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西访民上访六年被关押六次 全家四人死亡三人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24日 转载)
    
    (维权网)我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麻街镇五星村农民杜顺宝。我儿子杜洋2009年时13岁,在麻街镇中学寄宿读书,上初中一年级。12月11日晚上约8点20分,杜洋惨死在312国道边,路过拉沙的人报的警。
    

    我当时没有在家,从做工的西安回家找娃3天,我找到商州区交警大队,区交警大队说我娃出事了。我在医院太平间见到我儿的尸体。12月24日,区交警大队让我看了商洛市公安局商州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出具的杜洋的《死因分析意见书》,认为:杜洋系被纯性外力(如车辆碰撞)作用于身体,可见重型颅脑损伤死。
    
    该案由商州区交警大队查处,在我的要求下,区交警大队人和我一起看了公路收费处的监控录像,交警并复制了监控录像,但后来说复制的录像丢失了。大约在孩子惨死一个月后,交警大队以交通肇事逃逸案立案。这时我已调查了孩子死亡的一些情况,我不同意此案由区交警大队以交通肇事逃逸案办理。
    
    我了解到的情况是,我孩子的学校有几个孩子经常向同学勒索钱,其中向我儿子杜洋要过钱。杜洋经常向我要钱。这次我儿子杜洋与另外一个也被要钱的同学离开学校,到十公里远的商州区他们的同学那里借钱。钱没借到,同去的同学先回学校了,我儿子晚上才步行回学校。我怀疑杜洋没找到钱在回学校的路上被打死了。事发现场,我娃紧挨路边白灰线内面部朝天,血迹在离娃1.5米处,路上没有刹车痕迹以及玻璃等其它碎物。娃的右眼边下有伤,全身无伤。我认为我孩子不像因交通肇事死亡的。但是商州区交警大队指导员说:这是区公安局定的,我们也没办法。打我儿子的其中一个孩子,他伯父是商洛市税务局局长。
    
    我不断地寻找商州区公安局、商洛市公安局、陕西省公安厅要求复查、复核。省公安厅在2012年8月23日下发《答复意见书》,撤消了商洛市公安局的《复查信访答复意见书》,撤消了此案以交通肇事逃逸案立案查处的决定。此案至今再没有立案查处。
    
    我老父亲因此事气死,我老婆气疯,2012年在商洛市精神病院住院看病。2013年1月1日,我到宝鸡看病。1月13日我回到商洛,到医院看老婆,医院说12日不知道谁负责,把我老婆已经火化了!我老婆精神有问题,五脏没问题,因何而死?到现在我连骨灰都没见。
    
    我上千次到陕西省公安厅找信访处夏深明主任,要求他追查责任,他说:“查啥责任?”2013年5月17日,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雷鸣放在商洛宾馆接见我,他说我的案子破不了了,最后又说让公安局去破。2013年3月18日,我找商洛市公安局,在3楼会议室,赵黎军副局长说成立了重案小组,他任组长,叫市监委、市人大监督他,按交通肇事案查。我问:肇事车辆车牌号是多少?有什么证据说是肇事?他说:如查不出来,按刑事案件查。3月底给我答复。我此后找了商洛市公安局上百次,到现在没有给我任何答复。
    
    2013年10月,我到公安部上访,11月中旬,麻街镇派出所派人将我强行带到洛南县看守所,和杀人犯在一起关了10天。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
    
    2014年1月,我到北京上访,在中南海旁边的府右街邮局给中央领导寄信访材料,商州区交警大队七八个人尾随进了邮局,不等我办理邮寄手续,就把我扭出邮局,押解回商洛,在商州宾馆软禁5天。在这次非法关押前,我就被商州区人大主任和信访局局长下令,在商州宾馆软禁了3天。
    
    2014年3月5日,我到礼泉县看病,商州区交警大队和麻街镇派出所七八个人在礼泉县招待所把我抓住,在车上给我扎的背铐拉到商州区戒毒所,关了10天。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
    
    2014年4月3日下午,我到陕西省公安厅找信访办夏主任,要求见雷副厅长。夏主任拉着我的胳膊到大门口,说:“在大门口找厅长去。”在大门口我站有2分钟时间,喊了两句:“领导我冤枉!”4月4日,我到阎良区、富平县找人了解有关案情,麻街镇派出所和交警大队的人在富平县将我抓住,拉回麻街镇,派出所人员在审问室用刑具拷问我14个小时,说我在公安厅骂厅长,扰乱秩序。4月5日,麻街镇派出所警察自己问自己答写了“笔录”,把我戴铐拉去关在戒毒所10天。4月7日。商州区公安局局长樊永生到戒毒所对我说:如果我告领导,出门让车撞死!或者被打死!如果再告领导,他把我弄死在监狱!
    
    2014年4月23日,我在北京中纪委门口,见到许多人上访,有的与保安发生肢体冲突,有个老太太被打倒在地,我上去抢救,并打120求救。一个警察叫我蹲下,把我拉到福绥镜派出所,连夜审问,凌晨3点送到西城区看守所,关了28天,没有出具《拘留证》。出了西城区看守所,就有商州区公安局和麻街镇派出所的人直接给我戴了脚镣手铐,拉回商州区关进看守所。2014年8月5日,商州区检察院人员在看守所提审我,检察官恶言恶语,我气愤地休克,被送到医院抢救。我有严重的贫血病、心脏病,在看守所看管人员指使同监室的人员每天打我,叫我擦厕所,我有三次几乎死去,三次被送到医院抢救,两次输血共八百毫升。经商州区检察院起诉,商州区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我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我儿13岁惨死,警方至今不依法公正立案,因此我父亲含恨九泉,我妻子精神失常无辜惨死死因不明,尸骨未见!一家4口,阴阳相隔!六年上访,家破人亡,遭受更残酷的打击!我现在孑然一人,痛苦万分!
    
    我现在无家可归,常年在西安、北京讨公道。我要求依法查清我儿惨死真相并追究凶手的责任;调查并追究所有贪赃枉法的公检法人员的法律责任;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
    
    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麻街镇五星村农民 杜顺宝 2016年7月24日 (博讯 boxun.com)
14520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陕西访民何发江被监控 出逃上访后失联(5图) (图)
·给习近平和彭丽媛拜年的陕西访民老乡被用囚车抓走 (图)
·诗人王藏将伊能静的捐款交给陕西访民
·陕西访民致贪官们的第二封公开信
·陕西访民在西安新城广场举行民主研讨会(多图)
·陕西访民致共产党贪官们的心里话
·陕西访民周志银因参与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刑拘后取保候审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 听任松林兄节目有感
  • 陆文:肾盂肾炎34
  • GT:这里是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 中国承诺减少对美顺差?民众忧美货售价不降反升
  •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 陆文:肾盂肾炎33
  •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科学可以告诉我们耶稣就是上帝——2018-5-18圣爱团契圣经
  • 谢选骏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 高洪明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 陈泱潮伟大的1979民主墙运动具有突破性意义的五大登峰造极重大事
  • 基督化生活圣经里教导的和睦
  • 谢选骏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 中国战略分析陈一鸣述介:“普京主义”的背后
  • 谢选骏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 中国共和党中国共和党宣言
  • 谢选骏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 曾铮Jennifer’sPhotoStories(26)-TheQuestionIAsk
  • 谢选骏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 邱国权如果“川金会”黄了,金三胖子该怎么办?
  • 谢选骏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 张成觉家破人亡林教頭-水滸人物談之三
  • 李芳敏14400012親愛的,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好像是遭遇
  • 藏人主张向歷史提交的報告
    论坛最新文章:
  • 绿色和平欧首都反空污评比 巴黎落居第七名
  • 法国扶弱势郊区黔驴技穷 马克龙换手段
  • 法国公务员罢工游行反政府改革
  • 法国人喜爱森林生活
  • 有关加计学园新文件或证明安倍在国会说谎
  • 改善德国城市空气 汽车工业责任重大
  • 扎西文色倡导藏语教育被判刑五年
  • 文在寅见特朗普能完成确保“特金会”的使命?
  • 特朗普会晤文在寅寻求解析金正恩意图
  • 法媒:解决中兴问题是北京继续谈判的前提
  • 外媒赴朝见证核试关闭 韩媒体终未能成行
  • 默克尔访华前夕刘霞家摆空城计疑“被旅游”
  • 香港律师为梁天琦求情
  • 美国恢复制裁伊朗 欧洲企业如何应对?
  • 《华尔街日报》:美国将解除中兴销售禁令
  • 王岐山任新职后首度出访 先俄后美送大礼
  • 中国轰6K战机首降南海 越南称违反越主权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