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又一宗“躲猫猫” 甘肃甘谷在押犯被同监犯打死
请看博讯热点:暴力执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7日 转载)
    
    
    又一宗“躲猫猫” 甘肃甘谷在押犯被同监犯打死


    
    2012年3月19日,甘谷县政法委书记邵宏伟等在看守所内。(甘谷县政府官网)
    
    又一宗“躲猫猫” 甘肃甘谷在押犯被同监犯打死


    2014年9月5日,天水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王德带等在甘谷县看守所内。(甘谷县政府官网)
    
    甘肃甘谷县一名盗窃犯在看守所内被其他囚犯殴打致死20多天后,大陆传媒周二(16日) 将事件曝光。当地检察院称已立案调查。据本台记者调查,从2009年轰动全国的“躲猫猫”事件后,监狱和看守所非正常死亡事件持续发生, 但被披露的仅是冰山一角。(卡帕/何山 报道)
    
    重庆的上游新闻周二报道,网传甘肃省甘谷县看守所在押人员马容易被同监室5名人员群殴致死事件,已从甘谷县检察院得到证实。
    
    上游新闻援引甘肃律师张维林周一(15日)的微博称:去年12月21日早上,马某遭在押人员谢某某等5人的训斥和殴打,其后马某因伤重抢救无效死亡。
    
    报道指﹐死者马容易47岁,死前一个多月因涉嫌盗窃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参与围殴的5名在押人员,分别因涉嫌贩毒、杀人、盗窃,先于马容易入监约半年。
    
    律师张维林律师向本台确认有关消息﹐表示因为死者马容易没有直系亲属出面追讨真相,所以外界也就无法知道更多细节。他听说公安局给了死者表姐几万块钱,让其将死者的遗体领回去埋葬了。
    
    他说:大概是12月21号吧,吃早饭的时候,在押人员4、5个人打了(马容易)应该有20分钟左右吧,昏迷之后死在床上。据说死者本人没有任何亲属,父母已经去世了,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之类的,然后是他的一个表姐在处理。公安局就掏了几万块钱吧,表姐就把人带回去安葬了的,就这样一个过程。因为没有亲属啊,肯定很多事情别人也就不知道。甘谷这样的县城小看守所啊,正常的话羁押的人也就4、50个人,管理上肯定是有一些问题的。
    
    张维林还表示,事情发生后,当地警察认为,因为是犯人打死的,不会对公安局和警察有什么影响。他对警察的这种看法感到吃惊,发了一条微博,才披露了此事。目前此事已被认定为看守所警察渎职。
    
    他说:我之前在那个地方办过一次案子,一次会见的时候,门卫跟我冲突,我当时就找驻所监察室,准备去投诉他们,但是驻所监察室里就没有一个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就只有跑到检察院去投诉那个事情,给我没有过任何回复。这个事情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刚好和一个刑警一起聊天的时候,刑警说不是我们警察打死的,只是人家被押犯人打的。对我们公安局呀,对谁都没有任何影响。可能是认识上的问题吧,然后我就发了一条微博。据说现在有几名警察涉嫌渎职罪都被检察院立案侦查了。
    
    本台记者致电甘谷县检察院,该院控诉科一位检察官称,此事已经由该院反渎局侦办,但她没有回应为何20多天外界才通过一条微博偶然获悉。
    
    她说:这个事情现在都知道了呀,这个案子过来就不经过我们,它直接就到反渎局去了,它是检察院的一个部门。正在立案侦查的,侦查是需要时间的呀,我都跟你说了。
    
    自2009年云南晋宁县看守所押人员李荞明遭同监人员毒打死亡的躲猫猫事件后,中国官方下发通知,称要加强监所管理,杜绝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但据本台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09年初躲猫猫事件之后,被媒体披露的就有31起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但这还仅仅是冰山一角。
    
    据中国最高检察院2009年4月17日召开的电话会议披露,当年前4个多月,一共接到看守所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报告15人,其中7人被殴打致死,3人自杀,2人死于事故,3人待查。但迄今为止,在该时段内获公开披露的死亡案例仅有4例。
    
    附:“躲猫猫”事件之后,中国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案例:
    
    2009年2月8日,昆明晋宁县看守所羁押人员李荞明遭同监在押人员殴打死亡,狱方称系“躲猫猫”时意外死亡。
    2009年2月16日,保定市顺平县看守所在押人员翟军保死亡。
    2009年3月23号,20岁的温龙辉在看福州第二看守所死亡,官方称因为从床上摔下来,属于猝死或病理原因。
    2009年3月26日,李文彦在江西九江看守所死亡。看守所称李文彦是在半夜做噩梦后突然死的,而其额头上的几处青紫伤痕,可能是与狱友玩“弹额头”所致。家属要求看监控录像,看守所称因电脑硬盘故障,部分录像无法查看。
    2009年6月21日,在押人员桂保亮在怀宁县看守所带著刑具身亡。网友称倒剩饭死。
    2009年6月23日43岁的张开荣死于浙江诸暨市看守所,耳朵、右肩、下身均发现有伤。参与处理此事的诸暨市纪委等部门称死者属正常死亡,并给予家属4万元“安抚金”。
    2010年2月21日,河南省鲁山县王亚辉的男青年在看守所内遭刑讯逼供死亡。网民称“喝开水死”。
    2010年3月2月17日,浙江武义县看守所一在押人员在羁押期间死亡,当地警方称其可能是睡觉时心脏骤停致死。
    2010年4月7日公安县看守所,薛某系溺亡在洗脸台水池里。网友称为“洗脸死”。
    2010年11月25日凌晨,茂名市看守所一名在押人员戚某突发急病,经送医院救治无效死亡。
    2010年12月11日,江西宜春市袁州区看守所在押人员邹生怀突然死亡。
    2011年5月15日,四川合江县看守所在押嫌疑人员钟某突然死亡。
    2011年5月29日,广西博白县看守所欧某遭同监人员殴打死亡。
    2011年8月30日,湖北石首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姚俊开非正常死亡。
    2011年12月1日,电白县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在押人员刘训突然死亡。
    2012年6月6日,中国湖南工人运动领袖李旺阳被发现在邵阳市大祥医院内上吊身亡,引发全球性的抗议。
    2013年1月4日,宝安区看守所周华芝死亡,死前体检正常。
    2013年1月18日,深圳龙岗区看守所一名在押人员赖宏胜突然死亡。
    2013年8月21日,河南滑县看守所在押人员吴粉菊突然死亡。
    2014年1月1月,异议人士的父亲薛福顺在被拘押期间从一栋政府大楼上跌下死亡。
    2014年10月15日,湖南新宁县看守所在押人员牛华军入所后不到三天离奇猝死。
    2015年2月19日,浙江像山县看守所在押人员李某在监室内突然昏倒,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5年3月24日,在宿州市看守所,在押人员徐孝祖被发现缢死在询问室栅栏上。
    2015年4月6日,广东普宁市看守所在押人员罗某荣突然死亡。
    2015年7月,四川省知名藏人政治犯丹增德勒仁波切(Tenzin Delek Rinpoche)在服无期徒刑时神秘死亡,终年65岁。
    2015年8月6日晚,湖南衡阳市白沙洲二看守所在押人员李炳华突然死亡。
    2015年8月23日,黑龙江省庆安县张艳会在庆安县看守所死亡。
    2015年8月31日大荔县一名涉嫌抢劫疑犯在该县看守所刑事拘留羁押3天后死亡。
    2015年9月12日,因赌博被羁押的叶某兰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内突然死亡。
    2015年11月4日,异议人士张六毛死亡在广州天河看守所突然死亡,官方称系重病死亡,但拒绝家人探望遗体。
    
    來源:RFA (博讯 boxun.com)
32104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江苏省长季允石躲猫猫「不太清楚」落马弟弟季允丰
·问题官员违规复出频遭质疑 被指与舆论躲猫猫
·上海市民公祭维权英烈沈勇 韩正杨雄躲猫猫
·知名网友边民被拘 曾在躲猫猫事件中表现突出
·厦门2名外国人摆摊4个月 与城管玩“躲猫猫”
·苹果拒不执行三包追踪:“躲猫猫”拒不回应
·四川两女孩钻进木箱“躲猫猫” 被发现时尸体已腐烂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陈维健
·孔夫子躲猫猫:天安门广场孔子塑像被悄悄移走/武振荣
·从「躲猫猫死」到「盖被死」/李平
·袁腾飞的公开信:不论是开除、拘禁、、躲猫猫,我都会平静面对
·地价跑赢房价 政府还在“躲猫猫”
·高福生:官员自杀或被自杀 真相不能躲猫猫
·“躲猫猫案”:轻判狱警值得商榷
·通钢大起义力量大 王珉韩长赋躲猫猫/萧武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刘逸明:陈良宇在监狱里玩不玩“躲猫猫”?
·京城持续“高烧” 如何“躲猫猫”
·盘锦执法者,怎能是“躲猫猫”的变形金刚
·刘逸明:公安机关不能这样“躲猫猫”
·秦耕:躲猫猫事件中的官民博弈—三评丹凤县公安局躲猫猫事件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江西再现躲猫猫,公安局长应下课/吴佩奋
·董继勤:北京“躲猫猫”(图)
·吴佩奋:江西再现躲猫猫,公安局长应下课
·看守所内“躲猫猫”离奇死亡:中国网民痛批云南荒唐闹剧
·说说“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报告/武文建
博客最新文章:
  • 謝田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 吴倩耶稣基督: 一旦“警告”发
  • 刘蔚海归的出路在于归海
  • 台湾小小妮邱議瑩、李永得:狗官夫妻、不配領台灣納稅人的血汗錢:只
  • 大字报【视频】中国访民创“群狼战术”围、追、堵、截海外中共官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64)视频
  • 藏人主张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 尾生诗歌尾生随笔:《郭文贵与他的魔戒》
  • 廖祖笙廖祖笙: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吕千荣的博客廣東韶關練溪托養中心堪比纳粹集中营3年死亡400餘人
  • 陈泱潮【习川会】咨议:就重构中美韩朝新关系,谈中共国民主化新
  • 匣子说话GT:川普是好样的!(二)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國之國軍的文曲星:歷史小說家高陽
  • 观察韩尚笑在微信群的即兴讲演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63)视频
  • 藏人主张《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