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临湘吸毒市长情人:曾去市政府找他十几次
请看博讯热点:情妇反腐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06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湖南临湘吸毒市长情人:曾去市政府找他十几次

    4月21日,湖南省岳阳市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因涉嫌吸毒,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其临湘市市委副书记、市长的职务也先后被免。
    
    湖南警方介绍,张某某是与龚卫国共同吸食过毒品的人员之一,她与龚卫国发生过性关系,怀过孕。4月24日前后,湖南岳阳警方出现在张某某四川武胜县的家中,询问龚卫国吸毒的事情。
    
    在4月底至5月初,张某某多次独家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讲述龚卫国的朋友圈,以及龚吸毒的情况。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龚卫国吸毒至少两年多,张某某怀孕后,龚卫国曾拒绝与其见面。
    
    张某某曾因龚卫国的一句“我相信你、了解你”喜欢上他。在她的QQ空间里,有一个隐藏的相册,名为“想恨却恨不起来的人”,里面有4张龚卫国的照片。
    
    张某某十余次前往临湘市政府想见龚卫国一面。她自称甚至找到岳阳、临湘两地纪委,说明了她和龚卫国的关系,希望对方能帮忙让她见到龚卫国。“他们说除非我检举龚卫国,否则不会帮忙。我不检举他,只是想见见他,就回去了。”
    

“龚卫国自称发电站主管”
    
    新京报: 你和龚卫国是怎么认识的?
    
    张某某: 三年前,我跟着一个长沙的开发商,他和龚卫国是朋友。有一天,我们在长沙一家酒店吸毒,龚卫国进了房间。他们聊了一些朋友间的来来往往,就走了。
    
    我当时不知道他的身份,那个开发商说,他是“刘总”。龚卫国那次没有吸毒。
    
    新京报:“刘总”?
    
    张某某: 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他是“刘总”。
    
    有一次,我、龚卫国和他的一个朋友从长沙开车到临湘。到临湘后,他去了一个发电站。他说是发电站的主管。
    
    新京报: 那时候,你对他什么印象?
    
    张某某: 有些反感他。吸毒后,我习惯抱着电脑上网,不爱说话。第一次见面时,他一直跟我说话,我没有理他。
    
    新京报: 你们后来怎么在一起的?
    
    张某某: 两年前的夏天,我和长沙那个开发商去临湘,在临湘中发大酒店开了房,龚卫国也来了。那是我们第三次见面。
    
    当时,我和那个开发商朋友闹了别扭。他们两个出门去KTV唱歌,临出门前,龚卫国问我是否需要带东西回来吃。
    
    我自己跟了半年的男人都没有问我要不要吃东西,龚卫国却问了我,这让我对他产生好感。
    
    后来我的朋友没有回来,龚卫国带了吃的回来。他跟我说,让我跟他,他相信我、了解我。我因为“相信、了解”这四个字喜欢上他。
    
    我是个有过失败婚姻的女人,希望找一个相信、了解我的男人。
    
    新京报: 龚卫国有没有经常送你东西?
    
    张某某: 龚卫国对朋友很大方,但没有经常送东西给我。刚跟他在一起时,他送了我一台市价5000多元的苹果手机。
    
    新京报:你什么时候知道他是临湘市长的?
    
    张某某: 跟着他一个多月后,我怀了孩子,他不理我了。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
    
    我突然想起来,曾有一次,我和长沙那个开发商朋友在一起时,他接到一个电话,我扫了一眼手机屏幕,看到一个“龚”字。然后,开发商朋友问我,你是不是和“刘总”联系过。我想可能“刘总”姓龚。
    
    我把“刘总”的长相和上面那件事告诉了一个女性朋友,她说,不会是临湘市长龚卫国吧?
    
    我们在网上查到了龚卫国的照片。我当时特别惊讶。
    
    新京报:为什么惊讶?
    
    张某某:我没有读过什么书,以我的身份,能被临湘市长看上,你说我能不惊讶吗?
    
    多次在酒店开房吸毒
    
    新京报: 你第一次见龚卫国吸毒是什么时候?
    
    张某某: 两年前的夏天,在临湘市太平洋大酒店。毒品是龚卫国出钱,我的一个朋友买回来的。
    
    新京报: 吸食毒品时,龚卫国是什么状态?
    
    张某某: 他吸毒后挺正常的,和平常没什么区别。我之前听人说过,龚卫国吸毒后不清醒,但是我没有见过。
    
    新京报: 你们两个人一起吸毒还是多人?
    
    张某某: 我们平常都是在临湘的宾馆吸毒,就我和龚卫国两个人。我没看到过龚卫国拿过毒品或者买毒品,后期都是我自己带来的。
    
    新京报:龚卫国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时候开始吸毒?:
    
    张某某:没有。
    

“我去过十几次临湘市政府”
    
    新京报: 龚卫国拒绝见你之后,你去了临湘市政府?
    
    张某某: 我一直想见他,问他“相信、了解”这四个字怎么写。去年9月,我去临湘市政府想见他。一共去了十几次。
    
    新京报: 网上说你在市政府门口大闹。
    
    张某某: 我没有闹过。我抱着一个毛绒玩具熊,到市政府后,给龚卫国发信息,他不理我,晚上,我就回岳阳。
    
    我还去了两次临湘市政府楼顶,给他发信息,他不相信我在楼顶,我也只是默默坐着。第三次去楼顶,我发现通往楼顶的门锁了,我就在那扇门边坐着。
    
    新京报: 很多人看到了?
    
    张某某: 肯定有人看到,但他们不知道我是干嘛的。门卫知道我认识龚卫国,有一次,他还善意提醒我,说龚卫国不在,去长沙开会了。
    
    只有最后一次,很多人知道了我。我在门卫室说,一定要见到他,就在那里等。很多人过来问我要见谁、跟他什么关系。
    

“曾希望纪委帮忙让我见到龚,但未检举”
    
    新京报: 听说你还去了纪委?
    
    张某某: 前年,我给临湘市纪委办公室打过电话。把我的情况跟他们说了。去年11月,我到了岳阳市纪委,办公室的人接待了我。我把给龚卫国发过的信息打印出来,以此证明我认识龚卫国。
    
    我希望他们能够帮忙让我见到龚卫国。他们说,除非我检举龚卫国,否则不会帮忙。我不检举他,只是想见见他,就回去了。
    
    新京报: 你什么时候知道龚卫国吸毒被调查的消息?
    
    张某某: 4月19日晚上,我给租住房子的房东打电话,说我要回四川了。因为之前跟他说过我认识龚卫国,房东跟我说龚卫国出事被抓了,但我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4月24日左右,四名警察到我四川的家里做调查,我才知道这个消息。
    
    新京报: 你当时什么反应?
    
    张某某: 我第一感觉是有人害了他。我记得一个朋友跟我说过,他手里有龚卫国吸毒的证据,要弄他。我就通过电话问他,他没有回答我。
    
    新京报: 你怎么评价龚卫国?
    
    张某某: 我确实恨他,因为他不理我。在后期,我天天发短信骚扰他;我也比较幼稚,经常拿死逼他见我。龚卫国被我逼惨了,但是他从来没有骂过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8605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被情妇丈夫拉下马 吴永文一手遮天 (图)
·“老虎”蒋尊玉多次嫖娼 商人帮情妇堕胎 (图)
·纽约时报盘点落马高官和他们的情妇 (图)
·揭阳前书记受审 求法官放过情妇
·献出公共情妇后 李东生获周永康信任 (图)
·揭阳市委原书记受审为情妇说情 求法官放过她 (图)
·曝广东两落马市委书记共用情妇 两人各得一子
·广州官员收情妇贿款410万 (图)
·深圳一公务员被情妇举报通奸 共同手写保证书曝光 (图)
·官员将情妇介绍给妻子 二人成闺密 (图)
·张学良自曝有情妇11个 都是女人追他
·卷入周永康案的央视情妇 最后都不了了之 (图)
·博讯杂志:公共情妇患爱滋 中共高层恐慌 (图)
·山西住建委1名副处长与情妇联手索贿
·山西一处长联手情妇索贿:分工合作
·中国国安部高官被曝有6名情妇
·媒体曝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有6名情妇和2个私生子
·陕西渭南市烟草局长期包房养情妇 当事人被停职 (图)
·国安部前副部长马建 被爆拥6座别墅6个情妇 (图)
·被高官枪杀的妙龄情妇 初中没毕业就已打工 (图)
·“公共情妇”就是“共产共妻” /林保华
·文强情妇陈光明心中作何感想?
·网友大胆猜测:方静不是间谍而是许宗衡的情妇?(图)
·国家反腐败机关,应该向贪官情妇好好学习.../崔士忠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