年8月31日因母亲病重,赵广军向队长请假后回家探望病重的母亲。不料,在他休探亲假期间,运输公司对七分公司进行整顿,原经理被免职,赵广军本人也于当年的9月18日(即回家探亲的第12天——扣除法定节假日)被公司非法除名(被除名这一事实作为当事人的赵广军当时并不知情)。
    
    随后,赵广军向公司的相关领导询问,被告知:公司黄了,具体情况他们不知道,赵广军自此只好四处奔波打零工为生。直到2009年8月,遇到一个油田职工老乡回家探亲,赵广军才知道公司解体后,原职工全部得到安置。于是急忙赶回油田原工作单位,经多方打听,知道自己回家探望病重的母亲没几天,因原公司对未来结构性重组作了前期整顿,经理刘勤仓被免去经理职务,自己个人档案被放置钻井一公司除名档案人员中。
    
    为了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赵广军要求公司就自己被非法除名作出解释,无果之下,2009年10月26日,赵广军向盘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争议仲裁申请,盘锦市劳动仲裁委员会以原告申请超过仲裁时效为由,不予受理。赵广军只好向辽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长城钻探对其非法除名决定。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和个人倾听过他的诉求,过问一下他遭受的不公。
    
    至此,赵广军开始了上访维权的跋涉和挣扎。他曾经的简单而安静的生活也戛然而止。随后,监控、威胁、躲藏抓捕、看守所关押成为他生活的常态。他曾无数次地盼望着:有一天,自己还能重回单位上班,还能像过去一样孝敬劳苦一生的老母亲,不再过这种颠沛流离、动荡不安的生活。但是,专制制度的黑手一次又一次将他美好的愿望扼杀。

2010进京,不但投告无门,在北京还被四次刑事拘留。盘锦一次刑事拘留,三次治安拘留。北京两次非法传唤我,黑监狱就更多了,一数不清了。

在这期间,北京市治安总队的警察找过赵广军,要赵广军给他们做线人,赵广军没有昧着良心给他们干事。2013年5月18号,警察又去到监狱里提审,要赵广军给他们干,赵广军还没有干。警察恼羞成怒,二次刑拘了赵广军!

2014年赵广军到河北看看巩进军开庭。被北京市公安局、盘锦市公安局联合以莫须有的罪名抓捕,这个案子最离奇是,一审判赵广军两年,然后赵广军上诉,上诉之后发回重审,判十四个月。在监狱上诉,未得批准,刑满释放后,赵广军继续上诉,警察为了泄愤,把赵广军再次抓捕,又把那十个月加上了,赵广军就这样被再次关押临十个月!天理何在?王法何在?

2015年9月1号,赵广军刑满释放已经三个月零五天了。盘锦警方没有任何合法手续,以“寻衅滋事”这个莫须有的罪名,把赵广军列为逃犯,在网上通缉!真是咄咄怪事!

8月1号那天赵广军还开过庭,但是也没有抓他,9月1号,在赵广军家中,当着赵广军八十多岁的老父母的面,突然非法抓捕的!9号才在狱中给我下的判决书!纯属公权力滥用,严重违法!
在看守所期间,赵广军绝食抗议,被看守钉在床上三十一天,鼻饲也不给撤,拉屎拉尿都在床上,那非人的折磨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左边一个杀人犯,己判死刑待决了,右边一个一米八的大个子。也受到了非人折磨。

在这个服刑期间,赵广军还被非法剥夺了和家人联系的权力。
    
对上访体制几乎绝望,加入群体维权者队伍


    几年下来,他早已再无暇顾及自己当初的个人诉求,不顾个人的安危,全身心地投入到为访民群体争取权利的抗争中,关注、声援各地受打压、关押的人权捍卫者,围观、声援维权人士的庭审,为遭受关押的人权捍卫者存钱送物,······等等等等。
    
     赵广军在信访局门前无奈张望
    赵广军:一个东北汉子的七年血泪上访路
    
    2012年5月4日,盲人法律工作者陈光诚从美国大使馆到北京朝阳医院住院治疗时,赵广军组织各地访民前去看望陈光诚被行政拘留10天。
    
    2012年7月1日,赵广军带领一些上访维权人士前去营救被限制自由的访民郭洪伟,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刑事拘留37天。在拘留所期间,赵广军先后两次(前期绝食6天,休克后被送医院抢救,后期绝食7天)绝食抗议。
    
    2013年5月18日北京园博会开幕之时,赵广军在路上行走时再次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以“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37天后人还未走出西城区看守所,即又被丰台区看守所刑事拘留。
    
    2014年3月3日全国两会期间,赵广军被指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在丰台区看守所。
    
    赵广军还与其他上访维权人士一起,为生活陷入困境的访民曹小龙姐弟募捐;公开呼吁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维权人士;要求官员依法公示财产;展横幅支持“打虎英雄浦志强”;到中纪委门前抗议其不作为;要求人大废止陷访民于水火的《信访条例》;要求参与国家人权报告将访民的人权状况书写进去;状告国务院新闻办和外交部相关部门的行政不作为;还曾就被无端刑事拘留对公安机关提起行政诉讼;赵广军还是《百万访民应在两会有一席之地》活动的发起人之一。
    
    赵广军先生为人谦和,待人热诚,访民们的大事小事永远都排在他个人的事情之前。外地访民到北京需要住处,访民们途中需要知道列车时间表,访民不熟悉路程需要接送······诸如此类的细小事物他都会事事亲力亲为,由此他在访民中享有极好的口碑和威望。许多人称赞赵广军是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饰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且介亭杂文·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赵广军先生正是这样一位来自草根阶层,埋头苦干、拼命硬干、努力实干的人权捍卫者和“中国的脊梁”式的人物。
    
    其实,在从北京前往河北深州围观巩进军案庭审的路上,赵广军的身体仍未从连续的看守所关押中恢复
    
    其实,在从北京前往河北深州围观巩进军案庭审的路上,赵广军的身体仍未从连续的看守所关押中恢复,他时时感到头晕、心悸、四肢无力、不明原因出虚汗、胃部不适。他没有收入,没有医疗保障和任何社会保障,所以他不能去看病。也许,假如他不去围观巩进军的庭审,他会躲过这一次的牢狱之灾?但下一次呢?他虽然是一位热心公益的维权人士,但凭一己之力如何能冲破专制集团苦心设下的铁网?
    
    由于赵广军从未放弃过维权的决心和信念,他不可避免地成为被打压迫害的对象。在数次刑事拘留期间,赵广军多次进行绝食抗议。被关押在辽宁省盘锦市看守所的赵广军,委托律师在几次努力之下终于得以会见他,传出的消息是:“零口供,因抗议政府的迫害而吞铁片”。但审讯、审判并没有就此停止,10月22日庭审时,赵广军还被戴着手铐脚镣。而且,为了打官司,白发苍苍的老父母连住房都卖了,老夫妻双双寄宿在车库里!
    赵广军也在里面受了酷刑,双手双脚被戴着镣铐固定在死人床上,鼻饲管一直插在喉咙里,整整31天,大小便都在那死人床上[Sob][Angry]庭审中,庭长一再给赵广军施压,要求其解除刘书庆常讳平两位律师,被赵广军拒绝后,又提出哪怕解除刘书庆律师也行,赵广军顶着酷刑的压力,坚持着两位律师直到庭审结束!二审前,有个战友捎信给赵广军,家中实在无钱聘请律师了,连父母唯一的住房都卖了,老人家已住进车库,孝义的关东汉子赵广军流泪了,所以二审时,没有继续聘请两位律师!
    
     访民们呼吁释放赵广军
    赵广军:一个东北汉子的七年血泪上访路
    赵广军曾经是访民。他和其他的访民们一样,在房屋遭到强拆、土地被抢夺、遭遇司法不公、因揭露单位腐败受打击报复等自身权利受到侵害而上访,上访维权的过程中,早已放弃甚至忘记了原始的诉求,而是义无反顾地投身到反抗暴政、揭露腐败、守望相助的公民行动中。在这条维权抗争的路上,他们从满头黑发走成两鬓斑白,从身强体壮走到步履蹒跚,从幸福美满变得家破人亡。每一位访民都有着一部异于他人的血泪史,他们坚守在维权的最前线,正如含冤而逝的人权捍卫者曹顺利说过的那样:“访民群体涵盖社会各阶层人员,只因为他们的人权受到侵害走上信访之路而被统称为访民。这个庞大的群体在争取权利的过程中,失去了尊严、健康、财产、自由甚至是生命。”正是每一位个体的访民构成了中国大陆波澜壮阔的维权主体,他们的付出和努力必将载入中国大陆公民抵抗专制的史诗之中。
    
    同样是这几天,依法治国的喧嚣不绝于耳。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的《决定》中,先不要奢谈什么“坚持依法治国首选要依宪治国”的文字游戏,要真正落实的倒是“行政机关不得法外设定权力”、“造成冤假错案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取消党的政法委、制止执政党干预司法,真正建立违宪审查机制,如此才有可能依法依宪落实“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原则,中国的人权灾难才有可能从根本上得到遏制。
    
    自由、公正的社会需要每一位公民的努力争取。宪政学者张祖桦先生在《普通人的丰碑》一文中写道:自由和幸福的生活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要靠无数中国公民守望相助、坚持不懈、前赴后继地去努力争取。鲍勃·肯尼迪说得好:“一个人每次为一个理念而挺身而出,或为改进他人生活而努力,或向不公出击,他传递出的希望仅产生很小的波纹,而千百万不同能量产生的波纹互相交叉,就能汇聚成洪流,并可冲垮阻挡我们的最坚实的墙。”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1760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阅兵上访大报复 赵广军重判2年
·维权人士赵广军被抓一周 刑满释放不到百日
·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在黑龙江父母家被跨省抓捕 (图)
·辽宁人权捍卫者赵广军上诉获改判 现已获释
·在京访民声援伙伴韦亚妮、姜家文、赵广军、杨玉兴 (图)
·赵广军遭当局构陷重判后再被离间 质疑律师辩护不当 (图)
·赵广军被构陷获刑2年 代理律师死磕:上诉! (图)
·辽宁盘锦赵广军被打击报复判刑两年(附带判决书) (图)
·赵广军被判刑 律师晒判决书谴责公检法联合构陷 (图)
·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两年 (图)
·维权公民赵广军被“莫须有罪”判刑2年 (图)
·被以寻衅滋事罪公诉的辽宁赵广军案今开庭审理 (图)
·辽宁盘锦维权人赵广军开庭 维权人士围观(视频、组图) (图)
·赵广军案再开庭维权公民们围观声援 律师称无罪 (图)
·辽宁盘锦兴隆台法院今日对赵广军案进行开庭审理 (图)
·盘锦赵广军开庭:律师要求合规审理案件 法官说律师玩人 (图)
·张科科: 赵广军案听审记
·辽宁省盘锦维权人士赵广军“围观案”9月29日开庭
·维权人士赵广军遭盘锦当局迅速批捕起诉
·辽宁维权人士赵广军已被批捕 家人呼吁关注
·李金芳: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赵广军 (图)
·图片 抗议沈阳警方扣押观摩全运会上海访民拘留赵广军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