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98736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鲁申侯:李源潮和王岐山争斗之山东篇(一)
请看博讯热点:中共太子党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博讯编辑:我在国内偶读过贵刊发表的一些政坛报道, 客观地讲这些报道都有一定的新闻性和深度,但在推理分析方面往往太程式化,简单化,对国内官场的复杂性和残酷性的理解远不及在体制中人深刻。这里特抛砖几篇杂论,望在贵刊的论坛上分期发表。因作者常年忙于庶务,不太从事文字工作,又是在匆忙中写作,难免有文字方面的暇疵,还望编辑能帮助更正。

    题目: 李,王争斗之山东篇(一)

     作者:鲁申侯


    本文不是爆料,也不想抹黑山东的官员,他们大多数是兢兢业业为家乡工作和奉献的人。我想说的是一些不太为人所知的官场辛秘,也顺便发些感慨,算是为今后想从政的年轻人提个醒吧。

    纵观中国历史,朝代更迭,胜王败寇。共产党得天下这60多年中, 前30年有伟大领袖毛主席稳坐江山,后三十年则是党内各种山头和势力争斗不断,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已进入到第五代了。 各方山头和势力在高层的争斗必然影响到地方和下级官员,尤其是在十八大前的政治局常委之争,直接影响了各派官场人物在今后若干年,甚至一辈子的命运。在下拟揭出一段发生在2,3年前的往事,感慨颇多。以山东一隅而观今日天下之变, 虽然过程总是显得跌宕起伏,但一切结果又都显得合乎历史规律,自然而然。

    在下所说之事发生在山东,但影响却波及到全国乃至全世界。 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涉及到胡锦涛刻意扶植的三个接班人(不包括隔代培养的几位):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完败给了江泽民支持的习近平和王岐山。习近平十七大后以“黑马”身份战胜李克强的事已充满了江湖传奇色彩,但在此不需赘述。随后的以李源潮为代表的一干团派人物与王岐山等人的常委之争,用“暗潮汹涌”和“有惊无险”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

    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中共十八大即将召开, 而十八大最重要的议程并不是所谓的“习李体制”(因为早已被确定), 而是新一届常委之争。胡锦涛表面上是最有发言权的总书记, 李源潮又是在推荐常委人选中能起核心作用的组织部门负责人,那么李本人, 汪洋,女性候选人刘延东都一度排在王岐山的前面。因为王总是在讨论常委人选时被排在第八,九名的位置,才有了江泽民一再坚持保持九人常委的声音。各派在各个层面上使劲较力,这才有了发生在山东的故事。

    要说当今中国政坛最重要的一方实力派, 当属原籍为山东的一大批中高级党政官员们。 为什么要强调“原籍”呢?这是因为山东人素有忠厚耿直的美名,又有重礼仪的传统。尤其是“重礼”这种品德, 可能是当下领导干部最看中的。因为“礼”字在孔子的故乡代表的是在家尊重长辈,在外遵从师长和领导。山东人从普通人到各级官员与其他地方的人相比最重要的特点是讲“礼”字, 于是这群人也就成了各方各派都极力想拉拢的对象。山东出去的干部不能称为一个“帮”,原因之一就是人数太多了,单从组织上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个帮派。但中国人的乡土情怀是深融在每个人的血液里的,走到哪里最亲的还是乡土乡音。 那么这些四海为官的山东人最容易联络感情的地方在哪里?是他们的母校,尤其是山东大学。山东大学可能至今在高校排名中都排不上前十, 但从这所高校走出的中高层官员的数量绝对是排在全国第一的。 这些从山大走出来的官员如今占据了许许多多全国各地的重要领导岗位,尤其是在中央和国家机关里能占小四分之一。那么能对这些人有影响的人是谁呢?不是山大的校长或他们的老师,毕竟当年的校长与学生们离得太远, 教授们也只是传授给学生们知识。与学生们的命运息息相关的就只有他们的辅导员们,还有当年帮助把他们分配到重要位置上的贵人了,这些人才是最能联络和影响他们的人。 这其中的一人就是在下要讲的中心人物,外界很少知晓他, 但对山东官场上的人来说却不能不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李建军——当年的山大人事处副处长, 现今的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山大党委书记。

    李建军的官场经历可以用“卧薪尝胆,大器晚成”来形容。其作为“山大派”教父级别的政治手腕更可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当年李教父是以最后一批工农兵,而且是学生物学专业这个与政治豪不沾边的学科来进入仕途的, 到今天成为山大帮众多官员的头号“教父”(其中许多人的官职远远高于他), 实实在在地演绎了一场官场上屌丝逆袭的传奇。

    中央常委人选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能联系上山东省的一所大学的一个厅级官员呢?中国的事情就是这么蹊跷。简单来说, 李教父这次是拼尽全力,动用了自己二十多年积攒下来的全部资源,想以下克上,来帮助团派候选人全面上位。具体要达到的目标,就是极力打压李源潮的竞争对手王岐山。这大致包括了三方面的行动:

    一是李教父亲自上阵,在北京一帮老干部中大肆传播王的坏话,极力夸大他的性格缺点和各种工作上的失误。李教父不但擅长驾驭学生,其实他还确实是一位有造诣的书法篆刻家,几十年来结交了北京的一大群退休在家潜心研究书法绘画的高官朋友。这些人现在是真被派上用场了!所谓谣言经过十个人的口传,一块完玉也能变成茅屎坑里的臭石头。退休老人们大都消息闭塞,思想固执守旧,稍一点火就会马上通到总书记那里。更何况王岐山本人确实有很多突出的性格缺馅(是指当高级领导干部而言),还有一些从政经历上的软肋。比如王一贯地爱出风头,说话不严谨,我行我素,无视组织纪律而与号称“中国最危险的女人”的某女主编长期保持特殊关系(不是指男女苟且)。王在工作上也是粗线条型,难免有许多失误。李教父的这些行动确实是产生了极大的杀伤力。最后的效果是曾惊动到江泽民和另一位高层分别叫来王岐山一顿询问,江并当着数人的面(包括习近平)训斥过王。李教父闻知这些消息后真是欣喜若狂啊,以为自己的目的真的达到了。一时之间李源潮等人的常委位置似乎确保无疑,而王是铁定出局了。但事情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团派在十八大上可以说是全军覆没,颗粒无收,而且到现在一个个全都成了待宰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 其实产生这样的结果归根到底还是政治水平和眼界高低问题, 李教父毕竟接触官员的层次有限,对高层运作的规律缺乏深刻认识。关键是他怎么就没看出王岐山是江拼命要推上去的人呢?难道就不理解“爱之深,恨之切”的道理吗?如果江不是真心喜欢王,完全可以把事情冷处理而另找人选呀?还有,官场上也讲究“光明磊落”,虽然很难做到,但一旦一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被人发现,或是公开地搞山头和帮派行动,必将招来最高层的强烈反感而诛之。与李源潮的一系列行动相比,王的缺点和闯祸都是性格使然,是可以原谅的“小事情”,也从未招过最高层的反感。所以在二选一的情况下领导人会选择一个自私和搞阴谋的小人吗?

    李教父的第二着儿棋是动用孙守刚和李群这两员大将冲锋陷阵,通过他们的口在各种场合(包括对新闻记者)公开讲王“不适合进最高领导层”,也“不可能当常委”。听者自然会联想到这肯定是更上层的意思,不然怎么敢公开讲呢? 这一着儿也是极其有效啊。 试想以下, 如果传闻只是在底层百姓和官员中传播,顶多是饭时的佐料, 不会散布很广, 更不会影响到上层的决策。而如果传闻是出自现任省委常委和宣传部长之口, 其传播广度和可信度就完全不一样了,其影响力是可以直达最高决策层的。孙守刚这次是真卖了力气,为了主子完全豁出去了。他亲自组织人在互联网上发布了大量对王不利的消息,一时之间可以说是铺天盖地。他甚至到最后关头,即在北戴河会议的前几十天孤注一掷地转发了江去世的假仆告。

    这第三着儿棋这里就不多讲了, 因为在下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但这些行动最后似乎是没有什么效果的。大概是通过孙,李两人在海外的关系来散布对王不利的各种消息,以这种出口转内销的方式来影响国内舆论。据说孙,李在海外也苦心经营过一些年了,早就布下了关系,准备为将来走出山东,进军高层领导层所用。这些海外奇兵有的就是在美国的互联网公司任高级主管。但孙和李的具体操作在下真的不清楚,但按他们在国内的折腾程度来推断的话,海外肯定能看到这些动作,望海外尤其是美国的朋友帮助补充。

    顺便提一下李建军处理过的一件“小事”,来见识一下他不愧为山大派教父的能量。 这件事牵扯到互联网上赫赫有名的方舟子先生,还有另一位前面已提到的重要人物——时任山东省委宣传部长,现任青岛市委书记,曾经的未来山东省长候选人(现在肯定不是了)李群。这件事的背景如下:2011年底著名网络大V方舟子转载了美国某大学校方否认李群在这所美国学校学习期间当过“市长助理”的声明。这其实是一桩陈年旧事,李群显然是夸大了他在美国几个月进修的经历,由几个捧臭脚的手下编写出版了一本“我在美国当市长助理”的书来博取眼球。这在当年也确实为这位山东政坛明星增加了一些光亮色彩。怎奈“互联网是把双刃剑”(李建军老师十年前就有这个口头蝉,厉害吧!), 李群和王鲁明现在碰到的是被网友们称为“几百年才出一位”的怪才方舟子。这位刀枪不入,韧劲十足的“打假英雄”号称从未有过败绩,甚至都未“失过手”,打假十几年来从来都是一抓一个准。 一时之间这个几年前发生的“小事”在一帮方的粉丝们的鼓噪下大有发酵之势。要知道这对任何一个地方官员来说都有可能引来灭顶之灾的。 李群这时的资源都用光了,还是不能阻止事态的持续扩大, 但是事情又没有严重到有必要去求李源潮相救的地步,所以就在极不情愿,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找到了李建军帮助“消灾”。 为什么是极不情愿呢?因为李老师最中意的“学生”向来不是李群,而是比李群更年轻有为的山大校友孙守刚(现任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群,刚这二人素有瑜亮情结,不到这个节骨眼上群是决不会放下身价和面子求到李建军这里的。 那么下面就看看李教父是怎样轻轻地就摆平了这件让李群看来比天还大的事情的, 李教父同时也想让这个后生晚辈(不是指年龄)看一看什么叫“厚积薄发”(李教父原话)。其实要方舟子这样的大V消声真的都不用找他本人做工作,教主只需几个电话打给南方几个省宣传部门的领导(肯定是山东老乡呀),由他们再打招呼给几个门户网站和论坛, 这个事情就轻松搞定了。那些被打过招呼的互联网大佬们转过头来提醒一下方舟子,不识相的话可以让他“永久消失”在中国互联网上。你想想就知道结果是什么了,方就是有再硬的骨头,也得靠互联网吃饭不是?

    到这里在下就想试着分析一下最后王胜李败的原因。李源潮和王岐山的仕途都起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都是有领导干部家庭背景的年青干部,但却一个在地方和部门,一个在中央。王,李两人都是能力极强的人,也都深受最高领导的赏识,而且后来李受胡总书记的呵护更多一些。但二人却有截然相反的性格,王是锋芒毕露而张扬,而李则是隐忍负重,城府极深。尤其是李的处事稳妥,考虑问题周全等优点深得胡锦涛的赏识。但李进入中央高层要比王晚的多。这两人自交集共事以来就相互看不惯,甚至到了看见了就心烦的程度。 这也就导致了到十八大接近时两人之间的拼杀达到了有你没我, 有我没你的程度。 其实两边都使出了不少小动作。王岐山一贯地是动用他的老根据地(财经杂志)发出一连串震撼对方的报道。但他也因此闯祸,波及到不该得罪的一些人。但王是性格使然,即使在遭到高层的数次警告后依然不改“爱谁谁”的脾气,其底气在下认为是王自身坚定地认为这一切首先都是为党为公的(确实如此)。而李源潮在山东方面煞费苦心的部署(在下不知道他在其它地方的动作)纯粹是为了自己小集团的利益。这样就在道德制高点上低人了一截。 团派的总舵胡锦涛及其核心圈子里的令计划等人,在需要雄才大略的高层政治运作层面上与江泽民和其幕僚相比不是差了一点点。胡的“以退为进”策略只是邯郸学步,结果仅为自己博得了虚名,同时也仅仅是能保住自己及家人今后的平安。 但是那些曾经为他冲锋陷阵,舍得一身剐的同一阵线的团派官员们是多么伤心失望啊。他们的命运就此转折,尤其是那些暴露过身份的人。如今就算是兢兢业业,克己职守,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了。哎,官场看似江湖,却又不是江湖,决不能用江湖那一套来用到高层的官场上。这是在下现在感受最深的。你没看到那样一个活生生的江湖好汉王敏倒下了吗?共产党虽然专政,但极重视未来接班官员的“德”和“智”, 也会顺遂民意。所谓大道至简,公道自在人心!李教父的所作所为,瞒得了中央和外地的体制中人,但怎能瞒过自己的山东老乡。那些无德无才,靠搞拉帮结派和阴谋诡计上位的官员终将被新的领导层所淘汰。大家最近都把看点集中在四川,山西,云南,南京,甚至上海了,从未有人重视最近山东省的变化。其实是时候未到啊。新班子不可能把地方诸侯都一窝端吧?得一个一个地方来。山东的政治地位历来都不是最重要的,所以这件事所涉及的官员可能暂时还能平安无事地过上一两年。但他们心里明白所做之事是不会就此化了的,其内心的煎熬又谁能体会到呢?

    补记一下,济南市委书记王敏也是山大派里响当当的代表人物。当年以省委宣传部长之尊亲自负责一步电视连续剧“闯关东”,从写作到编剧和拍摄,为山东人和山东官员赢得了不小的名誉。可惜投错了门庭,如今身陷囹圄,可惜可叹啊!下篇再专门讲述他的故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4906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蔡楚:祭母文(多图)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 《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 华人,拿什么尊重?
  •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 中国飞机上
  •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 政治从根本上来讲是人类的“动物行为”
  • 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1、12章【7】
  •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我为什么信耶稣又坚持科学研究(一)
  • 东海一枭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 家庭教会耶稣基督将会带领我们进入千禧年
  • 大字报在美国,看中国人怎么斗中国人
  • 中国控诉联合国广场开始记实(767)视频
  • 东海一枭《心际歌》(大型组诗)
  • 拈花时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 胥志义胥志义:中南海——艰难的二选一
  • 周鍾揚林鄭月娥、梁振英和「修改防贿條例第3和第8條適用範圍擴大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舍撒手锏取鸡毛掸
  • 藏人主张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 陆文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 姜维平老兵包围中纪委,疑似刘云山在捣鬼
  • 独往独来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
  • 谢选骏“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 吴倩你们的耶稣: 不久,最具欺
  • 东海一枭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论坛最新文章:
  • 法示威华人因“非法集会和袭警”被起诉
  • 马岳:2017特首选举对选举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坏
  • 默克尔访美:美德分裂更为明显
  • 经不住反俄抵制 俄第一大银行撤出乌克兰
  • 核废料:十万年后再见?
  • 日本高等裁判所批准重启两座核反应器 被批罔顾民意
  • 欧洲法院确认制裁俄石油公司 捍卫统一防卫政策
  • 韩国世越号沉船首次打捞出尸骨碎块 鉴定工作两到三周
  • 美国航空2亿美元入股中国南航H股 获无投票权观察席位
  • 特朗普将废除奥巴马遏制气候变暖政令
  • 连续8个交易日下跌 华尔街股市“特朗普行情”结束
  • 王加清谈巴黎青田华人在家中被警察击毙事件
  • 英国脱欧及其对银行业的影响
  • 曾与曼德拉并肩反抗种族隔离的老战士凯斯拉达辞世
  • 马来西亚证实金正男遗体仍在当地
  • 日本人等要求撤除慰安妇像诉讼在美败诉
  • 柯建铭自诉马英九泄密及诽谤 台北地院判马英九无罪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