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州日报:“全国第一拆”该谁来买单?
请看博讯热点:拆建GDP-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10日 转载)
     来源:广州日报
    
     2011年底,天津水岸银座开盘后曾一度连夺销售冠军的头衔。它的开发商与名门广场一样,是在津城“红极一时”、现已身陷囹圄的赵晋——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之子。目前,赵少麟被立案侦查并被采取强制措施。而3座超高层公寓恐成全国第一拆(12月9日《中国青年报》)。

    
    这3座超高层公寓不得不拆除,因为项目公司资金链已经断裂、施工无法继续,已建成高楼还存在擅自更改规划、严重的“偷面积”等问题,以及更为严重的安全隐患。所以,拆楼才是对社会最好的交代,也是对全体业主的切身利益负责。
    
    可是,花一生血汗钱购买此楼商品房的业主已经倒了大霉。而超高层公寓难以估量的拆除费用最终由谁来买单,也充满了疑问。很有可能的是,天津当地将被迫为此公共资金兜底,这也意味着每个天津纳税人间接为这座不是烂尾的烂尾楼掏了一笔钱。
    
    因此,再来探究当初这几座超高层公寓如何突破层层管理防线,由不可能变成可能的过程,依然具有足够的社会价值。从这3座超高层公寓身上,公众能看到的是当某种掌握于少数人的权力不受任何制约时,就能肆无忌惮地突破法律法规、审批程序,让身负职责的监管者俯身臣服于个别人意志,也将公共安全与民众切身利益捆绑在3座从一开始就丧失了“地基”的危楼之下。
    
    这是注定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第一拆”。“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段先人的教诲放置在今日丝毫不曾过时。看似再牢不可破的权力和金钱联盟,再狂妄无畏的所谓高官富豪,在反腐法治不断推进下都会被推上审判台,接受司法和民意的拷问。然而,由此付出的社会代价实在太高了,赵少麟赵晋父子的所作所为,固然让自身面临牢狱之灾,却也让数以千计的购房者沦为直接受害者,眼看着自己耗费一生积蓄所买的公寓化为废墟瓦砾,让数量更广泛的当地民众在忍受了3座超高公寓沦为世界笑柄的耻辱之后,还要承受为拆除费用买单的二次伤害,他们又何其无辜!
    
    3座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楼建成了,如果没有后来的东窗事发,可以想见赵晋将获得多少暴利。如今,赵晋触犯刑律被抓,更多的损失却转嫁到了购房者和民众身上,这固然是反腐必经的阵痛,却也提醒着监管者,如何更好地扎紧制度笼子,让反腐之后更深入的倡廉理念,切实嵌入到日常监管的每个环节,绝不轻易让赵少麟赵晋之类人可以轻易越界、胡作非为,不再让一座座问题百出的高楼拔地而起,让问题楼房拆了建、建了拆,是中国走向法治化的长远命题。如果真能如此,民众为“第一拆”所付出的代价才算是有所补偿,反腐倡廉的制度改革才称得上终有所成。 (博讯 boxun.com)
2109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赵晋天津65层高楼刚建好就被拆 恐成全国第一拆 (图)
·赵晋名下一楼盘或将拆除 退房退款程序已启动 (图)
·7名落马省部级官员出入私人会所 与赵晋关系密切 (图)
·周本顺之子或涉赵晋案 周妻将赵晋当儿子看
·江苏原常委赵少麟之子赵晋的房产帝国 (图)
·赵少麟之子赵晋全传全传(济南篇):金碧辉煌的火药桶 (图)
·财新网揭秘赵少麟之子赵晋(“赵衙内”)的房产帝国 (图)
·财新网:赵少麟之子赵晋(赵衙内)的奸商土壤
·赵少麟之子赵晋全传(天津篇):海河之畔的房产大佬 (图)
·赵少麟之子赵晋全传(南京篇):父荫下的原始积累
论坛最新文章:
  • 文习会 韩中共同呼吁关系重回正轨
  • 台湾央行否认刻意低估新台币汇率
  • 6700罗兴亚人在缅军镇压首月丧生
  • 法国:三年后再决定是继续停止使用草甘膦
  • 韩国检方要求判闺蜜门主角崔顺实25年监禁
  • 贫富不均: 1%人口占享近三分之一经济增长
  • 名作家及诗人余光中在台辞世享年89岁
  • 铁腕对付弱势民工 曝露中共重大缺陷
  • 余光中病逝高雄 享89岁
  • 韩国记者在华遭警卫殴打 韩方要求追究责任
  • 文在寅与习近平在北京举行会谈
  • 欧盟峰会聚焦“脱欧”和难民
  • 大阪市决定解除与旧金山市友好城市关系
  • 旧金山华裔市长李孟贤逝世 各界沉痛悼念
  • 港区人大选举只有一泛民候选人入闸
  • 中国高检:被迫行贿商人可从宽处理
  • 法国旅游界准备2018年莱德杯高尔夫球大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