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女子长期遭家暴 躲外地4年被丈夫找到当街砍死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0月14日 转载)
    
    因长期遭受家暴,4年前河南洛阳市偃师市张某离家出走至上海,投奔女儿。今年3月20日,丈夫牛某追至上海要求其回家遭拒,争吵之后,牛某抄起猪肉摊上的砍骨刀当街将其杀死。
    

    10月13日下午,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由此揭开了张某不幸的一生:结婚35年来,幼子被杀,长期遭受家暴,多次出逃被找到,怀胎4月被打致流产,出走4年后被丈夫找到残忍杀害。
    
    牛某,1952年生,初中文化,农民,家住河南洛阳市偃师市翟镇宁北村,因涉嫌故意杀人罪,2016年3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同月30日经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
    
    公诉机关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在庭上出具了牛某所在村村治保主任于5月18日作出的证言证词。证词称,牛某夫妻俩矛盾由来已久。1988年,牛某姐姐精神失常,砍了牛某的儿子和女儿,儿子当场死亡,女儿脸上至今留有伤疤。村治保主任称,张某丧子之后对此事耿耿于怀,随后信仰基督教,每到周日就去教堂做礼拜。
    
    失去幼子后,牛某为了再生儿子,要求张某立即做输卵管愈合手术,否则不让母女俩回家。张某无奈之下只好住在娘家,牛某三番五次前来骚扰,她怕母亲生气,住到了别处。
    
    张某曾逃到新疆被丈夫追回要求做手术,并以卖女儿相威胁。无奈之下,张某被迫同意,做完手术后的张某被送到病房时,牛某听说手术未成功,又对其进行殴打。
    
    村治保主任证词称,1990年的一天,张某做礼拜回来后,被丈夫殴打致下身失去知觉,20多天不能走路。在张某怀胎4月时,牛某的一次殴打致使孩子胎死腹中流产。在该主任看来,张某忍受了非人的待遇、肉体的伤害、心灵的创伤、身体的劳累。
    
    张某和牛某的大女儿也证实,父亲脾气暴躁,经常殴打母亲。她提及,小时候经常听见母亲在房间里哭,看到母亲的脸每次都是红肿、有淤青。1990年,母亲信仰基督教,每周都去做礼拜。父亲看不惯,觉得在浪费时间,因为家里的农活和家务都是母亲做的,父亲什么都不干。
    
    记忆中,家暴成了父亲的习惯,稍有不顺心的事情就要施暴,而且每次都将母亲往死里打,她和弟妹见到母亲经常遭受家暴,心中受到很大的创伤。
    
    牛某妹妹的证词也提及,牛某对张某信仰基督教很不满意,经常因此吵架,一吵就打人,“打了一辈子”。
    
    在失去一个儿子之后,张某又为牛某生了一双儿女,加上大女儿一共养育了3个孩子,如今最小的儿子已经16岁,大女儿也已经32岁。
    
    2010年,母亲在父亲的一次殴打之后住进了医院,诊断结果是是心脏不好。张某大女儿称,常年的恐惧和压迫使母亲承受了巨大压力。她认为,如果再不把母亲从老家接出来,总有一天母亲会被父亲打死。2012年,她偷偷将张某接到了上海,从那之后一直躲着父亲。
    
    牛某妹妹称,她对张某大女儿的做法表示理解。她称,张某离家出走之后,牛某一个人在家感觉很没面子,脾气变得更加暴躁。
    
    对于张某长期遭受家暴一事,牛某却在庭上否认“基本都是假的”。他辩称:“我杀人以后他们觉得我很坏,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在气愤的情况下说出的东西有失真实。”
    
    庭上,张某两个妹妹坐在了旁听席,牛某的辩解一度让她们感到生气而表示反对。庭审后张某大妹向界面新闻透露,姐姐遭殴打时她还曾去劝架,却遭牛某持刀相向。“我们都很怕他,我姐姐也怕他。”她说。
    
    牛某不承认张某2012年是因为无法忍受家暴而离家,他认为张某离家的原因是有外遇。牛某称,张某生前曾在其笔记本上写下“对家人要关心,对情人要有爱”。他自称听闻2012年4月11日妻子张某与一男子一起出走,于是通过移动公司调出妻子通话记录,发现张某手机号曾与一王性男子通话多达18次。
    
    牛某的这一说法遭到张某两位妹妹的强烈反对。
    
    2016年3月20日上午,张某大女儿突然接到附近集贸市场一肉摊店老板的电话,称她爸爸找到了她妈妈。她在证词中说,当时感到很害怕,赶紧打电话报警,但由于说不清地址,只好赶去现场。当她还在路上时,又接到一通电话,得知自己的父亲杀了母亲。
    
    在张某离家出走的几年时间里,张某母女小心翼翼躲着牛某,他如何得知她们的藏身之地?
    
    原来,大女儿在上海工作后把最小的弟弟带到上海上学,后来因为是外地户籍无法在上海参加高考,只能回到户籍地老家河南上高中。
    
    牛某在庭审中透露,有一天他在家中整理东西时,无意中发现了儿子的学生证上写着“上海市奉贤区四团中学”,由此推测妻子张某应该就躲在四团镇。
    
    今年3月17日,他从老家河南来到上海,此行目的是将妻子带回老家,“一起过日子更有面子”,他自称曾去四团派出所找人。
    
    3月20日是礼拜天,按照习惯,张某会在上午去教堂做礼拜,当天上午10点多,牛某在四团基督教堂“蹲守”。
    
    果然,他见到了张某,牛某提出希望妻子跟他回家。张某不愿意,牛某便尾随其前往集贸市场买菜。
    
    在一家草莓摊前,张某准备买草莓,牛某正替她付款时,张某一人独自离开,跑到附近一家猪肉摊位前,和肉摊老板说了几句话,便坐进了店里。
    
    肉摊老板的证词反映,张某是住在他家楼上的邻居,事发当日她称自己被人尾随,想要进店避避风头,于是肉摊老板便让她坐进去。
    
    牛某在庭上供述,在肉摊处,他想要吃刚买的草莓,张某不让他吃。“我说这是我掏钱买的,老婆说她也能买得起;然后我觉得她不讲理,就说要砍死她,她就说你砍吧。”听完这句话,牛某当即从肉摊砧板上拿了一把刀砍向了结婚35年的发妻,牛某在法庭上称,当时脑子太冲动,已记不清楚到底砍了多少刀。
    
    公诉机关提供的目击证人证词显示,当时牛某一手将张某的头按住,拿刀往头部砍,他出去之后又拿了第二把刀回来砍了几下。现场勘验记录及证物DNA鉴定也显示,现场一把砍骨刀和菜刀有疑似血迹、被害人毛发,被害人头部、颈部、手部均有创伤,其中大伤口有7处,10厘米以上伤口有5处,最终致死原因为颈部静脉破裂而失血性休克死亡。
    
    牛某在庭上承认杀人,但否认了用手按住、用两把刀、再次折回等细节。
    
    公诉机关在庭审中指出,嫌犯杀人手段极其残忍,犯罪气焰极其嚣张,社会危害性极大,建议法庭判处死刑。
    
    牛某辩护人表示对故意杀人罪没有疑义,但在量刑上请法院酌情考虑。辩护人指出,根据精神中心鉴定,牛某具有人格障碍,人际交往困难,对人际关系有过分要求,希望获得关注但又不信任他人,正是有这样的人格障碍才临时发生了杀人行为。辩护人还指出,如果当时去的不是肉摊,肉摊上没有放刀,或许后果不会如此严重,请法院考虑该事件发生的偶然性,与有预谋杀人予以区分。且被告人年近65岁,可参考相关法律适当从轻处罚。
    
    辩护人还认为,本案与其他杀人案件有很大区别——被害人家属也是被告人亲属。他指出,河南曾有案例与此类似,父亲锤杀母亲,年仅10岁的女儿表示不想在失去妈妈之后再失去爸爸,最终嫌犯改判死缓。辩护人表示,希望本案中被害人的子女放下心中的仇恨。
    
    公诉机关表示,根据相关法律,75岁以上嫌犯方适用从轻处罚,哪怕75岁以上,若杀人极其残忍,也适用死刑。此外,被告殴打被害人多次,此举实属刑事犯罪,此次杀人根本就是家暴的延伸,不存在所谓偶然性。
    
    庭审接近尾声,当审判员问牛某有何最后陈述时,牛某表示:“希望法庭根据法律该咋处罚咋处罚我,我对不起孩子,对他们打击太大。”一直平静陈述的牛某开始抽泣,“否则他们不会躲进网吧,逃避现实。”
    
    说到这里,他变得泣不成声,最后说道:“我对不起三个孩子。”
    
    据张某妹妹介绍,张某最小的儿子还在老家上高中,明年将参加高考,他只知道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在法院的入口处,牛某和张某的大女儿戴着口罩,始终坐在椅子上,面对法院的出入口,等了两个半小时。她没有出席父亲杀死母亲的这起庭审,当界面新闻试图采访她时,她断然拒绝,匆忙离开。法官表示将择日宣判。(界面报道) (博讯 boxun.com)
18118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福建恶父家暴成性 将3岁儿子按进马桶扔下二楼 (图)
·《反家暴法》实施4个月 申请保护令者仍寥寥
·高晓:“清官难断家务事?”中国第一部家暴法出台
·美媒:中国“打骂教育”引争议 棍棒出家暴
·反家暴法实施 京沪等地首发人身安全保护令 (图)
·反家暴法能终结中国家庭的“棍棒教育”吗? (图)
·反家暴法实施首日 蓝翔校长妻子申请人身保护令 (图)
·女子遭家暴30年不离婚:熬到丈夫打不动就好
·3月1日起 精神侵害和同居暴力都算家暴
·中国首部反家暴法正式出台 仍有不少不完善之处 (图)
·中国首部反家暴法面世 明确定义家暴行为
·反家暴法草案二审 委员建议将“性暴力”纳入范畴
·反家暴法拟扩围:二审稿纳入精神暴力 同居也适用 (图)
·家暴不是“家务事” 人人可以举报 (图)
·广州每年家暴案件2000多宗 5年仅有21人受庇护
·女子不堪家暴“大义灭亲” 举报丈夫制假证卖钱
·专家解读反家暴法:同居关系未列入家暴范围
·哈尔滨市签发黑龙江省首个家暴"人身保护令"
·央视主持人因家暴离婚 不履行判决交付孩子 (图)
·毕节自杀儿童被指曾遭严重家暴 有过轻生行为
·“因家暴杀夫判死缓”是否公正
·家暴不是家事 假若有一天特首官邸发生血案
·李怡:家暴,暴力崇拜和依法施暴
·周咏禧:特首涉嫌家暴事件 社会不应偏帮涉嫌施虐者
·边界:不尽如人意的《反家暴法》征求意见稿 (图)
·阿蔼:无惧国家暴力 港人自发顽斗争民主 (图)
·笑蜀批评中国滥用国家暴力 整肃知识界名人 (图)
·相比于个人暴力 更应该警惕国家暴力/胡赛萌
·关注家暴 推动立法 /文方
·希腊暴动与广州骏景的国家暴力恐怖电网/草虾
·活在國家暴力蔓延時檢視 /葉蔭聰
·谴责共产党国家暴力违宪谋杀战俘杨佳
·任剑涛:国家暴力是如何丧失正当性的
·丘岳首:挡住国家暴力的“进步”—评郭飞雄再次被殴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