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求是》杂志副总编辑朱铁志自缢辞世
请看博讯热点:官员自杀、被杀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6月27日 转载)
     资料图:朱铁志(来源:求是网)
    《求是》杂志副总编辑朱铁志自缢辞世


    
    人民网北京6月26日电 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求是》杂志副总编、著名杂文家朱铁志,于2016年6月25日凌晨不幸辞世。全国各地杂文学会及诸多杂文家,纷纷表示极大震惊和沉痛。
    
    另据财新网报道,朱铁志系自缢身亡。
    
     【财新网】(记者 周淇隽)6月26日下午,56岁的知名杂文家朱铁志自杀辞世的消息在网络迅速传播,众多文化界人士表示震惊和哀痛。晚间人民网发布消息证实,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求是》杂志副总编辑、著名杂文家朱铁志,于2016年6月26日凌晨不幸辞世。
    
     此前十天的6月16日,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北京市杂文学会和《检察日报》社在北京召开“互联网时代的杂文创作暨老土《牛头马嘴集》研讨会”。朱铁志参加了这次研讨会,并针对杂文如何体现党性等问题作了发言。他认为“要把党性与人民性有机统一”,“写杂文好比建筑工人高空作业,要注意安全,不能从脚手架上掉下”。这是朱铁志在公开报道中的最后一次露面。
    
     据相识朋友的哀悼文章称,研讨会上,朱铁志自称重感冒,会后没有吃饭匆匆离去。6月25日,朱铁志没有上班,晚上9时许却从家里来到单位,26日凌晨1时左右在单位地下车库自缢身亡。有朱铁志的生前好友认为,朱铁志自杀的原因可能是抑郁症或者理念与现实的差距。
    
     朱铁志是吉林通化人,今年56岁。根据《杂文选刊》对朱铁志的访谈,朱铁志1969年随父母下乡,1978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1982年毕业后朱铁志被分配到《红旗》杂志社(1988年转入《求是》杂志社)工作。除了在《体育报》短暂地当了三个月的记者,朱铁志从事政治理论编辑工作达30多年。在《求是》杂志,朱铁志先后曾分管过评论部、科教编辑部、机关党委、纪委、工会、求是网、人事部、离退休干部办公室。
    
     朱铁志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在我心中,这份职业是一份崇高而神圣的事业。用我有限的智慧和能力为党的理论宣传事业略尽绵薄之力,通过自己笨拙的笔触努力阐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努力回答干部群众普遍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为人民的利益鼓与呼,感到自己的人生价值与党的理论宣传事业,与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找到了结合点,为此感到踏实和自豪。”
    
     朱铁志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被称为“当代中国杂文界的中坚力量、中青年杂文作者的领军人物”,曾获鲁迅文学奖、中国新闻奖以及中国报纸副刊年度金奖。据报道,朱铁志迄今为止,创作了近2000篇杂文,出版杂文集和散文集17部。
    
     朱铁志在不同场合均表达过,“作为知识分子,最可怕的是缺乏独立人格、独到见解、独特表达”。在给友人的信件中,朱铁志曾对当前一些人有意无意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向意识形态争辩感到忧虑,他认为这种做法如果不是出于对既定话语的迷恋、对自己一生得益于此道的迷恋,起码是对大势研判的糊涂。在他看来,意识形态的争辩固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但相比之下,改革发展问题更加重要,特别是教育、医疗、就业、住房、养老、保险等一系列群众普遍关心的民生问题更重要,严重影响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互信的腐败等问题更重要。“当下中国的主要矛盾并未改变,这就决定了坚持改革开放的大方向不能变,坚持‘不争论’、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的策略不能变。”他写道,“说一千道一万,现实问题不解决,意识形态的苍白争辩只能越争越混乱,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互信只能越来越低”,“民众的现实利益问题不解决,所有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都将变得苍白”。
    
     对于网络舆论生态,朱铁志认为,互联网不仅事实上突破了主流意识形态对话语的简单垄断,形成了民意表达的特殊渠道,而且深刻影响了当代中国政治生态的总体平衡,悄然改变着国人的思维方式、工作方式、表达方式。“其积极意义,眼下只是初露端倪;其长远影响,有待时日观察、感受、理解。在此其间,众声喧哗、鱼龙混杂,亦属大变革时代的正常状况。”他强调,社会进步的总体方向不能背道而驰,不能任由狭隘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假借正统意识形态的名义随意泛滥,也不能有意无意之间怂恿、纵容非理性的政治表达代替理性思考、宽容精神,更不能误判形势、企图重温旧梦、让文革余孽沉渣泛起。
    
     据了解,求是杂志社将于6月27日召开会议研究朱铁志的后事问题。
    
    朱铁志(1960-2016.06.25), 吉林通化人,中国共产党员, 著名杂文家,曾任《求是》杂志副总编、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历任《红旗》杂志编辑,《体育报》记者,曾任《求是》杂志编委,编审,现为《求是》杂志副总编,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理事。著有杂文集《固守家园》、《自己的嫁衣》、《思想的芦苇》、《被亵渎的善良》、《精神的归宿》、《浮世杂绘——小人物系列杂文》、《你以为你是谁》、《克隆魂》和散文《俺也承个诺》等。曾主编《20世纪中国幽默杂文》、《中国当代杂文经典》、《1998年中国最佳杂文》、《1999年中国最佳杂文》、《2000年中国最佳杂文》、《2001年中国最佳杂文》、《2002年中国最佳杂文》、《中国杂文大观》(第四卷,合作主编)、《真话的空间》。 (博讯 boxun.com)
24815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 《意義通訊》之16,關於“中等收入陷阱”的陷阱
  • 中共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来发动内战-2
  •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 走!跟着毛澤
  •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 AnnouncementoftheEstablishmentoftheChinaAnti-TortureAl
  • VOA连线:中国反酷刑联盟成立,向酷刑说“不”
  •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 博客最新文章:
  • 东方安澜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 拈花时评拈花一周推
  • 上海维权网上海访民丁德元:民有苦,谁之过?(一)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 牧草地謝松齡:變容與毀容
  • 曾节明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14期)
  • 中国控诉欠债不还钱、杀人不偿命已成中共特色(特权)的潜规则
  • 曾节明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 家庭教会圣经告诉我们除耶稣之外别无拯救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750)
  • 曾节明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 绁峰憡涓浗鎴戜滑涓轰粈涔堣鍗曞崟鍦颁俊浠拌剁ǎ鍩虹潱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起義啦!天快亮了!還我河山!
  • 陈泱潮地球大劫与生态轮回的证据:史前17大惊人秘密科学至今无解
  • 安田红教绿教和白教,一丘之貉教
    论坛最新文章:
  • 如何解决朝鲜的核武以及导弹威胁问题
  • 丑闻缠身的梁振英能向政协副主席迈步?
  • 智库建议北京派员当香港政治顾问 评论担忧
  • H7N9禽流感病毒呈抗药性惹关注
  • 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举行颁奖典礼
  • 法国同学眼中的金正男
  • 勒庞指责媒体“歇斯底里”为马克龙助选
  • 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今天访美
  • 韩国总统朴槿惠弹劾案最终庭审今天举行
  • 金正男身中剧毒20分钟内痛苦丧生
  • 刘士余:金融大亨距离金融大鳄仅半步之遥
  • 《外参》:中国富豪2017版黑名单
  • 马来西亚卫生部:金正男死因被确认
  • 特朗普何以向媒体叫战?
  • 塔利班领袖呼吁阿富汗民众开展“植树运动”
  • 大热门《爱乐之城》今夜能否横扫奥斯卡?
  • 伊朗总统鲁哈尼被透露将争取连任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