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3日 综合报道)
    博讯编者按: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多年来一直揭露河南政府渎职引发的艾滋病爆发的事件,本文是陈秉中最新的公开信。
    
已经到了对河南血祸责任人立案问责的时候了

     致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公开信
    去年“两会”前的这个时候,我曾就李长春和李克强因隐瞒疫情导致河南艾滋病大流行一案,先投书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后又向党总书记习近平告御状,但泥牛入海均无回应。投诉书开宗明义严正指出李克强根本不具备当总理的素质,当局应该做的绝非推荐他当总理,而是对河南血祸第一责任人李长春和第二责人李克强立案问责。然而根据国家主席习近平提议,对与李长春同流合隐瞒重大疫情的李克强,执政党对他不仅“不计前嫌”,反而梳妆打扮帮其隐蔽在政界的斑斑劣迹,让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负罪者摇身一变,堂而皇之地高票当选为新一届总理。一年过去了,无可争辩的事实表明,特别是对无辜受害者疯狂打压升级,带病提拔的李克强并非执政党高层包庇他的某些人确认不疑的“千里马”,而是应当立案追究的“漏网之鱼”。鉴于2014年“两会”召开在即,河南手握铁证的几十万受害者,对出席全国人大的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隔空喊话,现在已到了对李长春和现总理李克强因隐瞒重大疫情造成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进行清算的时候了。

第26届国际艾滋病日北京街头的疯狂洗劫
    2013年26国际艾滋病日期间,来自河南、河北、山东和湖北等省数百名上访的艾滋病患者,他们带着90年代因在“以血致富”诱骗下卖血感染艾滋病毒,至今无人负责,也得不到国家赔偿的冤屈,纷纷前往卫生部、民政部和国务院信访局等部门投诉。但这些单位都是大门紧闭,在凛冽的寒风中,有的坐,有的跪,有的哭,饥寒交迫,但却见不到能接受投诉状的负责官员,侍候他们的则是警察和准备将他们拖走的警车。两三天中在大门外一坐就是4个小时递不出投诉书,只好自行撤退转往王府井大街和中南海表达诉求。12月25日,由艾滋病患者组成的《反艾滋歧视合唱团》来到王府井大街,为过往行人献唱《爱的奉献》,之后还要到大学校园和公园献唱。然而合唱团还没有开唱,就遭到早就在王府井大街等候他们警察的围追堵截,见到破衣拉撒灾民模样的上访者就抓。合唱团成员见状不妙四散逃亡,但又被一个个抓回,移交给来访者所在县的国保人员后,又一个个被强行带回当地继续打压。
    合唱团创始人之一的河南商丘市陈娜,1997年因剖腹产住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毒,9年后生第二胎时才得知她生第一胎母女俩就已感染了艾滋病毒,然而这一重要信息只告诉因母女俩都染上艾滋病毒遭嫌弃并私自出走至今不知去向的丈夫,却始终没有告之陈娜本人,母女俩就这样双双失去了早期服抗病毒药做到早治疗的最佳时机。
    还有一位1995年因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可是到了2004年在同一医院生第二胎验血才知道她早已是艾滋病毒携带者,特别不能容忍的是,此时仍没有对她实话实说而是一瞒再瞒,只是拐弯抹角地告诉她“不要给孩子吃奶”,就这样剥夺了与生死攸关信息的知情权。
    还有被围追堵截的上访者郭艳新,她的健康状况更令人担忧了。
    反映免疫细胞数量的CD4检测,如果降到200以下就说明病情重笃,可怜的郭艳新曾一度都降到1,也得不到治疗,这等于将还可以活下去的她往棺材里推。
    她们来北京上访还没能递出上访状,就被强行遣回原地再打压,如此本末倒置,加害于受害者,不是让她们早死的变相杀戮吗!这些本无任何过错的无辜染上艾滋病的患者回忆起那次北京之旅,至今仍心惊肉跳,魂不附体,当时那惊骇的场面一时间闹得全球满城风雨。这就是李克强当总理后艾滋病日的写照,还有一点人性吗!

亘古未闻的“君臣合谋”全方位瘟疫大隐瞒
    从90年初河南出现艾滋病毒大面积蔓延起,从上到下就谎报瞒报,从不说真话,将真相淹没在蓄意编织的谎言中,制造了当代前所未有的隐瞒传染性极强、危害非常大的瘟疫丑闻。
    一是隐瞒的灾情重。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导致至少30卖血农民感
    染艾滋病毒,至少10万感染者命丧黄泉。这种并非天灾而是地道人祸酿成的感染和死亡多得惊人的严重后果,是当代令人惊骇的人道大灾难。
    二是隐瞒时间长。这种属于“零容忍”的绝对不可宽恕的长达20年的隐瞒,除中国之外在当代世界难觅第二个国家。对人类健康极具毁灭性目前又无法治愈的“世界癌症”的大爆发,多年来一直不对百姓公开,等于让国人在毫无防范的艾滋病毒面前丢盔弃甲,束手就擒,给瘟疫的扩散传播提供了最佳土壤和条件,其危害和罪过之大,十恶不赦,罄竹难书。
    三是隐瞒力度大。不仅河南以铁的纪律约束全省各行各业任何人不得对外泄露艾滋病疫情,对违者除以“泄露机密罪”重处外,更为惊异的是,前后两届党总书记都主动出面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祸首隐瞒,还要求卫生、公安和传播等所有知情的各有关部门对河南艾滋病疫情都要守口如瓶,也就是举全党和全国之力进行隐瞒,任凭艾滋病毒通过卖血、输血和血制品三条渠道在中华大地任意扩散,与河南相邻的湖北、河北、山西、山东及远至广东等省,都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用河南被染上艾滋病毒的污血制成的专供血友病患者使用的血制品“第八凝血因子”,仅上海就有近万名血友病患者感染艾滋病毒,在全国深受其害者近10万之多。
    四是隐瞒疫情模式与历代欺上瞒下有别,而是由“君王”挑头一致对下。由于两届党总书记主动出面为河南血祸的主要责任者隐瞒,不存在“欺君之罪”,加之又无独立的第三方监督,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对13亿人民随心所欲地隐瞒,“实事求是”的法宝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其危害之甚如同火借风势,烧遍大半个中国。在隐瞒疫情上所以能出现现独一无二的创新模式,因为犯事的李长春是第十四和第十五届党总书记江泽民的心腹,李克强则是第十六和第十七届党总书记胡锦涛的影子,由于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的政治联盟,把他们紧紧捆绑在一起合力搞隐瞒。有了这样的后台和靠山,不用说河南几十万受害者,就是执政党和中央政府至今也没有一个高官敢公开站出来对一言九鼎、至高无上的“君王”说个“不”字,受害的平民百姓进行抵抗如螳臂当车。隐瞒手段之恶劣和祸国殃民之惨烈创造了世界之最。
    五是执政党对媒体的严密控制,把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真相掩盖得天衣无缝。绝大多数国民至今并不知晓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更不知晓主要责任人就是李长春和李克强,当然就更无从知晓是两届总书记坐在盖子从十四大直至十八大长达20年阻挠对河南血祸的查处了。2000年第一位向外界报道艾滋病村的记者张继承被开除。瞒天过海手段之诡异,历朝历代无哪个君王和哪个国家与之可比。20年来的党代会和每年人代会罔顾事实,对河南艾滋病事件都只字不提,彻底颠覆“存在决定意识”的认识论,这与日本右翼某些人不承认南京大屠杀如出一辙。
    20年来全球实践表明,艾滋病可防可控。河南因人为隐瞒疫情导致重大灾难表明,隐瞒疫情比艾滋病本身更可怕,人魔比病魔还凶残。仅这一点就将李长春和李克强及他们的后台死死钉在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被撵出国门的三位知情者中的高耀洁如是说
    凡是隐瞒重大安全事故的人,因为做贼心虚,最怕真相,因而对敢于举报和揭露真相的人怕得要死,恨之入骨。于1995年及其后最早站出来揭露河南艾滋病疫情的王淑平、高耀洁和万延海“老三位”最洞悉河南当局隐瞒艾滋病疫情的黑幕,是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疫情的最大障碍,最终被一个个撵出门,在中国大地演绎了一场旷日20年的隐瞒与反隐瞒的特殊战争。
    高耀洁近日感慨万端的一段话令人回味和深思。她说:“现在我唯一的希望是中国政府能实事求是,不再说瞎话。我因为批评河南政府掩盖真相受到长达到5年之久的监控和软禁,切断我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失去了人身自由,并牵连家人。我2009年出走美国为的是寻求自由空间。在回国和说真话之间的选择上,我不会配合政府去说谎,要用最后生命书写中国艾滋病真相,死也不回去,化灰后才归故里,将我的骨灰和已故丈夫骨灰一块洒在黄河里,不留坟墓。”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这位曾于2001年获得“全球卫生理事会”授予高耀洁当年“乔纳森•曼卫生及人权奖”;2003年获得被称之为“亚洲的诺贝尔奖”—亚洲拉蒙-麦格塞公共服务奖;2004年荣获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3年年度人物”称号等10多个奖项的巾帼英雄、当代女杰,因不堪忍受政府对她因举报疫情的迫害以访问学者身份出走美国。

悲惨的马深义一家
    河南上蔡县文楼村农民马深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因卖血同妻子雷妹双双染上艾滋病。除卖血前生的大女儿未染病外,因为不知情,母婴传播又生下两个被染上艾滋病毒的孩子。2001年,雷妹因艾滋病去世,留下马深义一人拉扯三孩子生活。非常不幸的是,在马深义大家庭里,他的父亲、母亲,哥哥、嫂子都是因为卖血染上艾滋病。马深义最担心的是自己死了,孩子无处托付。
    去年,马深义深感体力不行了,5亩地只种3亩。后来听老乡说,骑摩托车载客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两百多块。马深义花了四千多元买了一辆摩托车去了广东东莞。当有人要搭摩托车的时候,治摩人员去阻止,“你是艾滋病人,不许载客。”客人还没听到后半句,就吓跑了。这个挣钱的活干不下去了,马深义只好将4000元买的摩托车作价3000块卖出。
    马深义从广东回家后,买了一台三轮拖拉机,农闲时给人运砖头。为了多赚10块钱,把装车的重活也揽下来,累得喝水的力气都没有。去年国庆前夕,村里来人通知要农房翻新,让农户自己先拿钱垫付,翻新合格后县政府再把钱给补回来。”马深义拿不出预交金,只好花钱买了白色涂料把房子外墙刷了几遍,并且用红漆将木门也刷个红通通,算是旧貌换新颜了。这正如《白毛女》中杨白劳所唱:“人家的闺女过年有花戴,我家没钱不能买,扯上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起来,扎呀扎起来。”
    
    马深义带着孩子给亡妻上坟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2003时年任总理的温家宝在他任职的近十年间,人们期望他能像查处河北省毒奶粉事件等多个案件那样,铁面无私地查处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案,敢于对李长春和李克强问责和出台对受害者及死者家属的赔偿方案,然而令人大失所望,除了偏袒那两位高官外,一事无成。他曾分别于2005年2月和2007年11月,两次前往河南省上蔡县艾滋病重灾区文楼村视察。除了对艾滋病患者口头示好外,对李长春和李克强蓄隐瞒疫情这个焦点问题没敢批评一句,也没有出台对受害者进行有效救助的亡羊补牢措施。还有令艾滋病患者至今仍十分不快的是,温总理第二次来到他上次曾经访问过的那个艾滋村时,当地艾滋病患者却完全被当局软禁起来,能与他直接见面的村民又都是由当地官员精心挑选被操控着,以继续掩盖已陷入困境的艾滋病村实情。马深义回忆说,在温总理到文楼村视察前一天,便有两名便衣警察来到他家,强制他两天内不得出门,也不允许他感染艾滋病毒的孩子去诊所接受治疗。他不解地问,“我不明白为什么总理来探望我们,却不准许我这样的村民去见他。”据当地村民讲,在温总理视察前一天,有数百名警察进入文楼村,其中绝大多数是便衣。整个一上午他和另外10多人被软禁,然后又被关了一下午。那天温总理在村头,围在前面几排的全是警察,能允许前去的村民只能站在后边。村民们说,“温总理离开村子后,被软禁的村民才自由了”。温总理这样作秀,在那里能看到什么呢?!

杜振华的悲剧
     河南省杜振华1995年在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因病住院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2007年,也就是12年后因病情加重才确诊被感染。由于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缠身的治疗导致经济拮据,确诊为艾滋病的噩耗,令杜振华一下子精神崩溃。他认为这些年不知道自己被感染,肯定传染给了家人。在种种压力的绝望中,他经多日思索觉得无法活下去了,只有一家人同赴黄泉才能得到解脱。2007年7月21日晚,他拿起菜刀砍向妻子和儿女,4岁儿子当场死亡,妻子和女儿经抢救虽脱离危险,但都致残,杜振华自杀未遂,到公安机关自首。先判无期,后改判刑期19年。
    杜振华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因延误确诊和治疗的“双延误”,由于病情加重导致绝望,以至采取了极端行为而沦落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事发后杜振华委托姐姐杜吉阁到医疗机构等相关单位索要赔偿,但法院不立案,医院不赔偿,她为了弟弟不得不进京上访,2013年被从北京西长安街派出所训诫后接回,直接被送进南阳永安路拘留所继续训诫。之前她因上访曾被拘留过一星期。
    杜振华一失足成千古恨,本是不该发生的惨剧,令人心碎和惋惜。假设没有给他输感染艾滋病毒的污血,假设河南1995年发现艾滋病毒大面积蔓延就采取措施有效控制疫情,假设杜振华1995年感染艾滋病毒后做到早确诊早治疗有效遏制病情会是另一种情况。尤为重要的是,如果是于15年前党的十四大期间就对河南艾滋病的发生立案问责,可以说杜振华一家的惨剧完全可避免。现在把一切责任都扣在杜振华头上了,为他讨公道的姐姐也跟着吃苦头。公正地说,追究杜振华的刑事责任的同时,应考虑到事发的前因后果,同时必须追究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罪魁祸首的责任,而不是单纯处罚杜振华。至于杜振华要求因输入被感染艾滋病毒的污血患上艾滋病给予赔偿,是合理的正当要求,无任何理由拒绝,更不应为此打压她的姐姐杜吉阁。朝里有人好做官。绕过李长春和李克强把板子全都打在原本是受害者杜振华身上,他怎么能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顶罪,只是替罪羊。

极尽羞辱和迫害艾滋病上访者的汝州事件
    2013年12月11日,河南省汝州市5名艾滋病患者到市委市政府反映当前艾滋病患者急待解决的治疗和救助问题。之前他们曾多次到卫生局,民政局和信访局等部门投诉,但都得不到回应。此次上访不但没有见到市领导,反而被抓进拘留所。
    1男4女5名艾滋病患者,他们都是90年初响应政府号召,参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现已是艾滋病晚期。这几位上访者要求解决的问题并不复杂,主要是关于重症晚期患者转院治疗时希望能将先由患者自己垫付的5000元入院预缴金,改为政府垫付。因为这些重患没有能力一次性拿出那么钱,如果等到家人东拆西借凑足5000元,处在危在旦夕的患者极有可能错过最佳治疗时机发生意外。本来他们患艾滋病并不是他们自身的过错,是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推行“血浆经济”造成的后果,作为负责任的政府本应主动帮助无辜受害者排忧解难,他们提出要求无可厚非。但汝州市政府却视他们为敌对势力予以打压,酿成了天下罕有的悲剧。
    上访那天,几位艾滋病患者顶着寒风,带着病痛,在市政府大门外面等待多时望能与工作人员会面。然而正当失望和无助之时悲剧发生了。市政府门卫在没有事先告知的情况下,竟恶意将能伸缩的电动大门突然间开启,请愿者在没有任何防范情况下,有三位上访者其中两位女性艾滋病患者的手臂和腿被开启的大门紧紧夹住,卡在紧缩的门缝里拔不出来。周边的人们顿时向门卫高喊“夹到人啦,快停下来”!然而在一旁的市府保安人员不但没有用遥控器把紧缩的电动门停下来,还说“夹死你们哩”。急情之下一位艾滋病患者找来一根桌子腿,插入门缝以减轻紧缩门对伤者的压力,因为顶不住挤压的力量,桌子腿断掉了,未能把被紧紧夹住的艾滋病患者解救出来。此时在一旁的围观者再次要求门卫打开大门,可是几位门卫全然不顾伤者死活,淫笑中继续恶作剧。紧急无助时,一位胆大者破窗而入,试图去拿遥控器。可恶的门卫此时竟然全部跑掉,不顾在后面追赶的人怎么喊“你们不能跑,快拿钥匙救人”。他们不但没有停下脚步,反而钻进一辆汽车溜了。因为拿不到遥控器,为了救人,依靠众人力量把电动大门推倒,方救出被夹的伤者。
    惊心动魄的事件发生后,汝州市将事件定性为艾滋病患者故意聚众闹事,于2013年12月12日,包括当时在场的两名伤者在内的5名艾滋病患者,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刑事拘留,12月25日又宣布由刑事拘留升级为正式逮捕。之后几天公安局完成侦查转交县检察院,检察院又将该案移交法院,待择日宣判。看来只有施以重典,杀一儆百,才能把汝州市艾滋病患者上访潮压下来
    被逮捕的家属最放心不下的是担心在拘留所那样恶劣环境中导致家人病情恶化,被病魔和人魔双重摧残下吞噬他们脆弱的身躯。
    这次被逮捕的陈淑霞女士,2011年12月1日以艾滋病患者代表身份曾受到时任总理温家宝和卫生部长陈竺接见。温总理说,“艾滋病患者是我们大家庭的一员”。要知道,前总理温家宝是推荐李克强任新总理最积极也是最卖力的一位,然而新总理上任后竟没有给最赏识他的前总理一点面子,对他接见的人照抓不误,翻脸不认人了。
    
     2011年12月1日时任总理温家宝接见陈淑霞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被捕的艾滋病患者马建民,其夫妇均为艾滋病患者,据佛教公益人士妙觉法师和刘律师探望后说,自从马建民被抓捕后,他的夫人就被恐吓生病住院打吊瓶,最忧虑丈夫病情恶化。艾滋病人病毒载量本应在10万以下,可是她的丈夫已高达36万,危在旦夕。
    被逮捕的刘翠红一家包括丈夫和孩子三口都是艾滋病感染者。丈夫几年前竟抛弃妻儿离开家出走,至今不知所踪。妈妈被捕后,家中只留下无亲人照看的10岁孩儿。
    事发后,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发出紧急呼吁,要求河南省汝州市公安和检察机关立即释放被羁押和被逮捕的所有艾滋病患者。
    艾滋病患者、知名维权人士李喜阁在致汝州市政府的公开信写道,20年前河南农民为了致富响应政府号召献血,结果献出一身艾滋病,病倒了政府不仅不管,还对上访者打压。执政党是什么党,政府是什么政府,就不用多说了。最要命的是无处说理,习总书记要为这个遭迫害的群体撑腰!
    河南成千上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大批感染者死亡,是李长春和李克强在河南推行“血浆经济”的恶果,乃人类历史上极为严重的一次生命大洗劫。然而主要责任人李长春、李克强至今不认罪不担责。尤为可恶的是,在两位后台操纵下的黑白颠倒,以及河南省委前后几届追随者,特别是现任省委书记的鱼目混珠,将是非彻底颠覆,竟毫无人性地把治罪的矛头对准受害的上访者,制造了当今令人震撼的群体性大迫害和大冤案,河南汝州12.12事件就是这个大冤案的缩影。汝州市政府门卫那种毫无人性的对上访者撕心裂肺的摧残和极尽羞辱如同毒蛇和禽兽的表演,绝非几个混帐小子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汝州市领导按照河南省委主要负责人的诣意,精心策划和设计,蓄谋导演的一出用伸缩门故意夹上访者,以彻骨之痛置他们于死地。共产党的干部对艾滋病患者的生灵涂炭竟以此取笑毫不知耻成为迫害狂,中央高层也不出面干预而熟视无睹,这样的政权没有不垮台的。

210名产妇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宁陵县和妇幼保健院
     1990年代中后期,也就是正值河南卖血成风的艾滋病毒感染高发期间,河南省宁陵县210名产妇因分娩输血被感染艾滋病毒,其中至少150人是在县妇幼保健院感染的,其余在县人民医院和中医院感染。住院分娩按常规除非大出血,一般不需要输血,医疗保健单位为了创收,都被输血了。给产妇输的血都不做艾滋病毒检测,多由血头带来卖血人员提供血源,有的从血站买进,感染艾滋病毒可以说是无一幸免。像宁陵县和妇幼保健院输血感染如此之多的产妇,在中国独一无二,在全球也数一数二,给中国卫生界丢大脸了。
    据最近对50名产妇的追踪调查,她们感染艾滋病毒7至10年后才被确诊,在漫长的时间内因为不知情,有25名产妇传染给了丈夫,夫妻间传播率达到50%;有30名母婴传播给孩子,传播率高达60%。总感染人数则由原来的50递增至105人。
    在高感染率情况下,这些感染者多年被误诊误治的“双延误”,当感冒发烧治疗。截止目前追踪的50名产妇中,已病故12人,死亡率24%;被感染的25位丈夫已病故10人,死亡率40%;被感染的30个孩子病亡8人,死亡率为27%。有四家一个家庭死亡俩口。农妇胡女士1993年上环因出血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又感染了丈夫和孩子,丈夫和孩子先后病亡,美满的一家最后只剩下孤寡一人。
    祸不单行的是,95%的产妇同时感染了丙肝,有的还同时感染了乙肝,陷入二三种病毒合围攻击之中。丙肝治疗费用昂贵,每年至少数万元,虽然问题是政府造成的,但政府分文不拿全是自费。因为没有人能拿得起这笔开支,感染丙肝的190多名产妇,10多年来无一人治疗,有几位已是肝硬化并出现腹水,其中一位病亡,其他产妇因无力治疗只能坐以待毙等死。丙肝是一种高慢性化的疾病,如不治疗容易转化为肝硬化和肝癌,后果不堪设想。
    
    马年到来前宁陵县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来北京
    的30名上访者要求国家解决丙肝免费治疗问题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据我所知,当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对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医疗事故都要追责,而且多是追究刑责,并依法给予赔偿。
     由于误诊误治多年当感冒发烧治疗,这些产妇家家户户倾家荡产,债台高筑,至今也没有还清从亲朋好友手中借的少说几十万元的债务。
    更惨的灾难还在后头。造成河南血祸第一和第二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20年至今不认错不担责逍遥法外,宁陵县210名产妇遭遇的灭顶之灾至今无人负责。不仅如此,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河南当局反过来竟对上访告状的倒打一耙,加害于人。在被追访的50名产妇中因上访被拘留关押和判刑的多达10人,拘留关押率达20%。
    第一位上访的李喜阁在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输血液感染艾滋病毒后传染给大女儿。因为不知情被感染染,生第二胎时又母婴传播给二女儿。大女儿四岁时不治病亡后,丧女之痛的李喜阁满腔悲愤地走上访路,因要求与卫生部长高强对话,被以冲击国家机刑事拘留21天外加监视居住三年。
    分娩入住县妇幼保健院的赵凤霞,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后同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染给了二女儿和丈夫,每天能挣几百元的泥瓦匠丈夫不治病亡后,丧夫之痛的赵凤霞因上访“屡教不改”被判刑二年缓刑三年。她在保外就医期间又偷偷上访,被撤销缓刑,撇开两个幼小孩子将她重新入狱关押。更恶毒的是,赵凤霞本来是在县妇幼保健院分娩,竟以查不到病历为由,法院以她对县妇幼保健院敲诈勒索作为罪状的中一条以敲诈勒索被判刑。还有产妇曹兰英也以赵凤霞敲诈勒索同一罪状判二年刑的。曹兰英的丈夫郭德强亦是艾滋病毒感染者,因为上访,夫妻二人先后被关押。
    
    分娩输血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宋占英因上访被关押在拘留所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在政治黑暗的几年中因上访被关押的无辜产妇,既染上艾滋病又染上丙肝,竟上访无门,无处说理,毫无尊严地生活在人间地狱,任人宰割。近日对已不介意个人隐私的15位受害的产妇向我吐露心声,有7位已遭遇家庭感情危机,丈夫三天两头找茬吵架,有4位如家常便饭说打就打,其中3位已离家出走,常年不归。有位丈夫当面诅咒“你怎么还不死”。在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后除了政府不认帐又反过来对上访者打压这两座大山压顶外,又有在家庭受欺压的第三座大山,令这些受害者生不如死,她们想得最多的则是,实在挺不住就喝农药一死了之。全国妇联知道吗?
    马年春节前几天,来自11个乡的30名感染艾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产妇,就免费治疗丙肝问题又来北京上访。县乡得知后,各乡的乡长开小车进京截访。我去看望来访者时一再要求县乡领导要善待她们。但在腊月二十三返乡时,花堡乡的乡长坐高铁,有的乡乡长坐小轿车返回,却让曾被判过二年刑体弱多病的赵凤霞和曹兰英和3个孩子坐长途汽车,给买的全是假票,走到半路黑灯瞎火被撵下车,不再加几百元就扔在那里不管了。上访者回去找乡长提出抗议,要求补偿另加的车费。乡长大怒“你们要是再闹就把你们关起来”。
    受害者马年本应“马到成功”,可恨的乡长却让她们“马失前蹄”。中央高层把死保李长春和李克强作为他们至高无上的选择,又有谁怜悯仍在水深火热中宁陵县受害的210名产妇呢?!

被坟茔包围冤魂遍野的双庙村
    河南商丘市柘城县双庙村,1990年代初响应政府“以血致富”的号召,全村3800口人,80%以上的成年即1227人加入卖血大军,有的15岁以上不分老幼全家出动,感染艾滋病毒的卖血者887人,感染率为72.29%。截止目前死亡601人,死亡率高达68%,三之一以上的家庭都死过人,有33户人家死绝,还有艾滋遗孤53人,单亲儿童127人。一个原本生机盎然的村庄,由于艾滋病毒的摧残和洗劫,冤魂遍野,几年间变得满目疮痍,
    
    村边连片的坟茔 伟霞摄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该村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朱常龙,夫妻恩爱有加,由于生活困难, 1993年起丈夫每天清晨骑自行车载着妻子去县城中医院和人民医院卖血,晚上返回,一直持续到1996春。后来夫妻把两个儿子撇在家里由老人照看,外出打工。不久朱常龙发病,淋巴结肿大、发热,只当感冒发烧治疗。后来发现淋巴细胞发展成癌细胞并且扩散,只好回老家到县医院治疗。这时他的妻子也发病了,因借贷无门又痛苦难忍, 2000年5月妻子买来耗子药夫妻俩一起喝下去,经抢救无效双双死亡。朱常龙夫妻去世后,两个儿子由祖母抚养。祖母病故后,朱常龙的两个儿子一个被送孤儿院,一个让人收养,现两个孩子已不知去向,一个美满家庭就这“殒落”了。
    该村当年28岁的王宝强兄妹7人,他是老七。与颜氏婚后生有一子,1997年夫妻做小生意期间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王宝强两年后出现低热、腹泻,久治不愈,一天天恶化,2000年3月到省城入院半月即下达了病危通知,回老家三天后病亡。村民得知王宝强死于艾滋病后谣言四起,说他做小生意时走邪路了才得上艾滋病,以至于出殡当天前来观看的尽管人山人海,就是没有人愿意给死者抬棺材,在王姓族长再三恳求和王宝强小辈们三番五次的跪请,才勉强出来几个年轻人把棺材抬出村外下葬。王宝强去世后,也是患艾滋病的的遗霜,2002年4月一病不起,临死撇下7岁的孩子与祖母生活。孩子后经检测也是艾滋病毒感染者。70多岁的祖母为了保住王宝强的根不断烟火,靠在砖窑场劳动挣钱为孙子治病,因没钱买药,治疗时断时续,2002年9月不治身亡,三年之内一家三口全家死绝。随后王宝强的大哥于2004年、二哥于2005年和三哥以及四哥都因艾滋病相继西归,王宝强的两个姐姐2006年年也紧随其后到另一个世界与先走的兄弟会合。卖血未能让他们7兄妹致富,人丁兴旺的一大家,就这样被艾滋病毒吞噬掉沉睡在连片的坟茔中。
    
    一家几个坟头 伟霞摄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一个不大的村庄几年间死了这么多人,如此惨烈的暴死,令人不寒而栗。此情此景不仅在中国首屈一指,就是在全球也名列前茅。这是残暴的瘟君和吸血人魔的共同作祟下的万户萧疏鬼唱歌。
    为了探查究竟,解剖典型,我曾委托双庙村艾滋病患者维权人士朱龙伟和李霞夫妇,对该村艾滋病疫情进行本底调查。2013年国际艾滋病日前夕我专程前往双庙村看望艾滋病患者和受艾滋影响的儿童,同时对在那里的本底调查现场指导。做亏心事的人心虚,最怕真相和揭老底,我此行令河南当局怕得要死,吓得要命,到了双庙村边,已是鸡犬之声相闻了,多名警察在村头围堵10个小时,虽苦苦要求,就是不让我进村。在一旁保护我的艾滋病患者李霞提出抗议,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口出狂言,“这个XX糟老头子再不走我弄死他”。恶警袁大队长的死亡威胁绝非空穴来风,而是如今仍为李克强死心塌地站台的河南省委主要负责人和公安部某领导内心世界的表露。如果心中没有鬼又非常自信,何怕真相。
    
    李霞(左)和前来打算接我进村的李霞丈夫朱龙伟在村边(豪杰摄)
    陈秉中:对河南血祸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立案问责


     既然进村不成,我只好请朱龙伟夫妇到北京与我审核在该村进的本底调查数据。但因朱龙伟多年一直是警方监控对象,不许出村,来北京之前竟收缴了他的身份证,让他寸步难行。因为病情太严重了,双庙村已是外人不得进入、与世隔绝的禁区,成为人的地狱,鬼的天堂。

中国最歧视艾滋病患者是谁
    大量事实表明,中国当局对艾滋病患者采取严厉的打压政策,已不是人们一般所认为的歧视,而是已由不平等的眼光对待某些人的缺陷、缺点、能力或身世的一种意识和行为,发展到由警方出面执行的训斥、训诫、拘留和判刑的地步,将无辜受害的艾滋病上访者当成敌人暴力打压。从20年不立案问责反而对上访者极尽打压这一点来看,中国最歧视艾滋病患者的不是别人,而是执政党和中央政府,其代表就是由死保李长春和李克强两位后台组成的执政党内部集团。在中国最歧视艾滋病患者现任级别最高的官员,当属现总理李克强。两个最歧视艾滋病患者的集团和人物的存在,是查处河南艾滋病事件的最大障碍。中国要实现并由前总理温家宝曾向世界作出的“艾滋病零歧视、零新发感染、零死亡”的承诺,那是根本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痴人说梦。
    尽管河南血祸主要责任人罪孽深重,但因为他们高高在上,实权在握,河南省委几届省委书记大多都紧抱那二位高官大腿不放,为其冲锋陷阵执行打压任务,以极力掩盖河南血祸罪责唱赞歌尽犬马之劳,只有2002年李克强任省长期间时任河南省委书记的陈奎元独树一帜。他对极力推行“血浆经济”并获得高额回馈的省卫生厅长刘全喜深恶痛绝,欲想查处,但因有已是政治局委员的李长春保护和省委意见不一而作罢。后来的几届省委书记徐光春和卢展工,无不把对上访者的打压为上策。十八大后上任的省委书记郭庚茂更是后来居上,近一年多来在河南几起疯狂打压上访者的惨烈事件,都发生在这位父母官任上,以此赢得党内二把手的信任和欢心。
    还有恶劣者,近二年来,中国当局竟把艾滋病患者原来服用的疗效好,副作用小的骨干药物拉米夫定,改为疗效差、副作用大的国产药,如同治疗癌症的化疗,令二三十万艾滋病患者,特别是对艾滋儿童摧残极大。作出这种决策的人面对非常不幸的受害者应扪心自问,自诩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国家怎么处处竟在艾滋病患者身上打算盘,给高干用药也这样偷梁换柱吗,这耻辱了谁?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佛教信奉因果效应。到了报应的时候,作恶多端的人都逃不脱历史的惩罚,唯有心地光明的人没有后顾之忧。

道德沦丧的李克强和人性沉沦的党内集团
    我国开创道德修养先河的圣贤孔孟,视人的道德修养为齐家、治
    国、平天下的基础。他们入木三分地指出,道德和诚信是做人的根本。特别强调最理想的人格是圣人,“圣人若不可求,可求君子”,即达到“无求生以害仁”的境界,但绝不能做只为自己求生去“害仁”的小人。“仁”,即人或人心也。真正有志向、有仁德的人,从来没有为谋求自己生存而损害仁德的,而是献出自己的生命,舍生取义。现总理李克强则是一个只为了谋求自己生存而伤害别人的丑类。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可是李长春和李克强不用说“一日三省”,20年了连“一省”都没有。让多年“不反省自躬”说谎成性的一朝宰相执掌国家大权,放心吗!
    综观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重大疫情20年不认错将说谎为一种生存方式的品质,和对举报和上访者疯狂打压的缺德恶质,不用说做君子,就是做一个普通百姓都不配。他们的后台不是站在受害的群体一边,而将李克强当成香饽饽捧上金銮殿。“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两位后台的“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以及李克强的“万事民为先”,自己首先践踏自己提出的信条,自打嘴巴,那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口是心非。
    李长春和李克强在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案中可谓罪恶累累,至少可以列出以下罪状:隐瞒重大疫情致艾滋病泛滥成灾罪、卖血致富骗局致成千止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大批感染者死亡罪、打击报复举报者和上访者的倒打一耙群体迫害罪、利用职权封锁消息剥夺国人知情权罪、以感冒发烧的“无名热”掩盖艾滋病真相导致“双延误”和“双高”的草菅人命罪。简言之,他们就是灵魂沾满血又不知悔改的吞噬受害者生命的吸血鬼。特别值得警惕的是,有人在还未对河南血祸立案问责前竟居心叵测地抛出怪异的“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无过错论”,还鬼使神差地提出将给予受害者“国家赔偿”改为“无过错补偿”的论调,妄图为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的主要责任人“金蝉脱壳”,也为自己因延误确诊和延误治疗的“双延误”,和高感染率与高死亡率的“双高”导致的草菅人命洗清身。
    全国深入进行的打虎运动,既要打党内对立派的虎,也要打潜藏在本派系内的虎。李克强是执政党打虎的二把手,他本身手脚不干净,有理由怀疑此次打虎运动能否取得全胜。如果投鼠忌器,刻意漏掉李克强,那这一运动就将会变成打虎为名义的“党同伐异”。
    最后我想以已有60年党龄的共产党员对习总书记说,河南血祸铁案如山,证据确凿,罪魁祸首举世皆知,河南20年未结痂的烂疮已经到了立案问责的时候了。2013年全国人代会只字不提河南血祸案,考虑到十八大新的党中央上任伊始,情有可原,如果2014年人代会再重蹈前20年的覆辙,就说不过去了。作为全国人民寄予厚望的政治家和开明之君习总书记,绝不能养虎为患为前任背黑锅,切盼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决心,不徇私情,突破由党内集团构筑的阻挠查处的那堵墙,清除害群之马,将拖延20年的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案解决在2014年。让几十万艾滋病感染者及死者家属的中国梦,即一立案,二问责直至刑责,三出台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死难者家属依法给予国家赔偿方案、出台给予艾滋病患者良好而妥善治疗方案、出台“艾滋孤儿”和受艾滋影儿童的健康与生活保障方案以及出台给予被拘留和判刑的冤屈者赔礼道歉和赔偿等方案成为现实。切莫再出现死保李长春和李克强的第三位后台。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2月12日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附件:
    1、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疫情致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罪不可赦必须问责
     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投诉信
    2、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久不查处该问责谁?
     致习近平总书记投诉书
    3、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信
    4、放火的州官当总理蒙冤上访的百姓坐监牢
     国际艾滋病日质问党中央百姓何日能点灯
    5、因维护同性恋人权和力主对男同性恋者进行健康干预遭受打压何罪之有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28813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万延海评论:退休的卫生官员陈秉中先生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贵族音乐在贱民时代的尴尬
  •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点
  •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
  • 赠于只顾名利不管民生的狗屁艺术家
  •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 《越南戰爭》:“讓越南人了解過去的機會”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 曾节明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 谢选骏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 明暗經緯錄台中的故事
  • 曾节明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 独往独来环球实报|郭文贵10·14全球发“不”会第四集文字版
  • 谢选骏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 鏉庤姵鏁1440009鈥滄垜鐨勫瓙姘戝摢锛佷綘瑕佽伣,鎴戣鍕告垝浣:浠ヨ壊
  • 曾铮神韻音樂:聽過才有的膚淺認識
  • 藏人主张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
  • 平宽译室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68)
  • 邱国权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 东海一枭许石林的伪深刻
  • 曾节明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 张三一言转:郭文贵曝假料的江湖骗子表演已经时日无多
  • 独往独来溪谷闲人:美国经济好转,川总统说到做到。
  • 谢选骏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论坛最新文章:
  • 十九大:习近平进一步集中权力的舞台
  • 台学者预测19大最高层人事变动王岐山不入常
  • 中国突铺6条高速直逼鸭绿江 遭众多议论
  • 19大前入常名单满天飞 称陈敏尔被忍痛割舍
  • 习主政以来对外投资大发展境外拥资5万亿美元
  • 法国《世界报》:在当局控制下的中国经济
  • 巴黎塞纳音乐城上演经典歌舞剧西城故事
  • 19大港澳团明禁境外采访疑忧地下工作曝光
  • 马克龙电视访谈:说到做到决心彻底改变法国
  • 19大前经济利好消息今年经济增长或达7%
  • 郭文贵争议之际 中向美遣返一红通嫌疑犯
  • 首都再粉饰迎19大 外媒聚焦如何开启习时代
  • 叙利亚拉卡收复战 外籍“IS”分子被拒绝疏散
  • 陆出手“台湾医师会”面临更改国组织名称压力
  • 费加罗报:习近平的权利是否绝对至高无上?
  • 退出教科文 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要走多远?
  • 法新社:美大撤退重击安理会 俄中欲争占空缺

  • 注册网站服务器赠$10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