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李源潮殃及池鱼:文化部铁杆被解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28日 转载)
    
    来源:明镜网 
    
    李源潮殃及池鱼:文化部铁杆被解职

    李源潮与文化部
    
    2016年3月24日,江派重要大员、原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岚清到中国国家博物馆参观“追梦之旅——张海书法展”、“中国艺术研究院着名艺术家系列精品展”、“范曾着《锦文掇英——学研习近平用典心得》书法作品捐赠展”。邀请李岚清参观的,就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王文章。
    
    王文章尽管只是一介艺术研究机构掌门人,但正是这样的位置,使他扮演了江派、团系还有文化系最重要的纽带角色。但随着李源潮倒台风声正紧,这位中国艺术研究院主持工作的名誉院长,也被文化部近日紧急通知下岗。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不仅海外媒体在热议李源潮可能下台或被抓,连大陆官方的新浪被认证的微博里,也在公开谈论李源潮事态,可见李源潮正走在“出事”之路上,并不是空穴来风。
    
    李源潮殃及池鱼:文化部铁杆被解职

    文化部的一位老者,在谈及李源潮时,认为李源潮在文化部任部长期间,并没有什么实权,甚至一直被边缘化,主要原因是一位在文化部有根基的女副部长孟晓驷强势排挤李源潮,最终使李源潮败走江苏。李源潮后来被胡锦涛相中,应该与他的团系老同事令计划不无关联。也许正是这一点,将注定李源潮悲剧性的命运,这位文化部的老者甚至说,抓令计划时,准备一并抓捕李源潮,但由于胡锦涛的干预,才使李逃过一劫。这也使文化部的老者想起李源潮任职中组部部长之时,也差一点抓捕了当年自己的对手孟晓驷,也是由于上面有人干预,此事才作罢。
    
    李源潮大秘落马的消息在海外发布之时,文化部原副部长、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王文章也同时被解职(据传,李源潮秘书的妻子被安排在王文章手下工作),王文章是李源潮在文化部的铁杆部下,文化部无人不晓,也正因为此,王文章能够在五十九岁高龄,能够出任文化部副部长,在任时(2012-02-10)甚至能够直接邀请李源潮到四川参观一个文化遗产项目,文化遗产与中组部毫无关联,显然,李源潮是友情出演,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每年能够从国家申请巨额款项,是因为王文章有一些像李源潮这样级别的硬后台撑腰。另外,一个文化部副部级官员,能够直接邀请中组部部长考察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这给其它各级官员多大的想象空间?
    
    十八大之时,李源潮似乎铁定要进入政治局常委之列,由于王文章与李源潮的深厚关系,使得有些特殊项目与国家资源同时向他们洞开大门,十八大之前,王文章与手下李长林风风火火地要求各下属部门,制作一个需要办公室或办公楼的清单,奥运村附近属于银行资产的整幢大楼,将可划拨艺术研究院无偿使用。艺术研究院私下成立了众多的书画院,还有研究机构,均申请了数百平方米甚至更大的办公空间,似乎李源潮一旦上任,这些梦想都要成真。
    
    但李源潮没有进入常委班子,所以不久,王文章也从文化部副部长位置下台了,但他依仗着与中宣部刘云山、与刘延东,甚至与江系原副总理李岚清的关系,不仅顺利地回到中国艺术研究院继续当院长,而到了退休年龄,仍然是名誉院长主持工作,这样的行政安排是非常罕见的——文化部后台很硬的副部长周和平也是文化部一霸,退休后只是挂了一个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并不主持工作,顶多是有一个办公室幕后干政,但王文章却能退休之后仍然在上级安排的新院长之上,主持行政工作。
    
    胡锦涛退休之后,都坚持不再干政,但文化部却出现两个后台坚硬的副部级领导,一个是上面说的周和平,另一个就是更胜一筹的王文章。一个退休之后仍然以名誉馆长身份,垂帘听政,另一个不仅成为名誉院长,却被文化部特许继续“主持工作”,某种意义上,是文化部部长特许这位通天的特权人物拥有终身制的领导权。

    李源潮马仔王文章与江系李岚清
    
    就在前不久,江派重量级人物李岚清由王文章陪同,到中国国家博物馆参加活动,而王文章任文化部副部长之时,不仅让自己下属的中国美术馆主办李岚清篆刻展览(5月20, 2011参见:http://www.namoc.org/xwzx/xw/2011/201105/t20110523_174741.htm)还利用国家大外宣资金将其展览推向英国:(http://www.takungpao.com/shuhua/content/2012-11/03/content_1337941.htm)和法国(10月16, 2009。参见:http://www.amb-chine.fr/chn/zfgx/whjw/t619519.htm)。王文章陪同这位江系重臣到法国主办个人展览。
    
    而李岚清研究音乐学,也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陪同研究,到艺术研究院图书馆查资料,也要享受二级保卫。王文章为什么要如此卖力为一位退居二线的江系重臣造势?目的只有一个,保持与江系的紧密联系。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王文章为李岚清花费了多少国家外宣经费?应该数以百万欧元计,因为这是国际国内顶级的艺术展览。

    王文章的文化腐败与李源潮的关联
    
    一位美术领域有影响力的着名画家说,王文章对上级领导的公关秘密,无非是几项,一是投靠像李源潮、李岚清、刘延东这样的实权人物,通过各种方式把这些重量级高官伺候好;二是利用自己掌握的艺术资源,特别是着名书画家的作品,打通各种关节,纪检部门又难以追查。不仅有关高级领导被公关,他们的秘书与家人,也享受收获颇丰。一些官员到艺术研究院,院领导会让书画家到专用书画室现场为他们作画,合影拍照之后,取走书画。而王文章在文化部任副部长期间,如果有关系户需要艺术研究院知名艺术家作品,他干脆让书画家将自己书画送到文化部自己的办公室。通过“雅贿”,王文章建立了自己的文化山头,成为江系、团系、文化派系重要的纽带,这其中,他与李源潮的关系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没有时任中组部长的李源潮特批,他不可能在五十九岁高龄,升职文化部副部长高位。
    
    因为与李源潮铁杆,既可以邀请身为中组部部长的李源潮出席中国美术馆的展览,又可以只身邀请李源潮到四川考察,这些项目明显与李源潮身份不相符,但李还是愉快地接受邀请,为一位文化部副部长捧场,这样高级别的捧场,背后有怎样的利益交换,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但王文章因此在文化部具有特殊的身份地位,则不言而喻,文化部部长蔡武因此也成为王文章随叫随到的官员,而王文章安排与调配副局级文化部官员,因此易于反掌。一些不适合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王文章身边工作的所长,完全不与其本人协商,一级通知,就得去新单位报到,王文章在文化部副部长任职期间不过三年,但安排了数十名副局级官员,包括重要的职位中国美术馆馆长、副馆长等。而在自己主管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则快速增设了十几个带中国字头的机构:中国书法院、中国雕塑院、中国国画院,只要有人交费与承包,他就能整出一个机构来,并可以随意聘请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学术研究员要苦熬二三十年,才能得到研究员身份,但这些新成立的机构,只要交足了费用,立即就可以成为书画等艺术门类的国家级研究机构研究员,以此身份在社会上混迹招摇,其艺术作品也因此十倍的提高卖价。(关于王文章的文化腐败资料,附后)
    
    这些新成立的机构不仅要交不菲的管理费用,还得上交书画艺术作品,这些作品后来如何处理,就没几个人知道了。王文章向上级或其它单位的公关,主要靠知名艺术家作品来实现。
    
    同时,王文章还聘请周和平、李洪峰等副部长官员担任研究生院博士导师,这些人只有大专学历,正规的学术专着与论文都没有在学术刊物上发表过,多名副部级高官居然因此就成为博导,权力之间的交易成为学界丑闻,并由海外媒体报道,产生了极坏的影响,迫于压力,这些副部长高官最终只好退出博导,害怕被反腐运动拉下马。
    
    这其中最坏的影响一是中纪委派驻文化部的纪检组长李洪峰。
    
    (李洪峰文化腐败参见: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0916/bkncn-20140916000315221-0916_05411_001_cn.html)
    
    因为李帮助王文章平息了一起内部腐败举报案,为了回报,王文章让所属的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了李的多部作品集与文集,并在中国美术馆高规格地为李主办艺术个展,动用中国书法家协会等单位为其召开学术研讨会,一个只是业余水平的中纪委官员,在下属部委如此享有不当利益,中纪委居然没有对其处理,不仅如此,举报者却受到长期打压。(参见:自由亚洲电台2014-09-11报道:据知情人向本台爆料称,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以学术的名义,为中纪委高官李洪峰间接输送利益,而李洪峰则在涉及艺术研究院的案件查处上给予关照。而持续举报院长的人,如艺术研究院的戴和冰等则遭遇长期打压。关于李洪峰的文化腐败资料,见附件二)
    
    另一个着名例子与文化部副部长、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周和平相关,据香港东方日报网专栏文章《剖析文化腐败──周和平篇》(02/10/2014):另据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人员反映,周和平将自己儿子周利辉安排到这个单位,从普通职员,五六年的时间升到正处(没有背景的职员要花二三十年时间才能完成),成为图书馆常务副馆长,如果不出意外,不久的将来,副局级的位置也将属于他。
    
    由于海外媒体报道,以及中共反腐败日益严厉,被王文章不断提拔的周和平之子周利辉利用请假到美国探亲的借口,于2014年底突然离职出走,与家人团聚滞留美国。副局级干部离职出走美国,应该是一次严重的政治事件,但艺术研究院为了避免被上级追究,将周利辉这次出走做成了请假后辞职,这样就合法地与早已生活在美国的家人团聚。(关于周和平的文化腐败资料见: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1002/bkncn-20141002000315827-1002_05411_001_cn.html)
    
    附: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2014-09-11)
    
    据知情人向本台爆料称,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以学术的名义,为中纪委高官李洪峰间接输送利益,而李洪峰则在涉及艺术研究院的案件查处上给予关照。而持续举报院长的人,如艺术研究院的戴和冰等则遭遇长期打压。
    
    据悉,李洪峰大专学历,曾任中纪委派驻新华社纪检组组长,2007年8月调任驻文化部纪检组长,爱好书法。
    
    举报人称,李洪峰在中国文化艺术理论方面没有一篇学术论文发表,更没有文化艺术方面学历与职称,却成了艺术研究院的博士生导师。艺术研究院还与国家图书馆动用数百名专家学者,为李洪峰主编的中国廉政史鉴课题写稿,最后以李洪峰的名义出版。
    
    据悉,被举报的李洪峰,除了在艺术研究院兼任博导,后来还成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举报人认为,这是继文革张铁生白卷英雄之后,又一国家级学术丑闻。
    
    为此,本台记者采访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戴和冰。戴和冰表示,2011年,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专门为李洪峰在国家美术馆举办书法展,和其个人的书法艺术学术研讨会。这背后就是以国家研究机构的名义,为官员个人站台背书。
    
    戴和冰说:王文章当副部长期间,中国美术馆是他分管。他就帮李洪峰在中国美术馆办了他的书法展,同步举行了一个有关李洪峰的学术研讨会,王文章还发文章吹捧他。中国美术馆是中国最高级别的展览地,接下来,他们就可以把他的字送到各大博物馆去收藏,如果这三个事做完了,他(李洪峰)就是一个级别非常高的艺术家了,就可以卖钱了,卖高价。(这是很多)艺术家一辈子想做的事情。
    
    他还说,李洪峰在书法方面,是一个业余雅好,并不是专业的书法家,是官员,是中纪委驻文化部纪检组长,副部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9500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传李源潮情妇杨桦被中纪委调查 (图)
·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据报被调查
·李源潮妻弟协助调查 已跟左小青离婚 (图)
·李源潮仕途倒计时 立案只在1-2月内 (图)
·独家快讯:李源潮上周六起被限制在家配合调查
·习近平布局十九大 李源潮汪洋前景不妙?
·左小青丈夫藏港,涉嫌为李源潮受贿三亿 (图)
·学者观点:习近平布局十九大 李源潮汪洋前景不妙?
·时事聚焦:夏业良、王军涛谈李源潮大秘被抓/视频
·独家:李源潮两度被中纪委约谈 到底抓还是被抓? (图)
·李源潮妻子被监视 左小青丈夫逃离大陆 (图)
·李源潮夫人现身中央音乐学院 显示被抓传闻不实
·独家:心腹大秘被抓 李源潮落马开始倒数
·视频:湖北仙桃装甲车、坦克开进,传涉李源潮利益 (图)
·李源潮真有点悬 59岁心腹大秘落马
·习近平穷追猛打江苏帮 李源潮前心腹秘书李云峰落马 (图)
·《博讯》月刊:“江苏帮”大崩盘 李源潮前途危 (图)
·调走李源潮旧部 清洗中办后中央组织部大换血
·疑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的内弟被调查 (图)
·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内弟疑被调查 (图)
·李源潮父曾任上海副市长 母亲二婚是老革命 (图)
·为什么一定要抓李源潮? (图)
·曾节明:李源潮图谋上位 习近平怒关团校
·高新:吉炳轩当年是如何进入令计划和李源潮的“团团伙伙” (图)
·余杰:李源潮的历史大势 当读《共产主义简史》 (图)
·李源潮任红会名誉会长为何令人惊诧?
·李杰人:政治与传言漩涡中的李源潮
·余杰:李源潮的好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图)
·抓令计划 扣住李源潮汪洋咽喉/郭大眼 (图)
·雷思政:习近平李源潮用人,在人才中选奴才,在奴才中选人才
·春秋戈:对令计划、李源潮的指控,打响了倒习第一枪!
·香港占中开局获胜 李源潮习近平困局将延续/吉歌
·李源潮老幕卫兴华:有一股颠覆性的势力 来头很大 (图)
·李源潮香港白皮书背叛且卖国/吉歌
·李源潮香港白皮书偷换了契约主体/ 盖戈
·草根党员死心 习近平李源潮绝症/崔晟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胡春华李源潮要新土改?富二代其实是运气好 (图)
·习近平李源潮有许多教条主义的东西/乔新生
·不“宪政”李源潮就会走向全面崩盘/蔡璟
·习近平李源潮怎指望强化维稳,乱抓人是维变了?/范鸿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