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兴通讯17亿巨亏 官僚企业黑洞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23日 转载)
    来源:理财周报
    
     “中兴资产负债率达75%,今年亏损缺口这么大,偿债压力前所未有。”一个长期研究中兴的业内资深人士称。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多事之秋,中兴通讯过得很艰难。
    
    疑“间谍活动”被美国国会调查无果后,中兴仍然遭到美国“封杀”;10月14日晚间,一纸巨亏16.5亿-17.5亿的三季报预告,让风口浪尖上的中兴通讯雪上加霜。
    
    事实上,早在2个月前中兴就开始未雨绸缪,向建设银行、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多家银行申请超过470亿的综合授信。
    
    据理财周报记者调查统计,2008年以来的不到5年间,中兴通讯共向27家银行申请授信共计3096亿人民币和361.45亿美元。其中国开行、中国银行对中兴的授信额度分别高达245亿美元、1051亿人民币,进出口银行授信额度为150亿人民币和100亿美元,成为中兴开辟海外疆土的资金后盾。
    
    然而,连环输血的背后,中兴身上的债务压力也在陡增。2009年至2011年,中兴短期债务分别为182.02亿、210.14亿和268.21亿。仅2012年上半年,中兴短期借款就达128.9亿。
    
    在巨亏的背景下,中兴举步维艰,甚至无奈使出了以新还旧的手段。
    
    5年向27家银行申请5275亿授信
    
    从银行借贷,是电信设备供应商的主要融资方式。不过,中兴向银行申请大额授信,已经到了“上瘾”的地步。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兴每年的上半年和下半年都各发出一份银行授信申请计划。
    
    近五年,中兴一共向16家中资行和11家外资行申请授信。其中,中资行包括工商银行深圳分行在内的四大行,交通银行深圳分行等股份制商业银行,甚至包括华润银行等城商行。外资银行包括花旗银行深圳分行、汇丰银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上海分行、三井住友银行广州分行等。
    
    2008年至2012年,中兴向银行申请授信的人民币分别为393亿元、473亿元、639亿元、600亿元、991亿元,合计3096亿。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金额比中兴五年期间的营业收入总额3037亿元还高。与此同时,中兴还另外申请了361.45亿美元的授信额度。
    
    按照10月19日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6.3052计算,361.45亿美元合计2279亿人民币;2008年至2012年,中兴通讯一共向27家银行申请本外币授信共计5275亿。
    
    从人民币数额看,中国银行深圳分行、建设银行深圳分行、工商银行深圳分行是中兴寄期待最高的三家银行。五年累计申请授信分别为1051亿、375亿、350亿。中兴向这三家银行申请授信的金额,比向另外13家中资行申请的人民币总额还高出463亿。
    
    由于拥有大量海外业务,而且主要以美元结算,中兴向外资行撒网式地求助。“外资行能提供的授信额度十分少,最多几个亿,难以满足大企业的胃口。”一位业内人士解释。实际上,中兴把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当成了主要美元资金来源。近五年,中兴向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递交的授信申请,占所申请美元授信总额的95%以上。
    
    外资行当中,花旗银行深圳分行、汇丰银行深圳分行和法兴银行广州分行,从2009年至今连续4年出现在中兴的银行授信申请名单上。申请授信总额分别为2.95亿美元、5.1亿美元、1.2亿美元。此外,中兴还于2010年向法兴银行申请7亿人民币授信。
    
    “综合授信额度是银行根据对公司的评估情况而给予公司在其操作业务的最高限额,公司不需提供资产抵押。这些综合授信额度为公司拟向银行申请的金额,最终确定的金额以银行批复金额为准。”每一次银行授信申请通过董事会决议后,中兴通讯都会做出上述的提示。
    
    至于最终能获得的授信额度及贷款额度,“现在公司处于敏感时期,相关财务数据不做任何回复。”中兴相关负责人拒绝记者的采访。
    
    2011年年报显示,截至年末,中兴通讯银行授信额度合计978.87亿,其中已使用授信额度为447.01亿,未使用的授信额度为531.86亿。
    
    为数不多的相关公告显示,中兴近年获得的银行授信主要来自中国银行、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实际上,中兴与这三家银行的关系异常亲密。
    
    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巨额授信埋下偿债隐患
    
    在国内,中兴从国开行获得了不少“照顾”。去年7月,中兴的财务公司正式开业,就立即与国开行等五家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作为公司的自家银行,和大型银行签协议,财务公司的运作可以少走一些弯路。”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表示。
    
    而在海外淘金的路上,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可谓中兴的两座资金靠山。
    
    “在海外业务方面,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有很大优势,因为都不是上市银行,对海外项目自有考量标准,不过多考虑利润,尤其是属于政策性银行的进出口银行,这两家机构历史上就负有国家支持企业走出去的战略任务。”一个银行机构国际结算部人士表示。
    
    自2004年以来,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陆续向中兴提供巨额贷款。2009年金融危机之时,国开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对中兴的信贷支持更是达到高峰。
    
    2009年3月,国开行与中兴签署《开发性金融合作协议》,宣布双方将共同建立投融资平台,谋求建立新型的产业与金融全方位深度合作的融资模式,有效期五年。
    
    根据协议,国开行为中兴通讯提供150亿美元合作额度,包括中兴通讯海外项目融资额度和中兴通讯授信额度。其中海外项目融资额度将用于购买该公司设备及相关技术服务的海外客户的融资需求。
    
    两个月后,进出口银行与中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宣布为中兴提供100亿美元的买方贷款额度。
    
    而中兴当年的营业收入仅88亿美元,仅为250亿美元授信的1/3。欧盟甚至把中兴巨额的银行授信错当补贴,并撰写相关报告,指责中兴不公平竞争。
    
    国开行党委委员、中非基金会董事长赵建平在2009年的一次大会上总结国开行对非业务时,强调要对中兴的在非项目“重点支持”。2010年,中兴就依靠国开行融资,轻易获得了埃塞俄比亚的电信工程。
    
    当时国开行为埃塞俄比亚项目提供了15亿美元卖方信贷,中兴与埃电信、国开行三方签署了长达13年的还款协议,其中前三年免息。
    
    同样,2010年12月,进出口银行与尼日利亚财政部签署了一项总额为9亿美元的贷款协定,其中4亿美元的国家公共安全通信系统项目订单落入中兴囊中。
    
    在拓展非洲市场上,中兴从这两家银行得到的帮助十分巧妙,但随之而来的是难以意料的偿付风险。
    
    “这些贷款由中国的银行提供给购买中兴设备的用户,而这些用户的支付能力最终取决于当地电信市场的实际增长。现在这一风险正在相关银行和产业链上数以百计的中小企业间互相传递,讨债已成为中兴分包商们的一项重要工作。”一业内人士分析。
    
    中国银行:合作十几年
    
    “中兴是中行十几年的老客户。”中国银行国际结算部的一位人士透露。从中兴多年向中行大笔的授信申请也可以发现,中兴对中行的依赖程度很高。
    
    2008年至今,中行是中兴授信申请名单上必出现的银行之一。五年来授信申请金额依次为185亿、157亿、249亿、230亿和230亿,累计1051亿。
    
    业内人士表示,中行的影响力为中兴成功筹款起到重要作用。
    
    实际上,在中兴海外创业初期,中行不止一次地挺身相助。2009年,正值全球经济危机,由于海外运营商资金趋紧,中兴急于寻找买方信贷。仅在中国银行系统,中兴通讯就获得200亿授信,由中国银行深圳分行发放,该授信额度比2008年增长63%。
    
    据传,早在1998年,中兴完成的第一个海外大单“巴基斯坦全国网改造9600万美元的项目”就是在中行的指导下完成。
    
    “中行的信贷额度来源于其对中兴通讯的了解——双方的海外合作已经走到了第十几个年头。”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韦在胜表示。银企联手,中国银行也由此获得进军海外市场的一些重大机遇。
    
    中兴的债务重压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疯狂贷款之下,2008年至今,中国银行、国开行、进出口行一直占据中兴长期借款金额的前五名席位。以中行为例,截至2011年12月31日,中兴身负中行55.6亿元人民币和8.8亿美元的长期债务。
    
    银行贷款带来的现金流,增加了公司的财务成本。2011年,中兴通讯支付的利息和银行手续费分别为13.7亿和3.3亿,两者共占财务费用的73.9%。2012年上半年,这一比例甚至超过90%。
    
    为了归还银行贷款,中兴不得不出手资产,甚至不惜借新还旧,尽管百般无奈。
    
    2011年5月,中兴出售了刚中电信有限责任公司51%股份,并先后9次减持手中国民技术以换得资金。2012年6月,中兴发行“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公司债券(第一期)”,发行规模共计60亿,拟将其中25.82亿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2009至2011年,中兴通讯总债务规模不断攀升,分别为503.93亿、591.90亿和790.79亿,资金压力不言而喻。
    
    从债务结构看,2009年至2011年,中兴短期债务分别为182.02亿、210.14亿和268.21亿,长期债务分别为89.98亿、104.48亿和149.81亿。
    
    2012年上半年,中兴短期借款128.9亿,其中14.74亿为已到期或即将到期的银行贷款。
    
    “中兴资产负债率达75%,今年亏损缺口这么大,偿债压力前所未有。”一个长期研究中兴的业内资深人士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201920110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华为中兴在美最大竞争对手或为国会调查幕后推手 (图)
·美国封杀华为中兴背后:思科或成最大赢家
·美国国会质询华为中兴:私企为何有党委
·中方称FBI调查中兴通讯是无理指责
·中兴通讯股价猛跌17%
·中兴华为遭美调查 要求披露与北京关系
·印度拟扩大对华为中兴禁令 手机业务受牵连
·于佃荣:多难如何会兴邦,国家如何才中兴?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 《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 真冒险与假冒险
  • 永遠的安娜.卡列尼娜
  •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 刘国梁的哥哥刘国栋:请你闭嘴!
  •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
  •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 神职的邪恶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 胡志伟喻舲居何許人也?
  • 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和它的匪类政权焉得不垮
  • 谢选骏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 曾节明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 生命禅院奔向高潮拥抱精彩人生
  • 谢选骏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 康正果墓園詠懷
  • 谢选骏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 张杰博闻陋兰:面对罪恶,请别和我谈辩证法
  • 谢选骏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 李芳敏1440002因你仇敵的緣故,你從小孩和嬰兒的口中,得著了讚美(「
  • BURMA-缅甸风云从香港蚊叮传播登革热想起
  • 雷声国军笕桥中央航校毕业的抗日英雄们
  • 谢选骏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 藏人主张袁教授的落日悲情─名著《自由在落日中》讀後
  • 谢选骏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论坛最新文章:
  • 莫斯科谴责联合国“阻碍”叙利亚重建
  • 莫斯科谴责联合国“阻碍”叙利亚重建
  • 阿富汗塔利班武装拒绝政府的停火提议
  • 马赛国际商贸城在希望与犹豫中起步
  • 中国网民破8亿 中等教育程度群为主
  • 中国调查境内三起非洲猪瘟可能关联性
  • 伟大的民主预言家托克维尔之七:民主的危险
  • 印度克勒拉省百年不遇洪灾遇难者升至400人
  • 中国开发网攻技术介入邻国政治?
  • 苹果:已将非法彩票赌博APP自中国商店下架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 两韩3年来首次重启离散家庭团聚会
  • 自由了!八年危机后 希腊成功脱离纾困岁月
  • 转移焦点 特朗普:只盯着俄国的傻瓜们,看看中国!
  • 无人机袭击手段成为新的威胁
  • 美国报纸与美国总统之战
  • 马哈蒂尔在京寻援 吁中国帮助解决马国财政问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