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郭伯权曾谈论郭伯雄:现在谁也救不了谁
请看博讯热点:郭伯雄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31日 转载)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去一个人的家乡,能否看懂他的后半生?

    
    郭伯雄的家乡或许不行,作为前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出生地,张则村和陕西礼泉附近大多数村庄的区别不大。村中的小道、砖灰的故宅,很少有细节能让人辨认出郭伯雄留下的痕迹。
    
    而对于这位大人物“乡党”,很多村民尽管会很高兴地提起和他同族的亲戚关系,但是如果问起这个人细节,又很少有人能说得清。郭伯雄十几岁时就离开村子,先是当工人,然后参军,这个老家与他,其实是陌生大于熟悉、血缘重于情缘的所在。
    
    村里人普遍反映,郭家人在村中一直很低调,近些年更是没有人住在村里。但这并不妨碍向村民问路时,他们会说这里是“郭伯雄的村”。
    
    乡党“郭锤锤”很低调
    
    张则村位于礼泉县南部,距离县城不到10公里,但如果在县城打听这个村,一些饭馆的伙计甚至都没听说过。
    
    沿着县道拐上柏油路,再沿着柏油路拐上村道,每一次拐弯道路都窄一半,最后一段通往张则村的路只有一个半车道宽,路面上隔一段就有大大小小的坑洼,让人怀疑是不是走错了路。向周围村民打听之后记者才放心往前走,村民说:这条路通往张则(村),就是郭伯雄的村。
    
    其实就算一直走到张则村口,也看不见寻常的路牌村名,路边墙上写着“我自立 村自容 村荣我容”的标语,落款的“张则村两委会宣”算是点明了这堵墙的位置。
    
    路口一个老人摆了个零食摊,卖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叫什么的油炸食品。据他说,这里就是“郭伯雄的村”了。
    
    但他并不是本村人,是从附近过来摆摊的,因为这个村口挨着马路人多。不过郭伯雄是听说过的,只是没见过,他也只知道郭家的房子在村子的另一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村里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网上传说中特别高大豪华的建筑,村中唯一比较显眼的是一座表面已经斑驳的忠字碑,据说建于上世纪60年代。村里的老人说起以往的事情都会提到这个碑,似乎是村中的一个象征。
    
    而郭伯雄则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存在,独特在于当《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问起这个人的时候,交谈的村民都是先兴奋地说知道,不少人还说自己管郭伯雄叫哥叫侄,但是问起细节又摇头都说不知。
    
    一个叫郭振发(音)的老人说,他跟郭伯雄是没出五服的亲戚,论辈分比郭伯雄小三岁的他,还是郭伯雄的叔叔,郭伯雄的儿子他还有印象,不过只是对“屋里跑”的孩子印象了。
    
    据郭振发回忆,郭伯雄小时候家境很一般,就是村里普通农民,有个小名叫做“锤锤”,“锤东西那个锤,锤锤!”郭振发说。
    
    在郭振发的记忆里,作为小伙伴儿的郭伯雄其实在村里并不起眼,也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学习也并不算特别出众,像村里很多孩子一样在县里中学初中毕业后回乡,后来招工去了工厂,再后来去了部队,“到部队以后有的出息,在部队上军校嘛”。
    
    但是在部队上发生了什么?郭振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事实上,关于郭伯雄1958年离开家去工厂之后的情况,《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遇到的村民都说不太清楚,有人听说他当过大官,直到后来当了中央军委副主席,只是和村里人的交集非常少了。村里显然也没有沾上什么光,连村中的道路也没有特别维修一下,尽管据说郭伯雄回乡上坟时会路过。
    
    号称是叔辈的郭振发对郭伯雄的印象,也只是每年清明时会遇到。村里人最后一次见他回村上坟,是2014年,有人看到车子直接开去了公墓,并没有进村。
    
    问起村民对郭伯雄的印象,大家没有太深刻的记忆。倒是郭伯雄的弟弟,村民们还能说上一二,“他有一个弟弟在西安,有一个弟弟在礼泉,(在礼泉的弟弟)是普通工人呢。”郭振发说。
    
    郭宅就在村子的一头。这所平房和周围房屋相比显新,门窗样式也略有不同,但在联排的平房中并不算特别打眼。最醒目的是一副红色大门,上有黄钉兽环,门口缓坡上积满了灰土,说明平时不常有人。
    
    跟郭伯雄住斜对门的一位郭姓大姐说,郭伯雄家现在没人,只有他弟弟经常回来,郭伯雄一般清明上坟才回来,“过年都不一定回来呢”。
    
    尽管是住对斜对门,但是郭家人具体都是做什么的,她并不知道。偶尔见过一两次郭伯雄。她说,郭家人在村里很低调,“本来就是农民出身,他不低调?”
    
    在村民的指引下,《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还去了距离郭宅不远的“公墓”。所谓的“公墓”并没有想象中的围墙大门,沿着树林小路往深处走,就能看到一些零散坟堆。
    
    郭伯雄家人为去世父母所立的碑,碑下方据说是龙王九子之首的赑屓,又名霸下,其形似龟,好负重,在中国的传统中,一些显赫石碑的基座都由霸下驮着,这在碑林和一些古迹胜地中可以看到。根据碑文所记,碑是2003年所立,碑上写着郭伯雄父母的生卒年月,有些使用旧历标注的。立碑人的署名里,郭伯雄在第一行的最右侧,“雄”字似乎略有破损。碑后的坟包是郭伯雄母亲的墓,其父亲的墓据说就在附近,但是记者没能找到。
    
    胞弟:你有问题该查还得查,现在谁也救不了谁
    
    第二天《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又来到张则村,又遇到了那个管这里叫“郭伯雄的村”村民,不过今天远望过去郭宅门口的村道上停着几辆车,一群人正围在那里谈话。
    
    刚刚靠近,一个中等身材、看上去50多岁的男子迎面走来,态度严肃地询问记者是什么人,跟随他的五六个人则把记者围在当中。
    
    记者提供了证件,并向他说明希望采访一下郭家亲属,这个男子很坦然地说:我就是。
    
    经过几番盘问,对方对记者的身份有些怀疑,并问记者为什么最近有很多记者来采访,记者表示对此并不知情。或许是看记者态度比较坦然,对方情绪也逐渐平缓,提议让宣传部的人来确认记者的身份,并将记者带到了礼泉县一个宾馆房间内。
    
    在去宾馆的路上,《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此人正是郭伯雄的弟弟郭伯权,现任陕西省民政厅厅长。而郭伯权自己说,他曾经是这个村的老支书,当天村中有一91岁老人去世出殡,他回村出席葬礼。但是一到村里就有村民向他报告说:有记者来了。
    
    郭伯权后来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最近出现了好几拨人自称记者采访,而且不光是张则村,附近的村镇也都有人去询问,还有自称是纪委下来调查的,但被发现不是后,又声称是某网站的,经查证所说网站并不存在,因此他才有些警惕。郭伯权几次向《中国新闻周刊》询问:为什么有媒体会突然集中关注我们的老家了,是因为哥哥吗?
    
    “国家的大政方针是个啥就是个啥,你有问题该查还得查,现在谁也救不了谁,包括我们在内,我们相信党相信组织,但我们总觉问题没澄清之前,记者来得太多,来的目的是什么?”郭伯权质问记者说。
    
    “我们以老大为荣不为傲”
    
    说起自己的哥哥,郭伯权开始有些抵触,说了好几次“他简历都是公开的”,并且推说讲了也担心记者不相信。抽了几根烟后,郭伯权开始谈起了对哥哥的印象。
    
    郭伯雄生于1942年,1958年去工厂当工人,1961年参军入伍。郭伯权比郭伯雄小19岁,因此他只有郭伯雄当兵之后的印象。
    
    郭伯权回忆,因为父母都是农村人,家境一直很一般,网上有传言说,他家杀猪换东西,他评论说“都是瞎说”。
    
    在他印象里,哥哥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他想了想,说:“爱吃浇汤面!”这是他知道的哥哥唯一的爱好。他说,“直到现在,哥哥履历上的文化程度还是大专,是他在国防大学上的,也没修个博士研究生,他是非常低调的一个人。”
    
    郭伯权也否认郭伯雄的升迁给家庭带来了便利。他讲述自己的工作经历:“我在农村待了半年,招干的时候我是我们村党支部书记,招干出来干人民武装的。后来到乡镇做镇长、党委书记,后来又到建设局做党委书记,再后来到礼泉县做副书记、县长,直到省人防办做党委书记、主任 ,现在是省民政厅做厅长。”
    
    他说,这一路走来,哥哥没给他提供过什么特别的帮助,不过他也承认,他的升迁遭遇过质疑。他说到这些,就立刻显出气愤的样子。
    
    “我们以老大为荣而不为傲,我姐姐到现在没有工作,二哥、三哥是个工人,唯一当官的就是我们俩了。别的不说,我的儿子在部队复原了,因为考不上军校,也没有找人给安排过。为这事亲戚对他都有意见了,看着你当那么大的官,我们的儿子还不能到部队当排长么?可是不能破坏了部队的规矩。”郭伯权说。
    
    但据有关媒体调查,郭家郭伯权这一辈亲兄弟,在部队服役的并非只有郭家大哥一人,至少应该还有一个兄弟“在兰州部队工作”,已经退休。
    
    “真有什么事由党纪国法处理,谁也阻止不了的”
    
    关于网上的一些关于郭伯雄的报道,郭伯权说,有些不属实。
    
    网上有报道说,郭家的房子盖得像“谷俊山家的一样”。据郭伯权说,现在的房子确实是后来翻修的。1979年时,之前的老房子遇到地下水反水,房子被淹后塌方了,就把房子翻修了一下。目前的新房是个面积有250平方米的平房,内部没有装修,平时没有人住。“(郭伯雄)家里不经常回去,我们也不经常回去,要那个房子干啥。最近来了好几拨记者在附近打听,我都想让他们去看看我家房子,一看他们就明白了。”
    
    此外,他还看见网上说郭伯雄坐着飞机回老家给母亲奔丧。但郭伯权说,2000年母亲去世时,郭伯雄已经去了军委工作,当时也根本没有回来。按照农村的风俗,过三年是很重要的,但是,过三年那一次他也没回来。
    
    老母亲去世时,郭家也没有按风俗请人唱戏,只是在村里放了一场电影,算是把丧事办了。“我自己就是管殡葬的,陕西很多地方都去看过,我特别想让人来看看(母亲的坟),一看他们就明白了。”
    
    郭伯权说,家人这样低调,是郭伯雄对他们的要求。在郭伯权刚当上乡镇书记的时候,已经在47军工作的郭伯雄就嘱咐过他:要低调务实,要少上电视少上报。“他在47军的时候。我们去他家里去,都不让我们去他食堂灶上去吃饭,用饭盒打饭回来让我们吃的。”
    
    1998年时,郭伯雄时任兰州军区司令员,有一次回家来,车不敢往门口放,让司机开车去县城里等着;还有一次郭伯雄回来,家门口停了十几辆车,路过的人都说,这么多车啊。但里面没有郭伯雄的车,车都是听说他回来后找他的人的。
    
    有几次,郭伯雄到陕西视察工作,就抽空回家看看,都是让郭伯权私下去高速去接,特地嘱咐不让跟别人说。
    
    还有一次,在路上遇到的蹦蹦车太多,郭伯权急得按喇叭,郭伯雄批评他不该按喇叭。
    
    村里的事情郭伯雄也不让郭伯权多参与,要他“注意影响”。比如村里修路,按说是“村村通工程”的正常部分,但是郭伯权从来不过问,“你一弄别人就看你了:怎么就给你村里弄了,花了100万非要说你花了1000万。”
    
    十八大后,郭伯雄不再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职务。郭伯权说,哥哥并没有和家里说过什么,因此家里人也不好揣测。郭伯权说,他对家人反复强调:“真有什么事由党纪国法处理,谁也阻止不了的。”
    
    接下来的事情,确实是如郭伯权所说,谁也阻止不了。
    
    郭伯雄最后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014年1月20日,在中央军委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的迎新春文艺演出现场。演出在中国剧院举行,已经退休将近一年的郭伯雄、徐才厚均有出席。
    
    6月30日 ,新华社发布了中共中央决定将徐才厚开除党籍,对其涉嫌受贿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在徐才厚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的消息公布,坊间开始流传郭正钢落马的消息,并一度传闻郭氏夫妇已被军纪委带走协助调查。今年3月2日,中国军网对外公布了近期查处的14名军级以上干部重大贪腐案件情况。郭正钢赫然在列,“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2015年2月军事检察机关对其立案侦查”。
    
    公开资料显示,郭正钢出生于1970年1月。他出生时,其父亲郭伯雄正在陆军第19军55师164团司令部作训股任职;而当郭正钢1989年参加工作时,其父亲郭伯雄已是兰州军区的副参谋长。郭正钢参加工作后不久,就到了兰州军区所辖的陆军第47集团军服役。
    
    在郭正钢被军事检察院带走时,郭家媳妇、郭正钢妻子吴芳芳也同时被带走,吴芳芳与一桩引起较大风波的浙江省军区土地案有关,据信吴芳芳是这片土地规划项目的操盘手。
    
    接下来,在弟弟郭伯权描述中低调的大哥郭伯雄,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贿赂,违反党纪涉嫌受贿犯罪的事实,终将水落石出。 (博讯 boxun.com)
5414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探访郭伯雄老家 卸任后修祖宅宴请老同学 (图)
·郭伯雄:郭正钢不上进会有大麻烦
·郭伯雄被开除党籍 中共高层对习近平不满
·无名小兵爬上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崛起之谜
·树倒猢狲散,郭伯雄:“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图)
·郭伯雄被中共党中央开除党籍
·郭伯雄被开除党籍,验证博讯八一前处理郭的报道
·令计划宣布双开移交司法,接下来是郭伯雄
·习近平下令 尽快送郭伯雄上军事法庭 (图)
·郭伯雄党羽难除 政改彻底不提了 (图)
·高层决定公布郭伯雄案 或在八一前
·成都军区情报部长李栋方涉郭伯雄案落马
·郭伯雄案即将公开 广州有倒卖军火窝点
·郭伯雄将移交军事检察院 预计不会公开审理
·博闻独家:郭伯雄将移交军事检察院 (图)
·郭伯雄大树一倒 兄弟子侄猢狲散
·卷贪腐丑闻 郭伯雄胞弟被“点名” (图)
·央视曝陕西民政厅挪用救灾钱 郭伯雄兄弟受关注 (图)
·令计划郭伯雄传因病不会出庭
·路透社:令计划、郭伯雄因病重可能不出庭受审
·“西北狼”郭伯雄落马,习近平为军队改革清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