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5日 来稿)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按:(维基)高智晟(1964年4月20日-),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人,生于陕西省榆林市佳县葫芦镇小石板桥村的窑洞,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于1996年起执业即长期替弱势群体维权,曾经代理多宗民众维权案件控告地方政府,获中国司法部选为“中国十佳律师”,被誉为“中国良心”,美联社指其为“中国维权律师界的领军人物”广受尊敬,被滕彪等中国法律界人士称为“中国维权运动的先行者”、“中国全民维权意识觉醒的引领人”因此遭受当局最严厉的迫害。

高智晟曾经多次被中国共产党、610办公室以黑社会手段骚扰,经历了"难以言表的酷刑"迫害。博讯得到下面这篇极其珍贵的纪实文字,是高律师本人对自己惨遭迫害的真实记录:
    
    我费尽周章终会面世的文字,将撕去今日中国许多东西的人相,露出「执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肠本色。当然,这些文字亦势将给今天共产党在全世界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带来些许不快、甚而至於难为情——这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内心对道德及人类良知价值还存有些敬畏的话。
    
    今天,暴富起来的共产党,不仅在全球有了越来越多的「好朋友」、「好伙伴」;而且把「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这种颠倒黑白的口号喊得气壮如牛。对中华民族人权进步事业而言,这两者无一不是灾难性的。
    
    2007年9月21日夜20点左右,当局口头通知说让我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谈话。行在路上,我发现较往常比有了些异样,平时贴身跟踪的祕密警察们拉开了较远的距离。行至一拐角处时,迎面扑来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后脖胫处被猛然一击,眼前感到整个地面飞速向我砸来,但我并未昏迷。接下来,感到有人揪起我的头发,迅速套上了黑头套,被架上了一辆凭感觉是两侧面对面置有座椅而中间无椅的车上。
    
    我被压迫趴在中间,右侧脸著地,感到有一只大皮鞋猛然踩压在我的脸上。多只手开始在我身上忙碌,由于他们对我一家的绑架频繁,故而照例在我身上未搜得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但我感觉到了此次与以往绑架的不同。绑架者抽下了我的皮带将我反绑,我趴在车中间,估计著有不低于四个人的脚踏在我的身上。大约四十分钟左右,我被拖下了车站立著,裤子已掉至脚脖上的我被推搡著进了一间房屋,此前一直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
    
    我的头套猛然间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时,辱骂和击打开始了。「高智晟,我操你妈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几个,先给丫的来点狠的,往死里揍丫的」,一个头目咬呀切齿吼叫道。这时,四个人手执电警棍在我头上、身上猛力击打,房间里只剩下击打声和紧张的喘气声。我被打得趴在地上,浑身抖动不止。
    
    「別他妈让丫的歇了」,王姓头目吼道(后来得知之姓王)。这时,一名个头一米九以上的大汉抓住头发将我揪起,王姓头目扑过来疯狂抽打我的脸部,「操你妈,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妈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给丫的扒了」。我迅速被撕的一丝不剩。「让丫的跪下」,随着王姓头目的一声吼叫,后小腿被人猛击两下,我被打扑跪在地上。大个子继续揪住我的头发迫逼我抬头看着他们的头目。这时,我看到房子里一共有五人,四人手持电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带。
    
    「你丫的听着,今天几位大爷不要別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实话告诉你,现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间的事啦,现在他妈的已经完全变成个人之间的事啦,你丫的低头看一看,现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没有,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你他妈一会就会明白这水从那里来」。王姓头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开始电击我的脸部和上身。「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
    
    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我这时才明白「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之意。
    
    这种深更半夜折磨人的活计对折磨者似乎也不轻松。天快亮时,他们有三人离开房间。「给丫的上下一道菜,呆会来换你们哥俩」。王姓头目示意留下的俩人将一把椅子搬至房中间,将我架起来坐在上面,这时,其中一人嘴里叼上了五支烟,用火点着后猛吸几口,另一人站在后面用力抓住我的头发,压迫我低下了头,另一人开始用那五支烟熏我的鼻子和眼晴,这样反覆多次。他们做的很认真,也很有耐心。待到后来,我除了能偶然感到泪水流下来滴在大腿上的感觉外,已完全不再在乎眼前这俩个人的忙碌和我有什么联系。过了约两小时左右,进来两人换下辛苦用烟熏我的那俩位。我的眼睛肿胀得什么也看不清。
    
    新进来者开口说话了:「高智晟,耳朵现在还能听到吧?算你点背,这帮人都是长年打黑除恶的,出手狠著呢。这是这次上面专门精心给你挑选的,我是谁你听出来了没有?我姓江(音),你去年刚出来时跟你去过新疆」。「是山东蓬莱的那位吗?」我说。「对,你记忆不错,我说过,你早晚还要进来,上次去新疆我看你那个样子,我就知道你再次进来是早晚的事,你看你在警察跟前目空一切的德性,不让你再进来长点记性能行吗?给美国国会写信,你看你那一付汉奸德性,美国主子能给你什么?美国国会算个屌。这是在中国,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算个屁,要你的命还不像踩死只蚂蚁一样?不明白这点还出来混,你要敢再写那些狗屁文章,政府就得表明个态度,这一晚上你该明白了吧?」江不紧不慢地说。
    
    「你们这样用黑帮手段残忍地对待一个纳稅人,今后有何颜面面对十几亿国人?」我问他。「你就是个挨打的东西,你心里比谁都明白,在中国纳稅人算个狗屁,別他妈口口声声纳稅人纳稅人的」,江正说着,这时又有人走进来的声音。「甭他妈的跟他练嘴,给丫的来实在的」,我听出来者是王姓头目。「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準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啰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簽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著。我他妈想起来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一个臭外地人,你丫的在北京张狂什么呀,哥几个再他妈练丫的」。
    
    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的出汗缺水及饥饿有关。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剥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这样的折磨持续到第三天下午时,我至今不知当时那里来的巨大力量,我怎挣脱他们,一边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边猛地撞向桌子。我当时大叫孩子名字的声音今天回想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声极其凄远及陌生。但自杀未能成功。感谢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我的眼睛撞得流血不止,我倒在地上,至少有三个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脸上。他们大笑不止,说我拿死来吓唬他们是提著耗子吓唬猫,这样的事他们见得太多啦。他们一直继续残忍地折磨我到天黑,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能听得出,折磨我的人轮换着吃完饭后聚齐。其中一人走至我面前抓住头发将我揪站起来问:「高智晟,饿不饿?丫的说实话」。答曰:「饿得快要不行啦」。「想不想吃饭!得说实话」,之又问。我又答曰「想吃」。话落,不低于十几个耳光的一阵巴掌打得我一头栽倒在地。有一只脚踩在我的胸上,我的下巴被电警棍猛击一下,打得我疼得大叫。这时,有一根电警棍塞到我的嘴里,骂声也一同而至:「你丫的头发怎么这么不经揪?看看丫的这张嘴和別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要吃饭吗?
    
    饿,丫的配吗?」但电警棍塞进嘴里后并没有用电击我。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么没废掉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別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 」,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几个,怎么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著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那里,人的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名女子「私通 」,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直到天亮,我被抓着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簽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我出来后得知,就在第二天,孙*处长即把他们「掌握的」我乱搞男女关系「实情」告诉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诉之:其一,在给高智晟的为人下结论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帮助;其二,若过去纵有其事,在自己眼里,他实在还是那个写三封公开信的高智晟)。
    
    经这次折磨后,我几乎时常处在没有知觉的状态中,更多的是没有了时间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一群人正準备再次施刑时,突然进来人大声喝斥了他们,让他们都滚出去。我能听得出,来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长,此前我多次见过之。至少在我认知的层面上对之有好感,人较为开明、直率,对我和我全家有过一些保护。当时我的眼睛不能睁开,但我整个人已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听得出他也很愤怒,找了医生给我作了检查,说他也很震惊,但说这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
    
    我问他谁的意思能如此无法无天,支吾以对。期间,我要求送我进监狱,或送我回家,他没有作答。最后他将折磨我的人叫进来声斥了一阵,命他们给我买衣服穿,晚上必须给我提供被子,必须给我饭吃。并答应尽全力为我去争取或回家,或进监狱。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7119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得悉郭飞雄再移囚黑帮监狱 高智晟律师致信郭姐姐
·2016春节前访耿和:高智晟近况 (图)
·高智晟律师疑因再度撰文无法在弟弟家过年 (图)
·高智晟:公布三个月前被逼离开榆林时的一段文字
·高智晟不准到弟弟家中过年
·高智晟在榆林行动受限 屡遭骚扰 (图)
·高智晟律师再遭中共当局昼夜骚扰 ,一日数次遭到暴力推操辱骂 (图)
·与高智晟律师同天宣判:律师浦志强该当何罪? (图)
·饱受酷刑折磨愈加坚强,耿和说高智晟用生命做事情 (图)
·高智晟手机解禁 写网帖解释帮大哥卖红枣
·高智晟律师:感谢大家在大哥卖红枣事上予力助
·郭飞雄要求改判无罪 高智晟软禁中发声再遭屏蔽 (图)
·高智晟为郭飞雄发声后失联
·高智晟因撰文声援郭飞雄遭打压 通信受阻目前失联 (图)
·高智晟发表声援郭飞雄文章后失联 手机被关机 (图)
·高智晟最新谈话视频:对酷刑毫无畏惧
·视频:维权律师高智晟继续遭受迫害
·国保闯高智晟家 阻到西安医牙 (图)
·高智晟欲赴西安看牙被公安阻挠 基督教人权机构提出谴责
·高智晟看牙医屡受阻 近况堪忧 其妻耿和呼吁关注 (图)
·高智晟:共产专制是最恐怖的毒疫苗
·高智晟:野蛮暴行成了唯一的秩序
·高智晟:倘使习近平说的是〞媒体必须姓人民〞怎样
·高智晟就黎小龙一家罹祸于国际社会的紧急呼吁
·高智晟:万喙息响不意味着天下太平
·高智晟:极权政治盛产人格变异种一读龙应台文有感
·高智晟:新年献词——兼作拜年致词
·高智晟:消灭普世价值于疯犬吠日无异
·高智晟:谈点关涉钓鱼岛的技术问题
·高智晟:对于中共“2017年崩亡论”的简单释惑
·高智晟:再声援郭飞雄
·高智晟:人脸背后的鬼相——习共反腐漫谈
·高智晟:当局末日临到,写在赵威等良心犯被捕之际
·黄燕:写给高智晟律师的求援信
·高智晟:在这民族历史空前巨变中证明自己的价值
·高智晟妻耿和:再艰辛的逃亡路,也比回去好得多 (图)
·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九期:高智晟有我没共(产党)有共(产党)没我精神万岁 /杜阳明
·春秋戈:高智晟是检验习近平英雄还是流氓的试金石!
·巴克:希望高智晟能摆脱控制 为刘晓波祈祷
·还民主斗士高智晟人权自由/杜阳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