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夏河县拉卜楞寺有名僧人晋美四次被捕后判五年获释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刑满五年有期徒刑之后获释后的僧人晋美嘉措


    刑满五年有期徒刑之后获释的僧人晋美嘉措(图片来源社交网)
    
    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拉卜楞寺(简称扎西奇寺)僧人晋美嘉措(久美果日)以“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被中共判刑五年有期徒刑之后近日刑满获释。
    
    境内西藏消息,本月26日北京时间晚上08:30 当局把僧人晋美嘉措从兰州大厦平监狱 在夜里严密监控之下送到了家。
    根据中共法定日期今年08月20日僧人晋美嘉措刑满05年有期徒刑的期限,但是当局通知僧人晋美嘉措的家人在今年10月26日北京时间早上08:30来接他,之后当局没有履行承诺又改变说法禁止家人到兰州接晋美嘉措。最后本月26日星期三晚上北京时间晚上08:30日当局公安人员把晋美嘉措送到了家。
    
    当天当局命令家属,获释之后不许拍照、摄影,不许献哈达,不许家外传信息。更无法理解的是当局还命令晋美嘉措释放之后不许穿袈裟,不许去朝拜寺院,不许他回到寺院。
    关于这点家属申请当局请求按藏人传统习俗允许给晋美嘉措献哈达,当局的回应是如果不履行以上规定僧人晋美嘉措没法获释。
    然而当天晚上以晋美嘉措的母亲为首的家人一一给他献上了哈达表示了吉祥,但家人禁止等候已久的藏人们前来祝贺他。
    
    据藏文媒体报道,按照中共监狱劳动改造积分减刑制度,僧人晋美嘉措应该2015年02月份内获释,但是当局不但没有履行这个制度还拿出有九条罪行列表的纸张说如果晋美嘉措承认这九条罪行并画押的话当局会履行制度。在这样没有天理的行为上晋美嘉措回应当局他无法承认这九条罪名,而且规定的这五年有期徒刑罪名也无法承认因为这不是真实的法规。
    
    刑满五年有期徒刑之后获释后的僧人晋美嘉措


    僧人晋美嘉措(图片来源社交网)
    
    根据早前藏文媒体报道,僧人晋美嘉措自从2006年经历了多次被捕:
    
    第一次被捕,于2006年04月被甘肃省甘南州公安局以参加2006年元月在南印度阿曼日瓦梯时轮金刚大法会接见达赖喇嘛尊者而抓捕,关押40多天后获释。
    
    第二次被捕,于2008年03月02日被当局以当年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爆发的藏人抗议有关联而被捕,关押一个月多,关押期间当局残酷毒打逼供后被送往医院紧急治疗将近一个多月。当时他昏迷近一个多月生命处于危在旦夕。
    
    第三次被捕,于2008年11月4日被众警方强行抓走。其原因是对外媒体透漏境内西藏被中共高压统治之下怎样受尽折磨与虐待的真相视频长达20分钟。(视频与文字翻译在以下) 关押06个月。
    
    刑满五年有期徒刑之后获释后的僧人晋美嘉措


    僧人晋美嘉措追捕通知书(图片来源社交网)
    
    第四次被捕,于2011年08月20日在临夏市被捕。2012年01月01日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定晋美嘉措为“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并当局签署追捕通知书。其原因是晋美嘉措的英雄事迹在藏区广为流传,特别是他以真人真事地在视频前披露中共对藏区的压迫与他在监狱所受到的酷刑与虐待。之后分别关押在合作市公安局看守所与兰州市的一所秘密监狱关。
    
    这四次被捕之后的三年多时间里对外晋美嘉措完全处于状况不明,家人探监只有一次。对进内与境外藏人而言僧人晋美嘉措完全处于失踪状态,当时很多藏人为他深感忧虑。
    
    2012年06月据说,晋美嘉措案同当局指定的律师举行了一审开庭,当时他的身体健康状态很不好。罪名是“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
    
    2014年09月05日晋美嘉措案被二审,以相同的罪名遭判五年有期徒刑。
    
    近来僧人晋美嘉措刑满获释了但是它的身心健康上面很多人在关注。
    另外,当局不让他穿袈裟,不让他到寺院朝拜,不让他回寺院的做法意味着他永久无法回寺院的意思还是以后会改变的意思,这一点很多知情人非常担心。
    
    僧人晋美嘉措,现年50岁,甘南州夏河县拉卜楞寺僧人(简称扎西奇寺)法名晋美嘉措,俗名久美果日,出生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九甲乡录堂村,曾今是该寺院的寺管会副主任及一个僧人职业学校的校长。
    
    以下是2008年8月份左右,僧人晋美嘉措对外媒体透漏境内西藏被中共高压统治之下藏人们怎样受尽折磨与虐待的真相视频与翻译文:
    
    
    
    (视频来源美国之音藏文部)
    
    今年(2008) 02月15日平日法会结束之后,我去了车站旁边补鞋之后回寺院路上接到了一个没有号码的电话,当时我看着手机感到奇怪,但是却不知当局公安人员在通过打电话确认我。当时我向后看了一下,突然一辆白色汽车开到我面前停了下来,随后四名警务人员下车把我强行抓起后拽进车内,回头时看到一位尼姑我使劲喊道:“啊尼”“阿尼” “阿尼”(藏语尼姑的意思)喊了好几次想让她看到我被抓,但是尼姑只是回了头而已。
    
    车内公安人员在我的头上戴了一个黑袋,手上扣上手铐,后面几位人用枪指着我的头向下使劲压我。
    随后把我带到了当地公安局后面的武警公安的旅馆里,在旅馆里他们摘下我头上的黑带,把我全身上下搜了一遍,搜到的手机与钱包被他们抢走了。
    
    然后在一把椅子上双手向后地把我紧紧捆在椅子上,当时一位警务人员手里拿着一挺冲锋枪指向我用汉语说到:“这挺冲锋枪是为了杀你们这些藏人而制作的,你若跑一步,“嘭”的一声!把你杀掉,你死后我会把你的尸体丢到垃圾堆里。”
    当时抢下的我一点儿都不怕,但是他们身为堂堂一个国家的公安人员,一个维护法律程序的警务人员对一个普通百姓的头上指着枪敢于说出这番话时我感受到了我的心切成两半一样的痛苦。
    
    真的一个大民族一个大国家虐待与压迫一个弱小民族,指着枪说出国家制作这些枪是专门为了压迫一个弱小民族,这一小事说成这样那大事中共压迫藏人屠杀藏人之事做到了什么程度?。他们指着武器敢于表达这番话我真的惊得发呆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他说藏人杀了以后尸体仍在垃圾堆里也没人收尸别人也不知道的说法上,那些狗啊猪啊死了不放外它们都有人收尸,我们藏人死了没人知道没人收尸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不准收尸。说到这番话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民族歧视的真实面目。
    之后他们问了很多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现在(2008年)发生的抢、烧、砸、偷的事件(中共称“三•一四事件”)是不是达赖喇嘛下达指示?你对达赖喇嘛有什么看法?
    
    我说我是一个佛教徒弟子,达赖喇嘛是我的上师。达赖喇嘛对于我来说是我的灵魂,是我的命根子,不仅仅是我达赖喇嘛是所有六十万藏人的今生来生的依靠处与皈依处。达赖喇嘛为了世界和平贡献那么多,他身为一个世界和平的领导人他铺上了和平政治路线,现在所发生的所谓抢、烧、砸、偷的事件(中共称“三•一四事件”)有达赖喇嘛筹划指示的说法我完全不承认,达赖喇嘛也不会说这种话。我自己身为一个出家人也无法指示说统统烧掉、偷掉、通通抢了、砸了。
    达赖喇嘛尊者对我们六十万藏人而言是我们的灵魂,我们无法跟他分开。从过去历代到今达赖喇嘛跟我们有师徒关系,不仅过去现在与将来我们的师徒关系会持续下去的。我们对达赖喇嘛的信奉与崇拜无法改变。我是这样给他们回答的。
    
    在看守所没多久送到了监狱,在监狱里公安人员用汉语喊数字“一,二,三,四”
    当藏人们不懂他们的汉话时,公安人员骂藏人说“你们这些畜生,您们是笨蛋”这样一边骂人,一边用枪尾使劲往藏人身上砸。
    当局公安人员还自问自答地说到:“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压迫你们吗? 这是因为你们不懂汉语。”
    
    然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章制度里规定享有地方自治权与民族语言权,但藏人在藏区不懂汉语认为畜生从而受尽当局的虐待与残酷毒打至于躺在床上的原因是什么?
    
    还不止这些监狱里对僧人不分黑白不分年龄,比如说他们抓了年龄十四十五的小孩,抓了年龄六七十岁的老人这些僧人在今年(2008年中共称“三•一四事件”)的抗议活动里有没有参加都不知道但是被抓了。
    
    当时被抓时他们不让僧人们身上穿衣服,脚上不让穿鞋子。两个僧人扣上一个手铐,往车子里拽,到了监狱僧人们一个个被警方像扔干柴一样从车上面扔到地上当时很多人手脚骨折,很多人头部撞到地上伤的很严重,在这样的虐待之下僧人们抓进监狱里的。
    
    当时这么冷的天监狱方面对僧人们没送衣服,没送被子,只能我们一个个贴在一起取暖。在这样一个深感悲痛的局面下还因为不懂汉语不会说汉话而受尽折磨与虐待时我的心里的确有种说不出的痛苦。
    
    在当地的监狱里只有我们这些僧人是藏族没有其他藏人,除了我们监狱里全部是汉族与回族人。我们这些僧人每天要倒他们的大便小便,倒掉之后还没完事要把地刷干净。
    在监狱里我们不让穿袈裟被迫穿大小不适合的烂衣服,有的衣服小到太紧,烂裤子要用手抓着走。
    身为一个佛教弟子被强迫脱袈裟扔到垃圾袋被迫穿这些破烂俗衣,没穿鞋还扣上手铐戴上黑袋往车里拽,监狱里一个多月白天干活晚上同手铐过夜,吃穿非常不好,连一个洗脸的毛巾都没有,这一个个说不完的行为实在是虐待到极点。想到这些虐待与折磨我深深地感到伤痛。
    
    还不止这些他们把我吊在空中好几个小时一直对我说:“你就是第二个领头的人,你想承认这一点也好不想想承认也得承认,你背后还跟境外达赖喇嘛,桑东仁波切,阿嘉仁波切有关联,境内你跟一些知识分子和一些尊师有关联。你做什么事顺理成章你那么能干,说明你就是组织抗议活动的指使者,你给很多省里打了电话究竟做了什么事?西藏国旗是那里印出来的?印了多少数目?在你的组织里有多少人?这些你不得不承认。”
    他们把我上吊在空中一直好几个小时一边提问一边在我的脸、背后、胸部等部位抽打。
    当时我的感觉是,这种殴打虐待不像一个人欺负另一个人,这简直是恶毒的人在殴打狗和猪一样的残忍。
    最后在他们残忍的殴打之下我昏倒送到了急救室,在医院我醒了之后又把我带到看守所继续上吊殴打到昏倒,又把我送到医院,醒来之后又把我送到监督所继续这样好几次折磨了我,在监督所里连续折磨了两天两夜,没喝没吃,胃与胸部痛的难受。
    之后我在医院昏迷了六天,六夜,这时候他们害怕我会死,最后把我是交给了我的家属,但是当局欺骗上省级领导人,下我的家乡同胞们说当局没有在我身上进行酷刑,他们还让我的家属欺骗上级领导人说我在监狱里没有受到折磨。
    我自己也被强迫写没有受到监狱方面的酷刑并画押在上。
    
    后来自己花了二十多万人民币在医院进行了20多天的治疗。
    
    
    
    (视频来源美国之音藏文部)
    
    在医院治疗完了之后我是回到了寺院,但是回到寺院以后我的朋友们对我说将近180多僧人被当局抓走了,他说这些僧人没有违规法律。
    当局公安人员在深夜来到寺院抓人当时被抓的僧人里有两位寺院的宗师及管家等当局公安用枪打僧人,用手铐扣住他们,军警的脚放在僧人的脖子上往下按的同时用手机拍照,在这样残忍的毒打之下僧人一个个被抓了起来。
    
    僧人一个个被抓完之后,当局的警务人员进僧人的僧舍里偷了佛像,偷了钱,偷了手机,这些还不够刚煮好的吃的东西也顺手偷吃。
    听到这一句一词时真正“抢、烧、偷、打”的人就是这些共产党的武警官兵。他们屠杀了多少藏人。
    
    然而被抓的被受酷刑的被屠杀的就是我们这些藏人。
    这些还不够还回头说什么你们是听从达赖集团的指使在这里组织骚论活动是犯法。
    
    中共真的有民族平等,有法制,有语言与宗教权利的话,他们要让我们信奉与崇拜我们的根本上师达赖喇嘛尊者。但是他们没有。
    中共当局从寺院拿下达赖喇嘛的法照在我们面前用脚踩,相框用枪尾往地上砸,把法照取出来在我们面前一张张撕掉还不够还烧的的一干二净。
    然而这些一张张自己根本上师的法照对于藏人对于我们这些佛教徒而言是无价之宝,这些没有办法用金钱来衡量它的珍贵之处。
    中共这些可恨的做法对一个藏族人对一个宗教人士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另外有位僧人在媒体面前说理,他被当局殴打成断脚,现没办法行走。
    有些被抓的僧人有的受到了当局的电刑,有的被电棒打到头部,这些僧人现变成无法理智自己。
    在这样一来我们真的非常希望国际媒体人士来到藏区把真实的事情告知给世界人民,说清楚我们是不是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规章制度? 达赖喇嘛尊者有没有指示我们抗议?达赖喇嘛尊者有没有指示我们搞独立?等问题上希望世界媒体人士来到这里作证给世人。
    
    达赖喇嘛尊者指导的政策是二胜中间道路,以和平对话的方法来解决西藏问题,这一点很多人表示赞同与支持。达赖喇嘛尊者根本不会说搞分裂搞独立之类的话。
    但是这种残酷无法忍受的压迫落到我们藏人头上时我们真的感到非常的悲痛。
    
     今天我通过媒体想要说的是,我个人而言我是被抓之后释放的一个僧人,我曾今在当局公安人员面前也说过如果你们杀了我就是另外一件事,如果我还有一口气,我在监狱里受尽的折磨与虐待,我的朋友们还有所有藏人在监狱里所受到的非人所能够承受到的酷刑与压迫,很多藏人无罪之下被屠杀的,被当局抓了以后失踪的,还有下落不明的事情要告知所有西藏人和世界人民,我完全没办法把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隐藏在内心深处。
    我现在名义上被释放了但是僧舍里地方工作人员,公安人员,检察院人,监督所里的人来监视我,他们不让我出去连电话都不准打。还拿出好几本书,说什么你要家里好好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你要认清自己的罪名,要写认清罪名的申请书。
    这样人不在监狱里但是在家一个人完全没有自由。
    
    不止这些近来听说两百多藏人被杀了,上千藏人被抓了。现在我们这里媒体禁止了,不能看新闻节目,特别是不能看国外媒体的新闻节目,比如说美国之音。
    外国人来了不许听他们的话,不能跟他们说话。
    这样一来语言表达权哪里有?宗教自由哪里有?
    
    近来在北京开了奥运会,但是藏人没有机会看奥运会,因为现在我们禁止去兰州市,禁止去北京,从自己的地方不可以外出等等在平日生活里一些活动都不可以去做,还一个个地方警方用枪监视我们,这不仅仅是在拉卜楞寺,不仅仅在安多藏区,整个西藏在严密监控的压迫之下。
    
    在拉卜楞办公厅后面当局军人用草堆成人的样子在上面穿上藏衣和藏冒,然后军人在这上面练军,军人们手里拿着枪口里喊着口号说:“杀,” “杀,” “杀。”
    只要是穿着袈裟,穿着藏袍的人当局不会细心检查事情的来龙去脉直接会抓,直接会说杀。
    在藏区发生事,当局对我们藏人开大炮,来几千个几万个民警然后把我们整个都包围起来,然后会说不听话要杀。
    这些事不是针对我们这些僧人,还有学生,还有单位里工作人员等等各种藏人不同职业的人都一样。
    这样一个大国家大民族对一个小地方弱民族如此指枪说不听话要杀的这种敌对的做法上感受巨大。
    
    现在二十一世纪世界迈向和平之路,但是这里热爱和平的民族们,为真相支持的人们通通被抓了,还有这些媒体人士禁止进入西藏,给媒体人士透漏消息人一个个被抓等等说不完的痛苦无法藏在内心里。
    
    若没有机会说出这些痛苦是一件事情,若有这样一个机会我要告知全世界人,要告知世界人权组织,告知支持西藏问题的个人与组织让他们给中共施压压力,从而结束中共对藏区的这一系列残酷的高压政策。
    
    还有希望同达赖喇嘛代表,为藏区与为中共两胜的政策来和平解决西藏问题,并能够祈请达赖喇嘛尊者回西藏是所有藏人的希望。
    
    如果达赖喇嘛尊者能够回到西藏,西藏问题和平解决了,和平安乐的西藏一定会有的。
    如果达赖喇嘛尊者和藏人的班禅喇嘛流落在他乡的时候西藏没办法平静的话西藏永远都不会安宁。
    
    因为我们藏人来说达赖喇嘛和藏人的班禅喇嘛是我们的最重要的根本上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9522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 极权主义与恐怖主义
  •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 千古罪人张学良究竟无耻在哪里?/申正义
  • “一分为二”之局限及滥用的危害
  •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 治国者不能治家
  • 郭文贵爆料之我见
  • 对犯罪嫌疑人游街示众,还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 人类的缺陷
  • 人类的缺陷
  •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 寫,還是不寫?始終是一個問題!
  • 乱发奖金成“贪官”,这名官员到底冤不冤?
  • 智商和地缘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 曾节明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 穿越精神的戈壁洪顺强牧师:人人可以成佛,不需要信耶稣,对吗?
  • 谢选骏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 上海维权网中国访民郭文贵24小时动态滚动直播
  • 王巨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醉醉含嫣
  • 谢选骏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 《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11-2:453-2018年天象揭秘
  • 谢选骏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 严家祺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 藏人主张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 邱国权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 孙文广致刘晓波——力争赴美治病
  • 东方安澜丁酉杂记(一)
  • 陈泱潮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允准刘晓波赴美医治!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48)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论坛最新文章:
  • 委内瑞拉一架直升机向最高法院扔手榴弹
  • 刘晓波狱中患癌其他良心犯家属致函联合国吁关注
  • 台湾:愿接纳刘晓波提供最佳医疗照顾
  • 欧洲预算面临巨大缺口的新挑战
  • 王丹:历史一定会记住刘晓波
  • 传薄熙来患肝癌 保释在大连休养治疗
  • 放不放走刘晓波 北京似在犹豫
  • 安倍健康成谜 真的“还能活三个月”吗?
  • 国台办批林全称「一中原则是消灭中华民国」逻辑混乱
  • 刘晓波若能治愈可否获得减刑或假释?
  • 回声报:中国化工完成收购先正达
  • 刘霞亲笔手书:刘晓波同意离开中国
  • 欧盟对谷歌的垄断地位课以重金罚单
  • 法国政府审议劳动法改革政令授权法案
  • 刘晓波事件为习近平访港蒙上阴影
  • 美驻华新大使称如北京同意愿助刘晓波海外就医
  • 港媒指刘霞申请丈夫海外就医家人上月已与刘晓波会合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