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伯雄成败录:起步学徒工 收网“西北狼”
请看博讯热点:郭伯雄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01日 转载)
    
      2015-07-31 12:15:15  《棱镜》 
    

      郭伯雄“犯事儿”的消息最早在张则村传开是2014年下半年,村里一位在外地念书的学生这年暑假回乡时把“郭伯雄落马”的网络传言告诉了乡邻。多数的年轻人们对村子里这位“国家大人物”并无直观印象,他们只是在爷爷奶奶辈口中知晓郭家的“传奇”。
    
    2015年7月30日晚间,传言终被坐实,“八一建军节”前夕,军队反腐再下关键一城。新华社《新华视点》报道,当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郭伯雄组织调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决定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严重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已落马原国家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此度过了“连玉米棒子都吃不上”的童年和少年。然而,家族的贫农身份也让他得到了实现命运转身机会。从张则村、408工厂、兰州军区、再到中央军委,《棱镜》遍寻郭伯雄的工作之地,试图还原这位军中“西北狼”的仕途轨迹。
    
    从一名义务兵直至成为国家领导人,郭伯雄在军队系统职务迅速升迁的51年中,其家族内的数位兄弟及晚辈也在军队及政府系统内谋得职务,所在岗位亦与郭伯雄密切相关。目前尚不知晓郭伯雄是否在此中发挥了作用。
    
    郭伯雄的落马是新一届政府反腐中迄今为止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虽隐秘推进,亦可循痕迹。然而,即使在独子郭正刚被正式公开调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郭伯雄似乎对自己的命运依然乐观。
    
    《棱镜》调查到,在3月上旬,郭伯雄还乘坐专机到达西安,停留数日后在3月11日返回北京,在此期间,其还与自己一位30多年的战友会面。这位与郭伯雄关系紧密的前兰州军区高层、现陕西省高级官员告诉《棱镜》,郭伯雄此次到西安来是探望自己逾90岁的岳母,对方身体不好。
    
    郭伯雄当时对于外面盛传的自己要被查传言以及举报信都知晓,但是表现淡定,并称外面的“谣言”是因为军队内有人故意要斗他,但其相信自己可以平稳过关。
    

起步学徒工
    
    从陕西省省会西安往西70公里,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已落马原国家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在此出生,并度过了清贫的童年和少年。郭伯雄的父亲郭孝西生于1913年,卒于1973年,母亲曹氏生于1924年,卒于2000年。
    
    在这个小村子里,郭家从来都不是望族。1950年进行农村阶级成分划分时,郭家被划为贫农,“他家里兄妹多,地里收成不好时连玉米棒子都吃不上”,一位郭伯雄的童年伙伴告诉《棱镜》。郭家兄妹7人,依次分别为郭伯雄、郭伯礼、郭柏荣、郭柏权、郭伯营、郭会莲、郭慧莲(早年已去世)。
    
    生于1942年的郭伯雄是这个家庭里的长子,自小身材高瘦,小名“锤锤”,“小时候是听话懂事的孩子,只是没念多少书,就在村里念了小学,”上述人士回忆。
    
    郭伯雄第一次走出村子是在他16岁那年。1958年,相邻的兴平市408工厂到礼泉县招聘工人,郭伯雄幸运的得到了村里的一个指标。408工厂是中国“一五”期间投资建设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408为代号,主要生产柴油机,目前已更名为陕西柴油机厂,为中船重工集团旗下子公司。
    
    这个工人指标让郭伯雄实现了命运的转身。一位老家同在礼泉县、和郭伯雄同时进入408工厂的退休工人告诉《棱镜》,当时国家工厂到村里招聘工人主要是看阶级成分,和学历关系不大,而郭伯雄家在村子里属于贫农阶级,成分很好,所以村里举荐了他。
    
    在408工厂,一位和郭伯雄一起工作过的退休员工描述,当时郭伯雄在408工厂二十工部26车间做学徒工,当时的规定是必须做满三年学徒工才能升为工人。“大家对他最大的印象是他的饭量大,别人都能吃饱,他就吃不饱,可能是因为个头高”,其回忆,郭工作也很积极,总在上班前20分钟就到了。
    
    与郭伯雄同一时期在408工厂工作的另外三位已退休工人则对郭伯雄做出了另一番评价“表现非常一般,道德品质差得很”。三位老工人称,在做学徒工时郭伯雄偷了同事的饭票,有一次还涂改饭票,“这些当时是要做公开处分、要开除的”,但郭为何当时并未受到处罚亦不得而知。
    
    《棱镜》未能联系到郭伯雄本人或408工厂官方对此段经历的回应。
    
    此外,外界流传另一个版本是郭伯雄当时在408工厂偷了自行车被发现,但这些退休工人表示并未听到有这回事。上述老工人告诉《棱镜》,郭伯雄退休后,2014年春天曾到408工厂视察,工厂领导带领这些退休老员工欢迎他,这让他们颇为不满,“但厂里一直为出了个郭伯雄为荣”。
    
    陕西柴油机重工有限公司官网亦对此事刊发图片新闻描述,郭伯雄2014年3月30日在视察408工厂时表示“工厂变化很大,都找不到原来工作过的地方了,今天终于了却了多年想回来看看的心愿”。
    
    未来得及升为正式工人,郭伯雄等到了人生的另一处转机。1961年8月,兰州军区到408工厂征兵,郭伯雄参军入伍,随后被分配到解放军陆军第十九军55师164团。
    
    在这里,他迎来了仕途晋升的快速通道。
    
    一位曾在408工厂工作,与郭伯雄同时入伍、在沈阳军区服役的人士告诉《棱镜》,郭伯雄入伍后受到关注是其参加部队训练时的一个项目有不错的成绩。这位人士描述,当时部队操练有一个项目是扔手榴弹,郭伯雄能扔到7到80米,而一般士兵多数在50米左右。“他的成绩比大多数人好,这让他有些小名气。”另一位退伍军人亦向《棱镜》表示曾听说过郭伯雄这一特长。
    
    入伍后两年,郭伯雄晋升为班长;1964年,本应退伍的郭伯雄被兰州军区吸收为“干部”留在军队,并被任命为164团一位排长;在11个月后,郭伯雄已官至164团参谋。
    
    对于郭伯雄在这一时期的快速晋升,上述沈阳军区人士向《棱镜》分析称,首先是其“练武”(部队训练)成绩好,当时兰州军区大比武,郭带尖子班取得了很好成绩;其次,郭家庭成分好,贫苦农民出身,“那时候看出身,不看学历”。该人士同时表示,他了解到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郭“特别听领导的话,领导说啥就做啥”。
    
    1970年至1983年13年间,郭伯雄继续快速晋升,由164团股长成长为第十九军参谋长,级别则由一位副营级军官高升至副军级干部;1985年,第十九军编制取消,郭伯雄进入兰州军区,担任军区副参谋长;1990年,郭伯雄获委任为兰州军区下辖第47集团军军长。
    
    无论是在团部、军部还是军区,郭伯雄一直在作战训练部门任职,但是整个军旅生涯,其均未有实战经历。1993年至1997年,他曾短暂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之后约三年回到兰州军区任司令员、军区党委副书记。
    
    1999年9月,郭伯雄增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同月晋升上将军衔;2002年郭当选中央军委副主席直至2012年秋天卸任。
    
    《棱镜》从专业人士处了解,郭在此期间分管总参及总装,前者主要指责包括组织军队训练、作战及人事调动;后者主要职责则包括陆海空军事装备活动经费审查、监督、审计。
    

家族裙带
    
    从一名义务兵直至成为国家领导人,郭伯雄在军队系统职务迅速升迁的51年中,其家族内的数位兄弟及晚辈也在军队及政府系统内谋得职务。目前尚不知晓郭伯雄是否在此中发挥了作用。
    
    郭伯雄被查前已早有传言,而这也波及到陕西省民政厅厅长郭柏权。2015年3月11日,一则流传网络上的消息称“郭柏权已被双规”。当日,《棱镜》造访了陕西省民政厅,但未见得其人,该厅对外官员向《棱镜》证实,郭柏权即为郭伯雄的弟弟。
    
    在郭柏权的官方简历中,其1983年3月参加工作,任职礼泉县以劳养武办公室副主任,这一机构隶属于人民武装委员会,兰州军区、陕西省军分区司令部为归口管理部门,而这一时段郭伯雄的职务为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以此为起点,在30年中,郭柏权一路升迁,历任镇长、局长、县长、副市长等职务,直至陕西民政厅厅长、党组书记。
    
    上述对外负责人告诉《棱镜》,与该厅前任厅长频繁在外露面相比,郭柏权属于极其低调的。“郭厅长来了两年,也就带我出去两三次,还要求尽可能不要在网络发布照片”。
    
    这位负责人描述,在担任该厅厅长时,郭柏权显得极其谨慎,“他不沾钱,该由他拍板的他都要党组织来定,他没事。”这位人士表示,陕西省纪委巡视组确实在当月正在对陕西省民政厅进行专向巡视,包括郭柏权在内的处级以上官员均已被叫去进行谈话。
    
    郭伯雄当时被查的传言似乎让郭柏权有些焦虑,他选择了高调而频繁的露面。3月9日至10日,郭伯权先后到西安市雁塔区二〇五所社区、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进行调研。这些举动当日即被发布在陕西省民政厅官网头条,并配发多张照片。而这两处地方均为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个月前在陕西考察时到过的地方。
    
    郭伯雄的另一个弟弟郭伯营亦在兰州军区下辖的陕西省军区谋得职务。《棱镜》调查到,郭伯营在陕西省军区所属企业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担任政委,这家企业的两位职员向《棱镜》证实了其与郭伯雄的兄弟关系。
    
    该企业1990年由陕西省军区后勤部全资设立,目前注册资金1100万元,设立之初为陕西省军区内部军人物资服务机构,后面向社会开放。目前旗下资产包括西安核心商业区一家总建筑面积7.2万平米的购物中心、两家商场、两家酒店、一家二甲医院以及多家超市及便利店。
    
    3月11日,陕西军区小寨路干休所8号楼2层一间会议室里,郭伯营参加了陕西省军区军人服务社2015年度工作会议。《棱镜》在现场注意到,这位50余岁的男子有着和郭伯雄差不多的身高,并在主席台用浓重的方言向台下近200名中层管理者发布了较长的思想鼓励讲话,比如“要记住我们是国有企业,不管什么样的变化,服务社的存在是肯定的”。一位职员在台下抱怨他没有接受过什么正式的教育,讲话也很枯燥。
    
    6月中旬,《棱镜》多次拨通了郭伯营办公室的电话,但在听闻询问其兄长的情况时,其迅速挂断了电话。
    
    在郭伯雄的家族里,最受关注的是儿子郭正刚,其历任浙江舟山警备区政委、浙江省双拥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浙江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正师职)和浙江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副军职)。并在2010年晋升大校军衔;2015年1月晋升少将军衔。然而,仅在晋升少将47天后,郭正钢即被宣布因为涉嫌“违法犯罪”已接受调查。
    
    除此之外,一位曾在兰州军区服役的人士告诉《棱镜》,郭伯雄家族在陕西省军区谋职的人士还包括其侄儿郭正野及郭正颖。其中郭正野曾任兰州军区钢铁红军师副师长,并在多次抢险救灾中有出色表现;郭正颖则在陕西省军区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武装部任参谋。
    
    《棱镜》未能联系到两位人士本人证实其与郭伯雄的关系。
    
    在郭伯雄家族中,《棱镜》了解,郭伯雄的女儿名为郭锋力,这几年在美国工作。而网络传言其名为郭永红,曾为一名军官,后下海经商。
    
    此外,郭氏兄妹中,其中郭伯荣曾在礼泉县烟草专卖局工作,早几年已经退休;郭慧莲嫁到张则村邻村,目前在礼泉县生活。
    
    与已落马的总后勤部部长谷俊山在家乡大建将军府、高调著书立说相比,在老家张则村,郭家并未展露自己的权势和财富。
    
    数十年中,村民们所见的仅有的小小变化也只是发生郭伯雄退休前后。在2012年,由“老三”郭伯荣出面,郭家几兄弟出资拆掉了祖宅,并在原地修建了一栋总面积约120平米的一层平房。这栋青砖红瓦、内饰朴素的房子甚至不及村里普通民宅规模,室内亦无家具,仅在门口摆放两座小石狮。
    
    数十年中,每年清明郭伯雄都会和郭家几兄弟以及晚辈数十人回到张则村为父母亲扫墓,郭母墓位于张则村一里外的苹果林里,较周边普通坟墓稍显规模。
    
    与郭家相邻的几位村民告诉《棱镜》,郭伯雄最后一次回到村里是在2011年的清明节,此后数年都没再回来。他们描述,郭回来那次饶有兴趣的和村民们一一打招呼,聊家常,“问问我们家里苹果树收成怎么样,还给大家派发了香烟。”
    
    郭伯雄这个“大人物”的升迁并未给村里带来实际的“福利”,这让有些村民有些丧气。他们切身感受到唯一沾的光是“村里的水泥路”。数位村民告诉棱镜,2009年,当地礼泉县领导为了迎接郭伯雄回村,几天内就修了一条从镇里回村的水泥路。他们回忆,当时由县委书记现场督阵,县里的搅拌机全部用上,快得地基都没打平。
    
    《棱镜》致电礼泉县政府希望得到对方对此事的评论,但未得到回复。
    

  收网“西北狼”
    
    即使在独子郭正刚被正式公开调查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郭伯雄似乎对自己的命运依然乐观。2015年2月,因涉嫌违法犯罪,郭正刚已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棱镜》调查到,在3月上旬,郭伯雄还乘坐专机到达西安,停留数日后在3月11日返回北京。在此期间,其还与自己一位30多年的战友会面。这位与郭伯雄关系紧密的前兰州军区高层、现陕西省高级官员告诉《棱镜》,郭伯雄此次到西安来是探望自己逾90岁的岳母,对方身体不好。
    
    这位人士表示其去北京市还经常与郭伯雄见面。其透露,郭伯雄当时对于外面盛传的自己要被查传言以及举报信都知晓,但是表现淡定,并称外面的“谣言”是因为军队内有人故意要斗他,但其相信现任中央领导人。
    
    “他和徐才厚是不一样的人,年轻时很优秀”,这位官员对于外面的传言有些愤慨。一位陕西军区的人士对郭伯雄的评价则是:在军中,郭伯雄的“道行”比徐才厚高很多个段位,用一个字形容他的特征就是“滑”。
    
    郭伯雄被查刷新了十八大以来军方落马最高级别领导干部,亦是十八大以来军方落马第二位副国级干部。而如今回溯,对于郭伯雄的调查从2014年上半年既已开始。
    
    最初的迹象是2014年7月7日,这一天,兰州军区公开宣读了多位大军区级将领职务调整。李长才卸任兰州军区政委,职务由原任军区副政委的苗华接任;范长秘转任副政委,其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职务由来自济南军区的徐远林接任。此外,兰州军区同时还有3名军官由少将军衔晋升为中将军衔,另有7名军官由大校军衔晋升为少将军衔。
    
    在进入中央军委之前,郭伯雄在兰州军区有长达34年的履职经历。这些动作格外引起外界关注,因为徐才厚落马之前,他曾长期服役的沈阳军区2014年1月底同样进行了频繁的高层人事调整。
    
    2014年12月,在5个月前调整职务的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同月,郭伯雄原秘书刘志刚不再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履新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其在2003年1月至2004年11月任央军委郭伯雄副主席办公室正师职、副军职秘书。
    
    2015年3月2日,据中国军网消息,军队权威部门对外公布,郭正刚因涉嫌违法犯罪,2015年2月军事检察机关已对其立案侦查。次日,路透社发布援引两处独立信源指据与军方关系密切的信源向其透露,郭伯雄正在接受中国官方的调查。
    
    郭伯雄案收网的高潮是在2015年3月份的两会。3月5日,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被问及是否还有更大老虎,以及郭正钢是否涉及更高级别人物时,回复“你懂的”。政府官方前一次对外作出这种回复是被问及是在周永康落马前。
    
    最终,7月30日,水落石出。与他的前同事,另一军队大老虎徐才厚宣布被调查、开除党籍处分、移交司法在7个月中完成相比,郭伯雄在一夜之间,完成了这“三步走”,结束了“西北虎”的传奇。
    
    来源:棱镜
    
    -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2204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伯雄落马 预示山雨欲来?
·郭伯雄落马军方将重新布局
·郭伯权曾谈论郭伯雄:现在谁也救不了谁
·探访郭伯雄老家 卸任后修祖宅宴请老同学 (图)
·郭伯雄:郭正钢不上进会有大麻烦
·郭伯雄被开除党籍 中共高层对习近平不满
·无名小兵爬上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崛起之谜
·树倒猢狲散,郭伯雄:“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图)
·郭伯雄被中共党中央开除党籍
·郭伯雄被开除党籍,验证博讯八一前处理郭的报道
·令计划宣布双开移交司法,接下来是郭伯雄
·习近平下令 尽快送郭伯雄上军事法庭 (图)
·郭伯雄党羽难除 政改彻底不提了 (图)
·高层决定公布郭伯雄案 或在八一前
·成都军区情报部长李栋方涉郭伯雄案落马
·郭伯雄案即将公开 广州有倒卖军火窝点
·郭伯雄将移交军事检察院 预计不会公开审理
·博闻独家:郭伯雄将移交军事检察院 (图)
·郭伯雄大树一倒 兄弟子侄猢狲散
·卷贪腐丑闻 郭伯雄胞弟被“点名” (图)
·“西北狼”郭伯雄落马,习近平为军队改革清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