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徐才厚余党前副总长侯树森进政协/总参干部
请看博讯热点:徐才厚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编者按:博讯收到署名“总参几名干部”的来信,其中披露前副总长侯树森的贪腐问题。全文发表如下:
    
     侯树森当全国政委员了,这消息如同当年盛传这徐才厚余党被查一样在军队立即引起了骚动!“党中央对军队腐败分子不查了吗?徐才厚一死其手下贪腐分子就解放了吗?难道连这么明面上的徐派腐败分子都能过关了······”种种疑问接踵而至;人们徬徨了,犹疑了,对中央整肃军内腐败分子的决心迷茫了······

    想当初去年听说侯树森被查,军心快哉!这条有关副总长侯树森与徐才厚案牵连被查的消息一经传遍全军,在侯的老家-沈阳军区,那些熟悉他的老领导老战友老朋友老部下们,无不拍手称快,有位退休老头朝小保姆喊:"去买二斤五花肉,中午包饺子!"又朝老伴吼:"老婆子,你给我听好喽,午饭我要烫壶小酒!今儿个你不许管我!"老头心里畅快呀!谁能不畅快呢?那一天,相信沈阳军区许多人家里传出痛快的剁馅声,其实,早就有无数人在心中已刀剁这乱臣贼子了!
     侯树森出身后勤干部,之所以一路攀升到副总长,靠的是十足的"媚上功夫"。这"媚"字通常是形容女人的,岂不知男人若是媚起来,比女人厉害多了。笔者曾在网上看到一张新闻图片:某年总长陈炳德率班子参观天津一个什么信息产业园,照片上所有人都看着展示板,认真听讲解员讲解,独侯树森一脸谄媚地看着陈炳德,笔者忍不住骂:"操!挺大个老爷们,犯贱的样子跟小蜜似的!"侯自打在沈阳后勤时期就开始他的媚攻。这媚攻里自然包括大肆挥霍送钱送物。我们看到的是他媚惑了一个又一个能决定他命运的领导们。当他要攻取哪位领导的山头时,功夫做足,钱物到位,甚至跟该领导的秘书、司机、警卫员称兄道弟,在领导夫人面前更是儿子一样勤快乖巧,笑容老灿烂了,整得夫人天天跟她老头吹枕头风,“这猴子(在沈时的绰号)不提拔老天都不答应!人家时来运转时,天地皆同心!是你们谁能攀比的?”
     古语云:媚上者必恶下。让我们看看他是怎么恶下的。且不说他平时对部属骄横跋扈,动辄训斥!只举其参加98年抗洪,举国瞩目,身为23军后勤副军长的侯树森率部在哈尔滨松花江边固堤,在几十架摄像机的注视下,他身先士卒,表演扛沙袋,摄像机一撤,他旋即撂挑子走人。总之,他为了私人目的,人为制造战绩及轰动的新闻效应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当时有一名叫刘小强的23军士兵因为在他指挥下连续50多小时的奋战(当时情况沒那么紧急,但为其新闻效应他不准休息),体能消耗到了极限,装沙袋时,沙堆倒塌,刘小强拼尽最后的气力推开战友,自己被埋,扒出后高位截瘫。刘小强退伍回重庆大山深处的家,守着一小片桔园去面对残疾的一生。小强的女友来到他身边,硬是嫁给了他。两人成亲后的心愿就是想借助科技手段要个孩子。再说侯树森,此时做为抗洪功臣荣升沈阳军区后勤部部长,军区几所医院均为他掌管。刘小强妻子为了这个心愿前往部队看望某干部并悄悄道出这个魂牵梦绕的念想,干部咨询专家后得知:这应该不是难事,军区202医院就是全军优生优育中心,试管婴儿技术很成熟,小强刚刚瘫痪一年多,理论上可以取到健康的精子。现在只需派人把小强夫妻接到沈阳。然而,此建议通过几条途径递送到侯树森那里,都石沉大海。侯在干什么?向他的下一个升迁目标全力施媚功呢!这么一个对士兵毫无爱心的家伙居然在几年后跨专业当上了军区参谋长,没当过军长,不懂军事战术的后勤干部居然成了大区参谋长!再接再励,继续媚上,很快,军区黄政委被他媚惑住,与其他领导一样,把侯当成儿子一般的疼爱。别看黄只年长他七、八岁,侯的卖小耍乖是出了名的。时值总参有一副总长之位,当时军委领导属意于沈阳军区的一位军事干部出身的副司令,怎奈黄政委爱"子"心切,立刻以到301看牙的名义进京,据说他实则是去为侯活动,黄是徐才厚的哈军工老同学,再加上侯早已与徐搭上“供给”关系,黄说侯事徐即答应,破格从大军区参谋长将侯直接提拔成副总长!但黄这个借口着实令沈阳军区牙医们集体蒙羞,政委的牙还要到301去看,就是说我们无能呗!这不是打我们脸吗?口腔科声誉算是毁完了!因此,侯树森这条副总长升迁之路上,不仅把一个搞军事工作的副司令“活活拍死”,生生给他垫了背,还沾满了牙医们羞愤的鼻涕和眼泪。
     总参从此有了一名侯副总长,他的媚攻目标继而又瞄准了能决定其升迁的军委领导。在继续向徐才厚送钱送物(为阜新商人牵线给徐送钱就是一例)进贡之后,他又成功获取了陈炳德的信任,在总参他挑拨离间,倒行逆施,打击贤能,坏事做绝,还一心想谋取总后部长之位当军委领导,却不料竹篮打水,篮也空空,心也空空!
    2014年3月15日,中共中央对徐才厚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是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受贿犯罪, 被宣佈開除黨籍,送交檢察機關處理,而今死于非命!
    侯从一个沈阳军区后勤干部能如此之快的爬上副总参谋长高位完全得益于其主子徐才厚提拔和其送钱送物的媚攻,副总参谋长从职务专业角度上看与后勤专业根本风马牛不相及,这种垮行业提拔真正是难能少见。网络上曾有人公开议论,侯凭什么被提拔如此之快?从其各种经历履历表现中都找不出任何可以服众答案,只觉一头雾水;其实网友们有所不知,真正原因所在是侯对徐,大肆送钱送物、极尽巴结施展其媚攻所致,这才是侯升官发财走捷径超越他人之诀窍!由于侯在对徐的贿赂上研桑心计,所以在谷俊山被揭发之初,徐为保谷拟调侯进总后班子接廖锡龙当总后部长晋升军委委员,同时将谷俊山调出接侯当副总参谋长。正因如此所以有谷俊山当时所言“我当军委领导无望了,但当个上将还是不成问题的”。至此徐才厚一伙之险恶用心不说也昭然若揭了,他们调出谷俊山使其摆脱被动挨打局面,同时安排心腹侯树森任总后部长军委委员,徐的这种安排既解救谷俊山于危难,又使侯、谷各自官升一級,侯由副总参谋长升任总后部长军委委员,谷由总后副部长升任副总参谋长,一举两得皆大欢喜。可惜徐、侯、谷之黄粱美梦未能得逞,党中央卡住谷俊山并对其批示实施双规,这才使侯晋升、为谷解难之好戏未能上演!可在此之前,侯树森拟被徐上调总后部长換出危难之中谷俊山一事已被传得沸沸扬扬,几乎尽人 皆知,在那些日子里侯也沾沾自喜,大有立刻走马上任当军委首长之势。
    但世事难料,谷俊山被抓,徐才厚垮台死亡,这一个接一个的打击使侯树森这名徐才厚死党的美梦终成泡影!
    
    军纪委巡视组巡视各大单位,工作之一是清查非正常提抜的干部。即2004年至今,1,越级提抜的;2,跨专业提拔的;3,未满任职最低任职年限提拔的(五年内连续提了两职的);4,令位不符的。以上是大意。一经查实,要降回原职。
    看看这军纪委的以上4条非正常提拔干部标准,侯树森几乎占全了!这样的贪腐分子未能绳之于法,现在居然还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无外乎俞正声说腐败分子多出自政协干部,那是因为他们来政协之前犯的案。但政协为什么清理出一批腐败分子而又让另外的腐败分子进来替补呢?这就值得我们深思了,我们政协汲纳人员的制度是否出了问題,以致政协成了各方腐败分子的避难所!侯树森进政协就是腐败分子进政协避难的典型!希望党中央不要把政协变成社会藏污纳垢的场所!应把侯树森这样的腐败分子从政协彻底清理出去,并彻底清查其贪腐事实及参与徐才厚集团对人民所犯下的不可饶恕罪行!
    
     总参机关几名干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04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退役将军侯树森不客气:去去去,该找谁找谁 (图)
·侯树森不再担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职务 (图)
·被大老板招供 侯树森卷入徐才厚案
·知情者揭露徐才厚余党、副总参谋长侯树森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为什么要研究政治学?
  • 严家祺30年後的随想
  • 49天死20人,托养中心何以成为“死亡地带”?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 VOA时事大家谈:抓律师两高人大邀功,保政权司法第一要务
  •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铮曾錚學英文心得:必殺技只兩招
  • 福建福安土地抢劫案个人上级不输于没有经过合法登记的非法组织上级
  • 喻智官小曼德拉的父亲——记良心犯张海涛
  • 严家祺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 蔡楚蔡楚:祭母文(多图)
  • 魏紫丹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 逸风《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 上海维权网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 瀹跺涵鏁欎細鑰剁ǎ鍩虹潱灏嗕細甯﹂鎴戜滑杩涘叆鍗冪Η骞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 孙宝强华人,拿什么尊重?
  • 东海一枭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 姜维平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 徐永海不能只听道更要行道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7-3-24
  • 曾铮我是怎樣爲《靜水流深》找到英文出版社的?HowDidIFindanE
  • 吴倩救恩之母:今天所谓的社会容
  • 瀹跺涵鏁欎細鑰剁ǎ鍩虹潱灏嗕細甯﹂鎴戜滑杩涘叆鍗冪Η骞
    论坛最新文章:
  • 俄专家:解放军精兵简政剑指增进登陆与海战实力
  • 欧盟高度戒备下庆祝罗马条约签署60周年
  • 东京开色情店中国老板新案情 近百卖淫女多为中国留学生
  • 安理会严词谴责朝鲜进行导弹试射
  • 法国左翼候选人的欧盟计划
  • 中国司法一判案又可能引发民情抱怨不公
  • 萨德争议作祟 长沙足球赛后中韩互杠
  • 乍得法国人质被劫往苏丹
  • 菲执政与反对党互杠 正副总统遭对方弹劾
  • 墨西哥墙开工前中国非法偷渡者猛增
  • 特朗普聚焦朝鲜可能无暇顾及南海自由航行
  • 里尔城南地铁站枪击事件 警方初步定为黑帮火并
  • 德迦罗警告法国退出欧元绝无好果
  • 港独势力大退潮香港政治告别激进化
  • 台湾争论婚姻当事人必须一男一女是否违宪?
  • 煤钢联盟60周年 数万人对立示威映照欧盟五味杂陈
  • 另有法官作不同裁决,特朗普第二个旅行禁令有望起死回生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