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

淮河孤岛 两老剩一人(图)
请看博讯热点:2003年洪灾

(博讯2003年8月21日)
    

    明报20日陈永阶、蔡文康江苏讯/ 就在香港各界的「淮河赈灾行动」开展将近一个月之际,本报记者再度北上,采访首批物资送往灾区情况,并重访灾民。由于大水已退,大部分灾民已回到他们被洪水淹没过的家园,灾情反而更真实地呈现在记者的眼前:倒塌的房屋、田里发黑发烂的农作物,无不诉说着洪水的残酷。灾民的神情也比一个月前住在公家帐篷时更无奈和茫然。 (博讯boxun.com)

    [图片1:淮河边上的82岁灾民吴炳英婆婆,一个月前还与老伴杨万生相伴左右、接受记者访问,不料一个月后记者重访故地,两老已是一个在天国,一个在人间。吴婆婆遽失老伴,痛不欲生。]

    最令记者吃惊的,是住在安徽、河南交界灾区「孤岛」上一对风烛残年老夫妻的不测遭遇。一个月前,他们的凄惨情况见报后,获得很多读者同情;一个月后,记者登门欲转达读者对他们的关怀时,想不到老公公已经撒手而去,留下 82岁的老婆婆孑然一人,在摇摇欲坠的泥草屋中,痛不欲生。

    关于灾民的最新情况,本报今起一连 3天专版报道,敬希垂注。

    本报记者日前与多家本港媒体记者一起前往这个位于两省交界,属于河南省固始县王流镇杨营村,名叫「井河脑」的地方。上月 15日,本报记者首次踏足这条只有十来户人家、卅多口人的小村,由于当时大水,四周一片汪洋,井河脑俨如孤岛。记者在岛上见到这对同样 82岁、无儿无女的老夫妻,男的叫杨万生,女的叫吴炳英(前误为吴兵营);他们喘□气、巍颤颤拄着木杖对记者诉说大水为害的情形,让记者历久不忘。


婆婆见熟人痛哭失声

    

    [图片2:大水中失去相伴了64年的老伴,吴炳英婆婆提起就落泪。]

    本月 15日,当我们一众人乘船踏上这个孤岛时,记者一眼就见到吴炳英婆婆那佝偻的身影,她正拄着木杖一个人在村边水洼中捞着什么。这时,一种不祥的感觉忽地掠过记者心头,因为婆婆的身边少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在记者的印象中,这两个身影是应该永远相伴左右的。

    祝福还未送上,凶兆无奈成真。吴婆婆一见到相熟的记者,竟然一下子就失声痛哭起来:「那个人啊,他走了啊」凄凉的话语伴着浑浊老泪崩溃而出,令刚刚到孤岛还未来得及喘口气的一众记者顿时哑口屏息,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位衣衫褴褛、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涕泪交加。

    老婆婆的哭声引来几个村民,都是一个月前见过面、采访过的。听他们说,就在上个月记者离开后不久,吴婆婆的老伴杨万生肺心病发作,但大水未退,邻里用船把他送到镇医院,由于没有上千元的住院钱,于是只拿了些药,又送了回来。上月 29日,老公公撇下与他相伴了 64载的老伴,撒手西去。


卖仅余田地安葬老伴

    老人的棺材钱和出殡费用,是远房外甥和乡里们东拼西凑捐出来的,但由于两老是几十年前从外村投靠外甥而来的,非本村村民,下葬地成了问题。买一块墓地要 2000多元,这对已经倾囊相助的远亲近邻,实在是无法解决的又一难题,于是吴婆婆只好用两老仅有的两亩地(这地是多年前村委会可怜两老,「准许」两老耕作的,那也是两老几十年来唯一的衣食来源)跟人换了一块墓地,让老伴终有葬身之地。


相偕一甲子再无依靠

    

    [图片3:一个月前,吴炳英婆婆还与老伴杨万生相依为命,这是记者当时为两老拍下的最后合照。]

    相伴了 64个年头的老伴走了,淮河边上那间摇摇欲坠的泥草屋中只剩下吴婆婆一个人度日。十多天来,孤苦伶仃的她终日对着滔滔河水以泪洗面。她的衣食现在全靠外甥和乡里关照,每天一碗河水煮面,一碗粟米粥,不见油腥。记者在灶台上看到一碗已经发馊的面条,婆婆的外甥媳妇说,那是昨天煮给她的,一直没吃。

    记者在孤岛上采访了一个多小时,吴婆婆的呜咽声一直不断,给这次采访抹上了特有的悲凉。当记者将报馆委托带来的 1000元交给婆婆,并希望她保重时, 82岁的老人家竟哭着要下跪致谢,令记者急忙劝阻之余百感交集,心头生悲。

    直到离开孤岛很久,老人孑然一人、痛不欲生的音容,仍在记者的心头萦绕,萦绕。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