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迷信官员众生相:佛龛下私藏近百张淫秽光盘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28日 综合报道)
    
    
(蒋尊玉贪腐过亿元。图片来源:新华社)
    
    据今天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湖南省株洲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清纯迷信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原本还算是名学者型官员,博览群书,但自从信佛后,只看佛书,每年必到四大佛教名山拜一遍,每到所谓的观音“生日”,他必一天吃斋,甚至到后来,每天出行都要算一卦,看看往什么方向走“吉利”!
    
    据新华社报道,近年来,至少近20名地厅级以上落马官员迷信鬼神、风水。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v)记者梳理了11名落马官员,发现其相信风水,求神拜佛无外乎与仕途升迁、个人保权、贪腐后希望神明庇佑有关。

统计:5.6%的县处级公务员相当迷信
    
    2007年由《民主与科学》出版的《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养调查报告》就显示,47.6%的县处级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现象。此外,一半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多少都存在相信求签、相面、星座预测和周公解梦4种迷信的情况。
    
    《调查报告》显示,县处级公务员自称相信“相面”这种迷信形式的比例最高,为28.3%;自称相信“周公解梦”的人数比例为第二,为18.5%;自称相信“星座预测”的比例为13.7%;自称相信“求签”的县处级公务员人数比例最低,为6.0%。值得注意的是,其中5.6%的人对4种迷信现象和“灾难预测”持“很相信”和“有些相信”的态度。也就是说,有5.6%的县处级公务员相当迷信。
    
    与2005年发布的《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报告》中有关数据相比,县处级公务员不相信迷信的比例仅比公众高出6.1个百分点,其中县处级公务员相信相面的比例甚至略高于公众。记者根据公开报道整理出来以下几种迷信的原因,无不跟权钱有关。

升迁:何时“潜逃”也征求大师
    
    “河北第一秘”李真28岁即成为河北省委第一秘书,34岁就成为全国最年轻的正厅级国税局局长,2000年因受贿上千万元被执行注射死刑。据媒体公开报道,在李真在仕途升迁过程中,曾多次找“大师”算命,卜问仕途,高兴时候还会给予大笔钱财奖励。
    
    在获悉中纪委要对他实行“双规”前,他就做好了半夜里出逃的准备,李真事先征求“大师”的意见:我近日有灾祸吗?大师答:“没事,你有贵人相助的”。李真信以为真,第二天就接到通知,让他下午到省委“开会”,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经常请“大师”来替自己测算“前途”。一次一个“大师”说,胡有当副总理的命,只是还缺一座“桥”。欣喜若狂的胡建学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增加一座桥的办法,下令本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线,莫名其妙地穿越一座水库,最后在水库上修起一座大桥,以完成“功德”。大桥建成后,胡建学将其命名为“岱湖桥”。不过,他事发入狱后,老百姓给大桥改了个名字:“逮胡桥”。
    
    原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唐见奎,为求不断升迁,经常找“大师”问计。他最崇拜的“大师”是南岳衡山一座小庙里的一名和尚,因为这名和尚曾“算准”了他职务升迁过程中的几件大事。为此,他大笔一挥,拨出200万元的财政专款,修了一条通往这座小庙的水泥路。
    
    1996年,河北省原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到河北任职后,因认为仕途已到顶点而产生了心理不平衡。在“大师”殷凤珍的鼓动下,丛福奎在家里设了佛堂和道台,每月初一、十五都要烧香、念经、打坐、拜佛。为了得到神的“保佑”,他还在被褥下铺了五道佛令,在枕头下压了五道道符。“布阵”完毕后,他与殷凤珍狼狈为奸,打着做佛事、善事的幌子,多次向私企老板收取钱财,累计多达1700余万元人民币。

保权:人事任免均救助大师
    
    据新华社报道,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兼法制办主任武志忠把家里一间屋子专门装修成佛堂,供奉了近百尊大大小小的佛龛、佛像、佛塔、佛画,把念经拜佛当作每天必修功课。但在供奉佛像的柜子下面,竟存放着近百张不堪入目的黄色淫秽光盘。
    
    深圳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蒋尊玉涉嫌贪腐过亿。办案人员发现,蒋尊玉家里专门有一间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但书柜里不见一本书,摆的全是烟酒、玉器、古董、字画。
    
    江西省政协前副主席、省委统战部前部长宋晨光与王林私交甚笃。媒体报道称,王林不仅是宋晨光在问神算卦方面的“大师”,更是其高级顾问。宋晨光在官场事务和人事任免方面都要征求“大师”的意见。据悉,宋晨光仕途上能一路高升并获“带病”提拔,他自认为跟极力推崇鬼神之说及风水玄学有很大关系。

庇佑:做贼心虚求平安
    
    2013年7月8日,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刘志军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起诉书中提到,刘志军是一个迷信的人,这也已成为铁路系统圈内公开的秘密。为求“平安”,刘志军长期在家烧香拜佛,还在办公室里布置了“靠山石”。一些项目的开工竣工,刘志军都会请“大师”选择黄道吉日。
    
    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0号院,原铁道部大院门前有一对石狮子,据称也是刘志军在2008年4月28日之后将它安放在门口的,目的是驱邪震祟。
    
    徐国元在担任赤峰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单独或伙同妻子李敏杰,先后收受钱物折合人民币1048万余元。堕入腐败深渊后,他试图靠祈求神灵保佑,来获得心理上的安慰。他在家中常年供奉神龛,日日烧香拜佛,每次收到钱款,都要在神龛下面放一段时间,祈求不要被发现。他隐匿赃物的箱包也极为讲究——四角各放一捆钞票,中间放一尊金佛或菩萨塑像,以求“四平八稳”。
    
    深圳市社保局原局长邱其海,在1994年上任后的四年时间内,先后收受人民币79.999万元、港币2万元的贿赂。据透露,邱其海自从收受第一笔贿赂后,就开始求神拜佛,只要见到庙宇,就会进去烧香磕头。而且,每次听到警笛声,他都会赶紧念叨几句“菩萨保佑”。
    
    被查处的海南省屯昌县工商局原局长吴岩,先后6次向原海南省工商局局长马招德行贿20余万元,而他对求神拜佛也情有独钟。为了方便参拜,他在家里布置了两个佛堂,每个月都要领着亲信,一道虔诚地参拜菩萨,祈求自己的腐败罪行不要曝光。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37720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请习主席放刘晓波出国治病(补发)
  •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 哀悼空心房
  •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 从本质上说中美这两种文化和制度是势不两立的
  •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 牟传珩:全球华人北京联合大诉讼——“‘工龄归零’受害群
  • “客观”就是“他视”
  • 《失踪人民共和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宋时雨时雨解读政局
  • 谢选骏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152期)
  • 李芳敏14400017我的神啊,我知道你察驗人心,喜悅正直;至於我,我以正
  • 谢选骏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 陈泱潮12、百年後,历史将对习近平作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盖棺论定
  • 谢选骏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 独往独来茅台妹妹|谁喝掉了大饥荒年月的两千多吨茅台酒?
  • 上海维权网【视频】中央电视台郭文贵纽约台
  • 谢选骏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 生命禅院从人到仙的八大觉悟——《智慧篇》九十三
  • 谢选骏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75)
  • 郑恩宠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 点滴人生政治偉人
  • 藏人主张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
  • 雷声北京大兴屠杀事件的背景/遇罗文
    论坛最新文章:
  • 柬反对党遭解散 东南亚民主式微
  • 哈里里的两个孩子留在利雅得
  • 津巴布韦政局突变 总统穆加贝职位难保
  • 郭文贵诉讼缠身 法律事小但时间金钱挑战大
  • 法国一警察遭分手 杀三人重伤女友后自杀
  • 默克尔组阁最后一搏 难民问题仍胶着
  • 法南部核放射云已飘走 俄否认核电站出事
  • 法执政新党首引毛名言百花齐放呼吁新风
  • 津巴布韦穆加贝被开除出党 前副总统任党首
  • 朝鲜外相李勇浩启程访古巴
  • 日本扩大自卫队非洲据点 提防中国海外基地
  • 王毅:罗兴亚 缅孟对中国手心手背都是肉
  • 北京大兴新建村遭遇大火导致19人丧生
  • 超前法例 北欧航空主动在港设集体谈判权
  • 《驯马》获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电影节大奖
  • 英车手赫加迪魂断澳门 赛事中止
  • 香港考虑从缅甸引入家庭佣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