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27356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川音大厦死于童年,大家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请看博讯热点:拆建GDP-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29日 转载)
     一个12岁的人,还会被人叫做儿童。而一栋18层楼高的建筑,只用了12年就走完了它生命的全部历程,它死于童年。你知道这里的它指的是谁,没错,就是位于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47号的川音大厦。
    
    川音大厦死于童年,大家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川音大厦死于童年,大家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对于8月25号这天下午,川音大厦的突然消失,大家都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因为在同样的地方,一个名为成都城市音乐厅的全新建筑又将拔地而起。所以有媒体使用了这样的标题《再见,川音大厦。你好,成都城市音乐厅》。根据规划,占地39亩的城市音乐厅不但将成为成都的文化新地标,而且从此成都将比肩悉尼。想来,大概是因为未来的城市音乐厅外形上和功能上和悉尼歌剧院都有些近似吧。但实际上,和川音大厦一条马路之隔,也有一栋建筑和悉尼歌剧院有些相似,那就是川大望江校区内的体育馆。
    
    川音大厦死于童年,大家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稍有不同的是,以往这样的爆破,除了围观的吃瓜群众外,剩下就是传统媒体人的长枪短炮。而这一次,更多涌来的还是各色各样的自媒体人,他们像过节一样,高举着自拍杆,每一个人都表现得异常亢奋,有的人还不失时机地搞起了直播。如果说整个爆破略有遗憾,那就是爆破时间比预计的提前了5分钟,很多直播者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轰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川音大厦就已变成了一堆瓦砾。他们为自己没有很好地捕捉到那惊心动魄的一瞬间而遗憾不已。
    
    和川音大厦一同被拆掉的,还有一条美食街。因为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所以大家开始集体怀念诸如老院子的藿香鱼,王记面馆的红油蘸饺一类的东西。在这座以吃货著称的城市里,要让人记住一栋建筑远比记住某种味道更加困难。不过这也不值得留恋,因为这座城市值得吃货留恋的东西实在是太多,数都数不过来。
    
    川音大厦死于童年,大家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川音大厦死于童年,大家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实际上,我和川音大厦的交集真的不多。川音大厦的正式投用时间为2004年,当时我正好从老家考入川音大厦隔壁的川大。乡巴佬进城,看到城里的一切都觉得新奇。所以,看到刚刚落成的川音大厦,我的第一个想法是如果是把我的老乡们全都搬进来,不知道这栋楼能否住得下。说一句题外话,我们全村村民大概有600人。
    
    在川音大厦下面,我还被骗了一次。一个女人牵着自己的小孩,然后说自己的钱包掉了,希望我能借50元钱给小孩买点吃的和回家的车票。对于2004年的我而言,50元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想了很久,我还是借给了她50元。我迄今仍记得,拿到这50元后,这个女人让自己的小孩不断给我作揖。另外,她还抄下了我的银行账号,说是一回家就会给我把钱转来。但就像大家都知道的那样,此事一直没有下文,这让我失落了很久。
    
    事实上,这也不是我唯一一次上当。有一次,我和一个名叫杨YQ的陕西同学,途经盐市口附近时,有一家中介机构告诉我们,可以给我们安排周末的勤工助学岗位。哄我们交了一百多块的保证金后,此事也再无下文。当然,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一个名叫朱LK的同学,有一个人冒充酒店的高管,说可以给他提供一份高薪助学岗位,哄骗朱LK交了900元的服装费后了,“高管”也就无影无踪。据说,让朱LK对这名“高管”深信不疑的原因在于,对方告诉朱LK,他长的和他弟弟很像,他愿意帮助朱。后来,朱LK被保送进清华读研,而杨YQ现在则是大裤衩电视台的一名记者。所以说,有时一个人上当受骗并非智商问题,而是某一个时期,我们真就那么单纯。也正因如此,刚听到山东徐玉玉、宋振宁两名年轻人因为被电话诈骗伤痛而亡这一消息时,我心里真的痛了许久。
    
    据说,川音大厦大厅内,永远都摆放着一架白色的钢琴,由于我从未进去过,我也没有见过这家白色钢琴。也有人说,川音大厦的外形有着独特的“音符型”外观,会让人过目不忘。虽然我无数次的从川音大厦门口经过,但我也从未注意到这些。而现在随着川音大厦哄一声消失,我就彻底没有机会去印证了。
    
    一位叫梁思成的人说过,古建筑在他眼中,永远是有生命的物体。一砖一瓦,一根立柱,一处斗拱,一幅雕像,都是活生生的存在。但显然,死于童年的川音大厦远不能被人称做古建筑,但川音大厦让我想起了我的老屋。我的老屋是一栋土坯房。2004年,当我已经在成都开始念大学时,老屋就已经很有些破败不堪了。但这么多年过去,川音大厦都已经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的老屋虽然更加破败,但依旧矗立。这真可谓世事无常。
    
    甚至,我还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当碗里有剩饭时,我那当农民的父母就会变得异常严厉。因为在他们看来,浪费是一种最为严重的罪恶!
    
    欢呼声中,大家都在说,大概在2018年,新的地标,成都城市音乐厅就能够落成了,那时候,成都就可以比肩悉尼了。
    
    但所谓地标,需要结合具体语境,毕竟12年前,当川音大厦刚刚落成时,当时的人也说过,这是成都一环路上的标志性建筑呢! (博讯 boxun.com)
45916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红河每年五百万奖励拆建 书记市长可获分成 (图)
·河南信阳:幼儿园房顶倒塌系园长私自拆建所致
·云南:昆明拆建是对历史文化毁灭性打击
·江苏镇江"旧城改造"拟拆建成10年小区 业主质疑
·云南巧家县称将严查拆建纠纷当事村民死亡案
·官商勾结强拆建房图利 京两百村民抗议黑帮骚扰
·网传甘肃酒泉高一学生炸楼 校方称为"危房拆建"
·很多珍贵的文物建筑在“大跃进式”的拆建中“粉身碎骨”(图)
·文化只是买卖 拆建都是生意
·中共30亿元拆建喀什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共很清楚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關鍵作用作用】
  •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 人类进步的动力
  • 人类进步的动力
  • 官员为改变风水对邻居大打出手,纪检部门何以缺席?
  •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 高智晟 郭文贵
  •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 海参崴的中国人都去哪儿了?
  • 破两亿点击大作:色达的房子和海南的藏语
  •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一个右派妻子的二十二年(五)
  •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欲有大建树者,须守诚信义节,与【枭雄黑道崇拜】决裂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直播:
  • 刘蔚下棋,文史都比文凭/专业作
  • 陈奎德文明的傳薪者——緬懷王玖興先生
  • 谢选骏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 寰愭案娴鑰剁ǎ灏辨槸涓婂笣鎴戜滑蹇呴』璺熺潃鑰剁ǎ璧板崄瀛楁灦
  • 谢选骏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 吴倩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不知道
  • 谢选骏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783)视频
  • 陈泱潮【枭雄黑道】三大特征【枭雄黑道崇拜】害人害己
  • 匣子说话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万古视频【视频】李焕君直播:
  • 走向大自然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 谢选骏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 刘逸明院长爱请小姐陪唱的嗜好是如何养成的?
  • 吕千荣的博客罗宇谈郭文贵爆料:习近平、王岐山也贪腐,不贪,在六四后
    论坛最新文章:
  • 郭文贵推起对中共最高层习近平与王岐山的围观
  • 两个对立的候选人互攻拉票 奥朗德警告选举要聚焦欧洲
  • 美加澳新是中国外逃贪官不引渡的避罪天堂
  • 中国共享单车狂潮改变生活方式迈向国际
  • 通电话都有顾虑怎可能出售先进战机给台湾?
  • 法大选:勒庞与前对手和解 梅朗雄仍不松口
  • 德国外长批评特朗普白宫家族裙带关系
  • 朝鲜再射导弹 特朗普可有动武决心?
  • 平壤威胁核弹头直接瞄准美国本土
  • 东盟批中国南海扩张 杜特尔特或难阻止
  • 欧盟成员国峰会将制定与英脱欧谈判原则
  • 新丝绸路: 伦敦始发铁路货运今天首达义乌
  • 特朗普斥金正恩导弹试射对习近平太不敬
  • 特朗普新政百日好坏评说差距大 媒体批评多
  • 梅朗雄和菲永的选民处于慌乱和不安之中
  • 极右翼勒庞黑色星期五抓住的一束亮光
  • 同性恋配偶不获法定福利 法庭裁定港府属歧视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