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树倒猢狲散,郭伯雄:“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请看博讯热点:郭伯雄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31日 转载)
     该来的总是要来。在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徐才厚落马一年后,他的同僚郭伯雄也难逃法网。
    
      2015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央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对郭伯雄组织调查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决定给予郭伯雄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严重受贿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新华社报道,2015年4月9日,中共中央依照党的纪律条例,决定对郭伯雄进行组织调查。经查,郭伯雄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职务晋升等方面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贿赂,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涉嫌受贿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
    
      72岁的徐才厚已于2015年3月15日因膀胱癌病亡,郭伯雄比他大一岁。至少在2014年6月宣布徐才厚接受组织调查之时,郭伯雄就已经被广泛认为是中国反腐风暴在军队系统的下一个主要目标。事实上,郭伯雄比徐才厚在党内和军中的资历更深,他自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起,曾连续担任两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两届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执掌中国军队军事管理权长达十年之久,而徐才厚则是2004年9月十六届四中全会始被任命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三年之后的十七大才进入政治局。
    
      在2007年10月-2010年10月期间,郭伯雄和徐才厚是中央军委仅有的两名副主席,执掌230万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日常军政管理大权,是这支世界上最庞大军队事实上的指挥官与政委。
    
      和他们同期落马的,还有至少37名副军职以上将领,包括3名中将和33名少将,其中就有郭伯雄的儿子、浙江省军区原副政委郭正钢。
    
      “父母是第一任老师,孩子没有教育好,父母也难脱其咎。”这是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装备学院原副院长刘建今年“两会”期间对郭正钢落马的评价。而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在回答郭正钢的父亲是否也可能涉案被抓时的答复是:“你懂的。”
    
      人们逐渐得知,郭伯雄的问题并不是“子不教父之过”这么简单。
    
      谢幕
    
      2015年3月22日下午,陕西乾县薛录镇薛录东村“公墓”,十几个年轻人在给一座新坟培土。坟里埋着一位三天前下葬的93岁老人,他是郭伯雄的岳父。一旁的旧坟葬着郭伯雄的岳母。
    
      约十天前,郭伯雄岳父在薛录东村的家中去世。
    
      郭的岳父年事已高,去年一年曾在西安的西京医院住院三次。农历年前,久卧病榻的老人坚持回到乾县农村老家。村民说,正月二十左右,郭伯雄和妻子何秀莲一起来到薛路东村家看望过病重的岳父。
    
      按当地农村风俗,停灵约一周后下葬。两年多前,郭伯雄的岳母去世,村民说,郭的岳母停放约十天,好多大官来吊唁,小轿车停得满街都是,葬礼办得非常隆重。但岳父去世后,仅何秀莲只身回家奔丧。“何家没有怎么操办丧事,停放一周,几无人吊唁。”
    
      郭伯雄的父母亡故多年,随着最后一位长辈病故,这个当地远近闻名的家族,在这个料峭的2015年初春,开始谢幕。
    
      郭伯雄和他的亲人们对这一天早有预料。3月2日,军方公布了第二批14名副军职以上落马将领,其中出现了郭正钢的名字,“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2015年2月军事检察机关对其立案侦查”。
    
      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45岁的郭正钢事实上是今年春节前的2月10日被军事检察院带走的,郭正钢46岁的妻子吴芳芳也同时被抓。据信两人涉案,至少与一桩拖而未决、引起较大风波的浙江省军区土地案有关,吴芳芳正是这片土地规划项目的操盘手。
    
      陕西省的消息人士称,在郭正钢被抓之后不久,他的小叔、担任陕西省民政厅厅长的郭伯权曾召集厅里部分负责人,通报了郭正钢的消息,并表示郭正钢是郭正钢,自己是自己,自己没有问题,请大家稳定情绪、做好工作。
    
      再往前,徐才厚被抓后,消息对郭伯雄越来越不利。有乡党专门到北京看望郭伯雄,劝他早些找组织把问题讲清楚,争取宽大处理。乡党回忆说:“他默然片刻,摇头说,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多位消息人士向财新记者确认,2015年4月9日,一个周四的上午,有关方面正式向郭伯雄宣布了接受组织审查的通知。当天下午,中央军委召集驻京大军区级和三总部领导进行传达;第二天上午,各大军区领导到京接受传达;13日(周一),传达至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军政一把手。
    
      财新记者从军内知情者处获知,调查郭伯雄的专案组主要人马来自原徐才厚的专案组成员。
    
      农家弟子
    
      1942年7月,郭伯雄出生在陕西省礼泉县新时公社张则村。他的父亲母亲都是地道的陕西农民,共养育七个儿女,郭伯雄是老大。
    
      1957年,15岁的郭伯雄从张则村小学毕业,进入县城礼泉仓校读初中。郭伯雄是解放后张则村第二批读书的农家子弟。当时农村生活非常贫困,文盲众多,很多人家都不送孩子念书。但郭伯雄的父母很有远见,尽管孩子多负担重,日子格外拮据,还是坚持让郭伯雄和弟妹们读书。
    
      为减轻家庭生活负担,郭伯雄只读了一年初中,就招工进了南边邻县兴平(现陕西省兴平市)的军工企业408厂。408厂原工会主席来继明与郭伯雄同一年进厂。据他介绍,1958年他们被招进厂里后不久就派到各地去学习,有去沈阳的,有去大连的,郭伯雄被分到隔壁同是军工企业的514厂实习。
    
      1960年初,郭伯雄回到408厂,被分配至车工车间。一年半后,即1961年8月,19岁的郭伯雄参军入伍。
    
      戈壁岁月
    
      从此,郭伯雄开始长达52年的戎马生涯。
    
      驻扎在青海省西宁市的陆军第19军55师164团,是郭伯雄军旅生涯的第一站。入伍第二年年初,郭伯雄入了党,之后任副班长、班长、排长。1965年,郭伯雄由排长直接上调至164团司令部,担任政治处宣传股干事。
    
      1966年夏,中央军委实施“西北设防”战略,164团整团调防至内蒙古额济纳旗境内,曾负责修筑工事坑道。当时,郭伯雄担任作战股参谋。他事后曾回忆道:“我们跟平时训练一样,早上八点开工打坑道,打到晚上的六七点······我们打的山洞的坑道,像火车洞(隧道)那么大。很辛苦,比训练要辛苦得多。”作训股主要负责坑道设计、制作图纸,作为干部的郭伯雄,“不一定亲自动手打坑道,但要到现场指挥施工”。
    
      1964年入伍的何华(化名)是郭伯雄当年的战友,俩人“在一个锅里吃饭”好几年。郭伯雄给何华留下的印象是大个子,身体结实,皮肤黑,“人聪明,爱钻研打仗”。在他的印象中,郭伯雄为人沉稳,但性格并不内向,大家经常一起聊天。
    
      崛起47军
    
      1969年年底,第55师从基地撤出,驻地甘肃酒泉。164团的驻地则在临近的高台。1971年,郭伯雄由团部作训股股长调至第19军司令部作训处参谋。之后十年,郭伯雄在第19军军部作训处逐步升至处长。
    
      进入1980年代后,郭伯雄在军中获得快速擢升,1981—1983年,他进入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期间职务分别担任19军55师参谋长和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从学校毕业获得大专学历后,1983年,41岁的郭伯雄升任陆军第19军参谋长,成为一名副军职将领,1985年,再升为正军职的兰州军区副参谋长。1990年7月,郭伯雄出任陆军第47集团军军长(原19军在1985年的大裁军中被撤销,原第55师并入第47军)。
    
      47军属兰州军区管辖,驻地陕西临潼。戎马半生后,郭伯雄回到家乡服役。
    
      原47军团职干部李建国(化名)回忆,郭伯雄担任47军军长后,第一站就来到他所在的步兵第139师第415团。该团号称是兰州军区第一团,前身可以追溯至彭德怀、黄公略领导“平江起义”时所组建的红五军,又称红军团。
    
      李建国说,那是个下午,郭伯雄对全团200多名干部讲话,没有讲稿,一页纸都不拿,整整讲了四个多小时。“一口陕西关中话,水平高,有见地。”他说要把415团的红一连建成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五句话统领的免建团。即“部队要做到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
    
      郭伯雄提出,部队在任何时候都要把军事训练放在第一位,一心一意抓训练。“他的这些主张,在当时是非常有勇气、有见地的。”李建国谈及当时的“全军大经商”,这样说。
    
      据他介绍,郭伯雄出任军长后,组织这个团所有连队进行军事训练,把部队拉到三千多公里外的戈壁滩拉练、演习。之后不久,《解放军报》头版头条刊登长篇通讯《兰州军区屡出奇招 红军部队连遭失败——一场败仗打醒了某部四级指挥员》。文中披露了47军在一次演习中暴露出的严重问题。该文的作者即为郭伯雄。这一做法得到了中央军委的肯定,时任总政治部主任对其也是赞赏有加。
    
      这之后郭伯雄的晋升之路一马平川,在47军任军长三年,1993年12月升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跻身大军区领导行列;1997年,升任兰州军区司令员,正式成为镇守西北边陲的一方诸侯,并在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上被选为中央委员。
    
      共事徐才厚
    
      1999年,郭伯雄再次奉调进京,任总参谋部常务副总参谋长、总参谋部党委副书记,并在1999年9月的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增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成为中国最高军事领导机构中央军委的成员。当年9月,郭伯雄被授予上将军衔。
    
      与郭伯雄同时奉调入京的,还有原济南军区政委徐才厚,他的新职务是解放军总政治部常务副部长,并同时增补为中央军委委员。
    
      1943年6月出生的徐才厚是辽宁瓦房店人。1963年8月,20岁的徐才厚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电子工程系。五年后毕业,正值文革如火如荼,毕业于哈军工的徐才厚被分配至陆军第39军农场劳动锻炼。两年后进入吉林省军区独立师三团二营六连当兵,次年调任沈阳军区守备第三师炮兵团一营二连副指导员。
    
      1972年,徐才厚回到吉林省军区,历任政治部干部处干事、副处长,干部处处长,政治部副主任。1984年,徐才厚升任沈阳军区政治部群众工作部部长。后调至陆军第16军,相继任军政治部主任、政委。
    
      和郭伯雄相似,徐才厚也两次进京。1992年,徐才厚比郭伯雄早一年首次进京,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助理兼解放军报社社长,1993年升任总政副主任。1996年,徐才厚被外放至济南军区,出任军区政委,比郭伯雄早一年担任大军区正职。1997年9月,徐才厚和郭伯雄同时当选中共十五届中央委员。
    
      1999年的第二次进京,郭伯雄与徐才厚分别担任总参谋部和总政治部的常务副职,前者负责全军军事建设和军事行动指挥,后者主管全军政工和人事工作。
    
      2002年,郭伯雄跳过总参谋长一职,率先晋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则只升任总政治部部长。一直到2004年9月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徐才厚同样晋升至中央军委副主席。此时的郭伯雄作为中央军委排名第一的副主席,负责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他到多地部队、军事院校视察,对军事训练、军队人才培养、全军纪检工作等发表意见;徐才厚则频繁出现在各种军队文艺演出及先进事迹报告现场,强调加强军队思想政治工作。两人走到了中国军人的最高职位,在军方的外事活动中也频频亮相,其影响扩展到国际社会。
    
      郭与徐两人年龄相差仅一岁,出身履历极为相似:均属农家子弟,战士出身,几十年军旅人生,一路上千军万马,又都曾在两个大军区任职,旧部众多,在军队树大根深,影响广泛。尤其郭、徐二人1999年进京共事,在任职总参、总政和中央军委的十多年里,透过他们频密繁多的军事工作和公务活动表面,旁观其身后军队人事晋职,诸多接受采访的军队在职或退役高级干部认为,郭伯雄和徐才厚应对这些年军队腐败丛生,严重蔓延负主要责任。
    
      总装某部原副政委兼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于本城少将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军队腐败问题表现最严重、部队反映最强烈的是用人问题,用了不该用的人,一些优秀人才如果不活动,也无法到重要岗位发挥作用。当时的干部提拔也有严格程序,比如依据各项指标由部属进行打分,但考核结果只供有决策权的少数领导参考。在一些不按规定办事的单位,考核结果到了领导那儿会被推翻。“这样的现象占了一定比例”。
    
      董明祥行贿
    
      财新传媒今年4月曾独家报道,北京军区联勤部原部长董明祥少将被有关部门带走。
    
      董明祥是安徽省来安县人,现年62岁,在北京军区后勤部门工作多年,历任后勤部房管局局长、基建营房部部长、军区联勤部副部长及部长等要职。在北京军区,对董明祥的各种议论由来已久,多位消息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他东窗事发的直接原因就是为了晋升涉嫌向军队更高层巨额行贿,包括曾向郭氏“买官”。
    
      郭伯雄在北京军区当副司令员时分管后勤,董明祥当时担任北京军区后勤部房管局局长、基建营房部部长。财新记者获悉,北京军区提拔董明祥当营房部部长时,绝大多数常委不同意,认为董明祥喜欢靠送礼、拉关系上位。“他经常不好好上班,一到下午三点多就夹个包包走了,到处拉关系,跑饭局”;“这个领导的儿子在哪里工作,那个领导的生日是哪一天,他都记得很清楚。”多名前同事称,单位开组织生活会、支委扩大会,董明祥都是被批评的对象,认为他无心工作,热衷于跑官要官,搞不正之风、拉关系。会后,他还会很亲热地拍着批评者的肩膀亲热地说:这事你别在会上说,咱俩下来说。
    
      在北京军区后勤部,董明祥称得上“谷俊山第二”,但他们两人关系并不好。有知情者称,2009年董明祥为和谷俊山曾竞争总后副部长,曾安排自己的妻子专门陪徐才厚的母亲、妻子旅游。孰料时任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以董明祥没当过主官、且一直在北京军区联勤部服役为由,还是选择了与己关系更为亲厚、利益更加密切的谷俊山。
    
      竞争失利后,董明祥继续向郭伯雄靠拢。上述退休老将军向财新记者回忆,郭伯雄在北京军区当副司令员时并不显得喜欢董明祥,“没想到这次听说在郭家里发现一个装满钱的手提包,里面有董明祥的简历。”
    
      他还透露,在北京军区,董明祥买官卖官的传闻由来已久,有小圈子小团伙。董明祥出事前后,他的圈子里先后十几人被抓。
    
      此外,从2004年开始,全军开始搞空余营房的调整利用,实际上就是房屋土地买卖。北京军区被列为试点单位,当时总后还在北京的南口镇开过全军的现场会。“土地买卖中,牵扯到很多腐败问题,好多都是阴阳合同。”
    
      一名与董明祥有过来往的商人称,董明祥在珠海、三亚都有豪华别墅。他曾经去过,别墅占地几千平米,像庄园一样。
    
      北京军区数位退役军官表示,董明祥没出事前,他们就知道他百分之百有事。“董明祥不但自己坏,还带坏了身边一大批干部。军中最近查出来二三十名将军违纪违法,其中很多都涉及在郭伯雄、徐才厚主管军队期间买官行贿,他们不仅自己受贿,更助长了董明祥这样的害群之马为升官发财贪污受贿的不良风气”。
    
      四面楚歌
    
      徐才厚东窗事发源于谷俊山的揭发,而随着徐才厚案调查紧锣密鼓地不断推进,有关郭伯雄的传言四起。
    
      郭伯雄最后一次在公开场所亮相是2014年1月20日,中央军委在中国剧院举行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迎新春文艺演出,已经退休将近一年的郭伯雄、徐才厚均出席。
    
      此次露面,被民间舆论普遍视作徐才厚安然过关的信号。直至6月30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中共中央决定将徐才厚开除党籍,对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及问题线索移送最高检察院授权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该消息还披露,早在3月15日即全国两会闭幕的当天,中共中央即对徐才厚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
    
      纵然露面仍难逃被查处的命运,在郭伯雄案中再现。
    
      徐才厚被查处之时,有关郭伯雄之子郭正钢及其妻被调查的消息开始流传。
    
      45岁的郭正钢,1989年入伍,历任浙江舟山市警备区政委,浙江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等职。在2014年冬季将领例行调整中,郭正钢改任浙江省军区副政委,同时晋升少将军衔,也成为继毛新宇之后中国第二位“70后”少将。
    
      据浙江卫视《浙江新闻联播》报道,2015年1月13日至14日浙江省军区党委十一届九次全体(扩大)会议上,郭正钢佩戴少将军衔出席。电视画面显示,郭正钢身形消瘦,容颜憔悴。未及两月,3月2日军队权威部门公布的14名军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情况信息中,倒数第二位即为郭正钢。报道称,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军事检察机关已于2月对其立案侦查。
    
      根据财新记者的报道,郭正钢涉案,与一桩拖而未决、引起较大风波的浙江省军区土地案有关,郭正钢于2012年二婚的妻子吴芳芳,正是这片原属浙江省军区农副业基地的军地园区土地上两个项目“五金装饰城”和“瑞纺联合市场”的操盘手。吴芳芳于2007-2008年分别以招标和转让方式获得两个项目的建设经营租赁权,再以先售后租、承诺回报的方式获得大笔商户的集资款进行开发。后因两个项目经营不景气,不能按约退铺退款,形成巨大债务纠纷,自2012年开始遭商户追索,浙江省军区驻地亦成追债抗议场所。浙江省军区曾限期要求此项目的债务问题在2014年底以前平稳解决,但仍无结果。
    
      吴芳芳与郭正钢于同日被抓,但之后吴芳芳转为有限自由的协助调查,郭正钢则一直处于司法程序中。消息人士称,郭正钢案所涉事项恐不止于已经半公开的土地案,“有其他问题在调查中”。
    
      早在郭伯雄儿子被查处前,郭伯雄的旧部也有出事消息传来。1月15日,军方公布的第一批16名军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情况中,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中将赫然在列。报道称,2014年12月,因涉嫌违法犯罪,军事检察机关对范长秘立案侦查。
    
      现年60岁范长秘是山东乐陵人,1972年12月入伍,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合同战术专业毕业。纵观范长秘履历,其与郭伯雄的关系一览无余。1988年至2005年,范长秘先后任第47军政治部宣传处处长、兰州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部长、第21军政治部主任。范长秘在47军任职的11年里,郭伯雄曾任47军军长、兰州军区司令员。
    
      一位47军的退役军官曾和范长秘共事多年,据他透露,范长秘理论水平、文字功夫非常不错,郭伯雄的确“很看重范长秘”。目前外界尚未获知范涉嫌违法犯罪的更多情况。
    
    树倒猢狲散,郭伯雄:“有一两件事讲不清楚”


    
    来源:财新网 (博讯 boxun.com)
19800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伯雄被中共党中央开除党籍
·郭伯雄被开除党籍,验证博讯八一前处理郭的报道
·令计划宣布双开移交司法,接下来是郭伯雄
·习近平下令 尽快送郭伯雄上军事法庭 (图)
·郭伯雄党羽难除 政改彻底不提了 (图)
·高层决定公布郭伯雄案 或在八一前
·成都军区情报部长李栋方涉郭伯雄案落马
·郭伯雄案即将公开 广州有倒卖军火窝点
·郭伯雄将移交军事检察院 预计不会公开审理
·博闻独家:郭伯雄将移交军事检察院 (图)
·郭伯雄大树一倒 兄弟子侄猢狲散
·卷贪腐丑闻 郭伯雄胞弟被“点名” (图)
·央视曝陕西民政厅挪用救灾钱 郭伯雄兄弟受关注 (图)
·令计划郭伯雄传因病不会出庭
·路透社:令计划、郭伯雄因病重可能不出庭受审
·路透:令计划疯了 郭伯雄患癌 或无法受审 (图)
·郭伯雄就算癌症亡 也能被说成中共毒死的
·令计划疯了郭伯雄患癌 北京两难 (图)
·博闻社独家:老山将军林郭伯雄石碑被移走
·巡视组进驻前后 郭伯雄弟弟的罕见举动 (图)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