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长春搞“卖血发家” 留下巨大灾难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9日 转载)
    来源:《内幕》
    
    据海外媒体报导,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2013年10月初审议了中国儿童权利情况报告、包括艾滋儿童。中国有专家要求政府调查河南艾滋传播的情况、包括追究当时的李长春等官员的责任。
    
    据自由亚洲电台10月8日报导,近日联合国机构审议中国儿童、包括艾滋儿童权利状况之际,河南早年艾滋疫情传播的责任追究问题再次浮出水面。
    
    现旅居美国的中国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审议提到,对于中国那些因为血液污染感染艾滋病的儿童,中国有没有对情况进行调查?有没有赔偿?中共当局没有做出回应。
    
    对于中国有专家要求政府调查河南艾滋传播的情况、包括追究当时的李长春等官员的责任一事,万延海做了肯定答覆。
    
    万延海认为,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李长春是河南省委书记和省长。李长春不仅应该负主要领导责任,他还包庇了当时一些卫生官员。在后来李长春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媒体的十年里,他严格扼杀有关艾滋病的报导。
    
    铁流在实名举报李长春的信中也提到了这一点:“李长春劣迹斑斑,在河南做省委书记时就做了不少坏事,搞‘卖血发家’,给河南省留下巨大的灾难——艾滋病。
    
    其实,这些年海内外媒体一直都坚信,李长春与河南艾滋病灾难有逃脱不了的关系,因此呼吁对其进行问责的声音一直未断过。
    
    
李长春搞“卖血发家” 留下巨大灾难

    香港《亚洲週刊》在2007年发表文章称,河南省政府90年代推行”血浆经济“造成上百万人感染艾滋病毒、数万人因此死亡,不是天灾是人祸,肇事官员刘全喜、刘学周等欺上瞒下,主政领导李长春、黄晴宜、陈全国等却包庇纵容、隐瞒疫情,成为艾滋疫情一发不可收拾的罪魁祸首。但这些人没有受到处罚,反而升升官发财,而奋起抗击艾滋的高耀洁、王淑平等人却屡遭打压,突显中国政治权力的结构性危机。
    
    十多年前,一份有关河南艾滋病疫情的报告曾被辗转送交中国高层领导,但疫情并没有迅速公开,而是又滞后了若干年,无数的人已经痛苦地死去。《亚洲週刊》指出,在河南这场堪称世纪浩劫的血祸中,让人心寒齿冷的不是艾滋病魔,而是贪图金钱和权位的心魔,其背后反映的权力腐化、制度退化的结构性问题值得当今中国执政者深思。(特约记者 杜菲)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1915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长春新书澄清其非宋任穷女婿也非李德生之子
·李长春在说给谁听?妻子非红二代
·揭秘李长春 妻子并非中央某领导的爱女 (图)
·李长春《辽沈大地改革潮》一书出版发行 (图)
·蔡明照幕后还有李长春,揭秘与某宗教网站的关系
·李长春考察迅雷公司 (图)
·宣告清白?李长春一个月内三度露面 (图)
·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李长春视察少林寺 (图)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图)
·国际艾滋病日拷问李长春和李克强及其后台
·博物馆展李长春自制家具 李瑞环制家具亦存于此
·李长春自制书柜衣柜博现物馆,伴其40余年
·王岐山从中斡旋 李长春女儿入股财新传媒
·退休后李长春频现身 先赞汪洋后挺胡春华
·和李长春女儿合作问题上,黎瑞刚对媒体追问掩盖事实
·李长春爪牙原辽宁电视台台长史联文被立案调查
·黎瑞刚否认和李长春之女联手搞《好声音》
·李长春的女儿李彤和黎瑞刚搞“中国好声音”,一季狂赚数亿
·“辽宁帮主”李长春被江泽民派到广东“掺砂子”
·卫生高官痛揭劣迹昭著的中国高官李长春
·华颇:李长春为何又要挑战习近平
·鲍彤 :自我迷信,不如自我批评 与李长春商榷
·好色算什么 李长春及刘云山为何青睐衣俊卿 (图)
·牛泪重磅弹:李长春18大连任常委,任人大委员长
·李长春刘云山柳斌杰三人应该向非时政类新闻媒体公开道歉!/周家平
·刘晓波得奖,胡锦涛、李长春骂温家宝、周永康是滑头/刘天剑
·李长春呼应薄熙来——重庆“唱红”文革主旋律/牟传珩
·李长春用手机发过“黄段子”吗?/石述思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姜维平
·李长春给季羡林“国学大师”帽子?/王晓阳
·胡扬毒案扑朔迷离 李长春肩负使命秘会陆克文(图)
·赵本山移民 李长春掌嘴/王子生
·西风烈:李长春祸国殃民,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请胡锦涛、李长春、周永康、贺国强辞去担任的国家职务
·李长春如何巴上了江泽民/温毕熙
·如果李长青是李长春的兄弟/林保华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