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金融工作会结束纽时指中国苦无新招出台
(博讯2017年07月17日发表)

    金融工作会结束纽时指中国苦无新招出台


    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区 2017年7月17日 路透社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中共的领导层自从1997年以来每5年都召开一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过去每次会议结束之后,都会出台一连串新的法规以及成立新的部门监管大陆庞大的市场,而且几乎是剑及履及,立即生效。*
    因此今年刚结束的会议之后,大家都屏息以待新的政策出台,例如监管银行、证券和保险的部门会不会归一统统纳入中央银行?又例如影子银行、网上P对P投资网络以及灰色地带的财富管理产品会否受到监管?
    
    但纽约时报一篇报道指出,在星期六结束的两天工作会议,似乎提不出任何新招数来应对大陆日益复杂的市场运作,最大的成就似乎就是在国务院之下成立一个委员会,定期会面讨论金融稳定的议题。
    
    然而纽时的报道指出,来自不同金融监管机构的领导人,早已定期性在国务院会面讨论有关事宜,尽管名义上这并非是委员会级别的会议。
    
    报道指,有些经济学家在会议召开之前估计,两天的工作会议至少也会移师到中央银行召开,这样可增进央行的人员的信心。而且央行过去的风格,一般都比其他金融监管机构要开明得多。这些监管机构包括了银监会、证监会以及保监会。
    
    但姑且不说这次会议的结果乏善可陈,连会议也照旧在国务院的办公室召开,其结果也大大的逊于事前经济学家的猜测。
    
    工作会议结束后所附带的声明,毕竟亦提到了央行对防止制度性的金融危机扮演一个角色,尽管很多国家的央行都具有类此的功能和权责。然而位于上海的中国金融改革学会的会长刘先生(Gary Liu)却认为,光是声明之中提到央行的角色,就足可提升央行的能量。
    
    不过他对新成立的委员会的功能有所保留,认为这个委员会缺少法律权力,而且成员不多,“中国对金融监管改革一直未能做到真正的突破,而且不同监管机构之间的矛盾却将会在未来数年制造困扰”。
    
    大陆的官媒引述习近平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的讲话时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
    
    然而纽时指出,会议的结果却是乏善可陈,这不但反映官僚架构对改革的抗拒,而且还彻底剖析了中国所面对非常真实和复杂的政策矛盾。
    
    其中一个例子正如野村证券上星期五计算所得,认为中国的银行的资产账目以外的活动,已经大约等同整个银行业的资产账目的资产。西方监管机构一般而言将会强逼这些活动尽快录入正式的资产账目,但中国大陆很多此类未经账目纪录的活动,却对中国中小企的融资起着关键的作用。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finance/2017/07/20170717191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